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1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17
    自从那一晚过后,苏迷对司徒慕的态度,产生了质的转变。

    每顿亲自为他做药膳,亲手喂他食用,陪同他在御花园散散步,与他聊聊天,甚至每晚为他亲自挑选侍寝的嫔妃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苏迷都在努力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而这些,显然都被司徒慕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起初,他以为她是故意假装,以获取自己的宠-爱。

    但经过他再三的刁难与试探,司徒慕发现,她是真心对他好,而且不在意他与其他嫔妃亲昵。

    说实话,比起后宫那些善妒的妃子,司徒慕还是喜欢苏迷这种。

    以至于,她在他心中恶毒的形象,瞬间被颠覆。

    只是短短几日,两人从原来的相杀,已然演变成一对欢喜冤家。

    司徒慕将沐芷惜的事,全都抛之脑后,甚至开始对苏迷产生一些想法。

    每次看见她的笑容,他腹下都忍不住热起来,总想像对别的妃子那般,狠狠的要-她,看着她眼角含着泪,哭着喊着向自己求饶的模样!

    司徒慕突然想到,自打苏迷入宫以来,自己还没有碰过她。

    想到女子初-次的紧-致感,司徒慕只觉得,浑身的慾-焰,更是热烈的燃烧。

    只是即使这般,身下那物却仍然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但司徒慕还是想要试试。

    前几晚,那些妃子对他百般撩-拨,他都没有一点反应,此时对苏迷感觉那么强烈,没准她能让他硬-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这一晚,司徒慕用晚膳,便神色淡淡的开了口:“今晚由你来侍寝。”

    苏迷收拾东西的动作一顿,而后轻慢勾起唇,微微低头颔首,无比羞赧的应道:“臣妾遵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酥妃娘娘今晚乾清殿侍寝!

    第一时间得知这个消息,花九阙的脑子里,瞬间被连番轰炸。

    难以掩藏的暴戾怒火,充斥整个胸腔。

    花九阙将手头上的事情,全部放下来,疾步赶去乾清殿,势必要在苏迷侍寝前,将她劫走。

    原本将近半刻钟的路程,花九阙在眨眼间的功夫,便来到冷冷乾清殿。

    正要走进殿门,身后突然传来一些动静,花九阙扭头一看,便见两名宫人,抬着用锦被紧裹身子的苏迷,朝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狭长凤眸冷眯,脑中瞬间闪过,近乎百种弄死他们的方法,成功劫走苏迷。

    然而花九阙绝美的脸上,却丝毫杀气未显,反而慢条斯理勾起殷红唇角,举步朝他们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的参见花公公。”两名宫人见此,连忙对花九阙颔首施礼。

    花九阙微微抬手,来到苏迷的面前:“恭喜娘娘重新得到皇上的宠幸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到花九阙的那一刻,眼眸里满是惊-艳之色。

    她刚要开口回答,却见花九阙嘴角间的笑容更深,绵娆出了声:“快将酥妃娘娘送进去,省得皇上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两名宫人颔首应承,抬着苏迷便走进殿中。

    花九阙没有丝毫停留,转身便朝另一个别院走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来到一间房门前。

    但见里面已经熄灯,花九阙抬手推了一下门,没推开。

    他赫然收回手。

    下刻只见一道银光骤闪,花九阙将门推开,闪身而进的瞬间,只手接住断成两截的门闩,小心翼翼将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花九阙扯出一道淬了毒的银丝,置于门后,而后走进内室。

    来到床榻边,花九阙低垂着眉眼,定定看向正在熟睡的女子,嘴角漾出一抹极深笑意。

    他张口咬破自己的舌-尖,倏然俯身,精准扣住女子的下颌,攫取那微张粉润的唇瓣,狂肆汹-涌的吮-吸,似要将她的魂儿一并吸取,吞咽入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手,也没有闲着,毫无顾忌的肆意游移,轻车熟路的探-入……

    浓重血腥味,弥漫在两人唇齿间。

    原本熟睡女子,紧紧皱起眉头,睁开双眼的同时,清晰察觉自己被某样熟悉的东西占领。

    “唔!放开!”女子挣扎无果,索性在他唇上,狠狠-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花九阙遂了她的意,稍稍松开她的唇,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停,含笑出声:“酥妃娘娘今晚不是要侍寝,怎么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苏迷一噎,怒视瞪向他:“本宫在这里怎么了,那不成你要向皇上告密不成?”

    “如果答案是呢,娘娘上次砸奴才的时候,手下可是丝毫没有留情,而奴才又是极其记仇之人,正好近日学了不少好东西,正愁没人实践,不如娘娘让奴才试试可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苏迷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然而下刻,随着某个部位,便被花九阙重重一按……

    “嗯~~。”苏迷全身紧紧绷起,竟然在他的手上,到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花九阙,信不信本宫杀了你!”苏迷急促呼吸着,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花九阙浑然不在意,勾唇肆笑:“娘娘想让奴才死,奴才不得不死,但奴才更想在娘娘身上……爽-死,不知娘娘可否成全,奴才‘临终’前的小小心愿呢?”

    “成全你大-爷!”苏迷也恼了,猛地坐起身来,便将他重重一推。

    结果一个没注意,直接从床榻上栽下来。

    “唔!”苏迷清晰感受他的手指,更进-去了些。

    刚要扯开他,花九阙自己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但苏迷却开始四肢无力,双手便被他用床帐绑住,悬于头顶,腿被扯-开,分别绑在床头与床尾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用微凉的某物,抵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花九阙,你这个死阉-人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苏迷决定了,等过了今晚,她势必要先想法子,将花九阙囚-禁起来,使劲折磨他一番。

    等她完成任务之后,立马杀了他,然后再自杀。

    见她恨不得要将自己抽筋扒皮的模样,花九阙苦笑一声,没有任何解释,只是轻缓的做着扩-张,让她渐渐适应……

    苏迷又到了好几次,花九阙这才起身,褪去绛紫外袍与贴身亵衣,而后运转体内的先天罡气。

    昏暗光线中,清晰可见线条优美流畅的男-体腿-间,某根与某袋,竟然一点点的“长”了出来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