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3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29
    衾言伸手给她顺着气,柔声说道:“太后娘娘勿要动气,气坏了身子,衾言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眼下做出那荒唐之事,哀家怎能不气?”

    “衾言不想太后娘娘不开心,请您好好考虑衾言之前的提议。”衾言声色更加温润,似带着无形蛊-惑的意味。

    但见她满面怒容稍缓,低垂着睿智暗沉眼眸,一副若有所思模样。

    衾言不动声色勾唇,端过一杯清茶递上:“衾言想名正言顺待在太后娘娘身边,日-日夜夜常伴您左右,永远不再受那相思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衾言……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定定看着他,正要说些什么,原本行驶的马车,突然一阵晃动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支袖箭,从外面飞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衾言大叫一声,旋即一个侧身,挡在皇太后面前。

    紧接着,鲜红的血液,瞬间染透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衾言!”皇太后面色慌张,当即唤声道:“快来人呐,太医,太医……!”

    须臾,一名年轻的太医,连忙跑上来,为衾言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皇太后撩帘而望,但见那名贼人已被擒下,她冷眯着眼眸,厉声问道:“你是何人派来的,若你说实话,哀家定饶你一命?”

    那黑衣蒙面人冷哼一声,直接咬舌自尽。

    皇太后皱眉,当即道:“扯下他脸上的黑布。”

    此行带来的侍卫长,与皇太后关系匪浅,见她出声,连忙颔首应承,上前便将那人蒙面的黑布扯下。

    下瞬,清晰看见那有些熟悉的面容,皇太后眸光倏冷:“立刻将此人首级割下,加快行程,务必要在后日抵达皇宫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太后娘娘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马车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只有几名侍卫与侍卫长,留下处理刺客的尸首。

    侍卫长来到刺客身边,那原本死透之人,突然弹跳而起,但见一道银光骤闪,大量鲜红血液,从他脖颈处急速溅出。

    他连忙捂住伤口,大声呼救,嘴巴立刻被身后一名侍卫捂住!

    紧接着,又是一道银光闪过,侍卫长的首级,便被那刺客生生割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由于行程加快,翌日傍晚,皇太后一行人,便赶到皇城附近的驿站。

    正准备歇息一夜,结果宫中探子来报,司徒慕要立“苏迷”为后,天一亮便要祭天,举行封后大典。

    皇太后气极,当即下了命令,连夜赶路,务必要在封后大典举行之前,赶到皇城。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荡荡,再次出发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赶到皇城外,发现城门紧紧关上,一个守门的士兵都没有。

    皇太后立刻命令,让人将城门砸开。

    结果费了一番功夫,砸开城门,赶到皇宫,封后大典已经举行完毕。

    她没有与司徒慕发生任何冲突,而是回到自己的宫殿,暗地聚集手中的势力,准备名正言顺将皇位夺回,成为当朝第一位女皇。

    皇太后那边忙的不行,而原本受伤的男人,此刻却呆在清幽雅致的院子里,被花九阙一阵死瞪。

    衾言满脸无所畏惧,含笑看向苏迷:“不知小娘子芳名,今年多大了,可有婚配?”

    “妖僧,这里不欢迎你,请你立刻离开。”花九阙冷冷看着眉眼邪肆的衾言,不悦出声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老妖-孽,这么多年不见,你还是这般讨人厌的性-子,真是无趣得很。”衾言满是嫌弃,啧啧出声。

    “那便赶紧滚。”花九阙丝毫不给他面子,冷脸赶人。

    苏迷知道两人是旧友,想着衾言又受了伤,伸手扯了扯花九阙的衣袖:“总归他是客人,别这样啦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抿了抿唇,一阵缄默无言,面色却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衾言见他吃瘪,又见苏迷如此维护自己,开心的不要不要的:“还是小娘子心肠好,嘻嘻。”

    然而下刻,却见苏迷伸手抱住花九阙的胳膊,软声哝道:“九阙~~。”

    衾言嘴角笑意微敛,刚皱了皱眉,花九阙低头吻了吻苏迷的额头,轻声道:“乖,我没生气,你说的没错,他是客人,我们理应‘好好’的迎接他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连忙吩咐一声:“来人,给高僧沏一杯最好的茶水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抬眸看向衾言,勾唇笑道:“这边请,高僧。”

    衾言面色得意的走进花厅。

    只是这边刚坐下,见花九阙根本不理他,只是一个劲的给苏迷拿点心,倒茶水,殷勤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想要气气他,可无论他说什么,花九阙都选择无视。

    苏迷渐渐看出两人的相处模式,径自笑了笑,转移了话题:“皇太后那边,最近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“她准备放任司徒慕,又在皇城附近的乡镇,制造几起瘟疫,让百姓与众臣对他怨言更深,同时聚集自己的势力,准备给他一记重击。”衾言道。

    苏迷微微颔首,想着原剧情接下来的发展,眸光闪了闪,当即道:“她接下来的所有行动,都不要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若是她杀了你那替身,你也不管?”衾言挑眉笑道,满是兴味盎然。

    苏迷勾唇一笑:“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有意思,老妖-孽,没想到你竟然得了件好宝贝,真是羡慕死人呢。”衾言丝毫不掩饰自己灼热的眼神。

    花九阙冷冷勾唇,喂给苏迷一块桃花酥,不咸不淡道:“那你便去死罢,留在这里亦是碍眼。”

    衾言一噎,正想说什么,但见花九阙喂完以后,伸手将苏迷嘴角上的点心屑拿掉,不但没有丢,反而自己吃下……

    他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!

    但他还是硬撑着,定定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可两人的完全无视,以及一波又一波秀恩爱的攻势,直接喂了衾言满肚子狗粮。

    最后实在受不了,找了个借口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乾清殿。

    由于司徒慕突然被众臣请去,商量瘟疫的问题,若婻便独自一人,在殿内绣绣花,打发着时间。

    “娘娘,请用茶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名宫女走进来,将一杯参茶递上。

    若婻正绣的认真,头未抬,便伸手接过参茶,小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随后,她将茶碗放下,刚绣了一会,突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,紧接着,整个人便昏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