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0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26
    花九阙狂肆而汹涌吻着她,身下却是一直磨-蹭着,只蹭不入。

    直到快要磨掉一层皮,苏迷忍不住将他推开,抬手擦了擦嘴角的水渍,怒嗔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正要出声骂他几句,花九阙动了动-腰,往前一探,一点点的拥有她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坏东西!”苏迷皱了皱眉,轻-吟一声,扣住他线条优美的手臂,抬眸看向他:“除了欺负我,你还会做甚?”

    花九阙低头吻了吻她的唇,哑声反问道:“不喜欢我欺负你,我以为你会喜欢的?”

    苏迷咬着唇,凝眉瞪着他,随即轻哼一声:“我更喜欢……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老惦记欺负我,除了那一晚,不会再有下次。”花九阙低低笑了起来,动作更加肆意。

    池水激-荡,苏迷被抬起的腿,一颤一颤,双手艰难扣住他的手臂,唇齿再一次被花九阙掠夺。

    紧接着,整间温泉房中,一片旖-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苏迷与花九阙离开天牢之后,原先那名与沐芷惜换脸的死囚,特意被安排进来。

    沐芷惜见到那人的时候,瞬间想起苏迷临走前,那极有深意的一个动作。

    她缓缓低下头去,直到所有人全部走光,沐芷惜突然站了起来,猛地扑向那个死囚-犯:“把本宫的脸还来,这是本宫的脸,你这个该死的强盗!”

    “当初换脸是你自愿的,我为何要还,不还,不还,打死不还!”那死囚皱了皱眉,竭力抵抗她的攻势,猛地将她一推。

    沐芷惜一个不防,被死囚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但见下一刻,她突然跳起来,再度扑过去的时候,死死-咬上死囚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啊,好疼,好疼……!”死囚大叫一声,大力推着她。

    这一回,沐芷惜如何都不愿放手,死死-咬着脖子的同时,在她完全没有防备下,伸手一把撕下她脸上的人皮面具。

    想要的东西拿到手,沐芷惜快速将死囚猛地推开,转身跑到角落里,开始去揭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。

    然而只是刚揭下一小片,脸上便溢-出大量的鲜血来。

    沐芷惜疼的直抽气,但她没有放弃,咬着牙将脸上的人皮面具,全部撕了下来,随手一丢,而后又将属于自己的面孔,贴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沐芷惜,你在做甚?”

    一道熟悉无比的声音,传入她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沐芷惜手上的动作一顿,下意识的循声而望,但见司徒慕正扶着若婻,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贱-人,贱-人!”

    沐芷惜猛地站起身,刚要扑上去,但见若婻突然扑入司徒慕的怀中,软声道:“皇上,臣妾好怕,姐姐怎会变成这个样子?好恐怖哦。”

    “爱妃勿怕,有朕在,朕会保护你的。”司徒慕温柔拍着若婻的背,柔声安慰着。

    沐芷惜将两人恩爱的一幕,看在眼里,只觉得心中巨痛。

    她紧紧攥住手中的人皮面具,怒视骂道:“司徒慕你怎么对得起我,当初带我回宫的时候,你承诺过什么,此时又在做什么?你让那么多后宫嫔妃侍寝,我忍了,你变心爱上别人,我也忍了,可你知不知道,这个贱-女人,是害死我们皇儿的幕后指使者,难道你眼瞎,心也瞎了么?!”

    司徒慕见她总是如此,索性不再纵容。

    但见他冷冷嗤道:“朕身为一国之君,让那些嫔妃侍寝,那是天经地义,朕要雨露均沾,至于你,呵,应该不止朕一个男人罢?你以为朕不知道,去年的中秋宫宴上,你跟刘世子那些事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沐芷惜满眼心虚与慌乱,由于神经太过于紧张,鲜血淋漓的脸上,更加狰狞骇然。

    她正要出声解释,若婻突然开口道:“皇上,姐姐没准是喝了酒,将那刘世子看成您,皇上千万不要误会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贱-人,你给本宫闭上嘴!”沐芷惜刚想好的理由,被若婻抢先说出,当即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司徒慕冷冷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随后低头吻了吻若婻的发丝,叹声道:“爱妃,你太善良,把她想的太好了,其实她在没进宫之前,便与那刘世子暗度陈仓,朕以为她进宫后,会对朕一心一意,没想到竟然亲眼撞见,她跟刘世子媾-合,你说朕痛心不痛心?”

    “痛心。”若婻抬头亲了亲司徒慕,满眼柔情道:“臣妾除了皇上以外,绝对不会跟别的男子,有过分亲密的接触,生生世世为皇上守身守心。”

    “爱妃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眼见两人无比恩爱的深情对望,沐芷惜只觉得胃中一阵干呕,差点要吐出来。

    但有些事,她还是觉得自己没错,满腹委屈与幽怨道:“当初是你在别的嫔妃那里过夜,我那晚又喝了点酒,才将刘世子当成了你,这不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错,难不成都怪朕?”

    司徒慕冷笑,随即皱眉看向若婻:“这种不洁女子,根本不配朕探望送行,即便是死,亦是死有余辜。”

    “死有余辜?司徒慕你这负心汉,你敢致我于死地,我便敢将你那见不得人的事情,全部公布于众!”沐芷惜对他心灰意冷,索性全豁了出去。

    司徒慕眸底闪过惊慌之色,而后转瞬消失。

    若婻心下微慌,正要开口询问,司徒慕将她松开的同时,温声道:“别乱想,那些事情朕一定会告诉你,乖,先去外面等朕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若婻显然明白,他想要做什么,思虑一瞬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司徒慕看了眼身边的小太-监。

    小太-监连忙颔首应承,疾步走向别处。

    司徒慕来到沐芷惜面前,勾唇笑道:“芷惜,你可知道,自己此时是何般摸样?”

    沐芷惜因为司徒慕的到来,显然忘记这一茬。

    抬眸透过他黝黑瞳仁,清晰看见自己鲜血淋漓的脸,立时尖叫一声,猛地捂住脸,急急后退,转身将手中早被她扣住窟窿的人皮面具,慌乱贴在脸上。

    司徒慕讥诮勾唇,静静看着她,没有说话,更像是怕惊动于她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那小太-监拿了麻绳过来,轻手轻脚打开牢房的门。

    司徒慕接过麻绳,举步走了进去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