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8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24
    花九阙此话一出,司徒慕英俊面容上,满是难堪之色。

    即使当着朝堂百官的面,花九阙却没觉得,他的话有任何不妥,只是微弯妖娆眉眼,轻慢启唇笑道:“奴才今日身子有些不适,早朝便不参与了,奴才带着小宝贝先行离开,皇上您继续早朝罢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微微颔首,直接带着那名小太-监,走出金銮殿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无人角落里,那小太-监突然停下脚步,挣开他的束缚:“老花,你要以大局为重,去忙你的,我还要回乾清殿办点事,等会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花九阙执手一揽,将人捞回怀里,紧接着便重重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气息有些不稳,花九阙才将人放开,同时哑声道:“不许你跟司徒慕那么亲昵,日后更不要去见他,你想要什么,我替你办了便是,不许你……!”

    “嘘,老花,有没有人说过,你真的很多啰嗦。”苏迷抬手捂住他的嘴,怒嗔他一眼。

    花九阙慵然挑眉,伸了舌,轻-舔她的手心,闷声道:“敢说我不好的,都已送进地狱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不跟你贫嘴,你赶紧去金銮殿,看着点司徒慕,我要去一趟乾清殿,跟若婻好好聊聊。”苏迷蹙眉,将手放开。

    花九阙拥着她的腰,低头吻了吻她的唇:“你在担心她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我要先跟她谈谈,总不能因为她一个人,扰乱我所有的计划。”苏迷眸光冷了几度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我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,直接拒绝:“不行,你看着他,我比较放心,保不准他突然回来,到时候我又要想法子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走可以,亲我一下。”花九阙勾着唇,含笑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抿唇,瞪了他一眼:“天天亲,你不嫌腻?”

    这老家伙简直是个粘人精,整日整夜缠着她,亲亲抱抱啪-啪-啪。

    花九阙低头,蹭了蹭她的小鼻子:“不腻,亲不够,抱不够,爱不够。”

    苏迷感动归感动,但这话她早听千百遍,耳朵都要长茧了,连忙抬手勾住他的脖颈,踮起脚尖,狠狠亲了他一口:“好了,咱们分头行事。”

    苏迷亲完,快速松开他,便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花九阙抬手触上殷红的唇,目光绻缱而深情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的身影消失,他才收回视线,转身走向金銮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苏迷回到乾清殿时,若婻正半卧在龙榻上等着她。

    见她走进来,若婻不顾自己的伤势,连忙下榻行礼:“小女参见娘娘。”

    苏迷没有说话,只是定定看着她,随即轻慢扯起唇角:“司徒慕最近对你如何?”

    若婻怔了怔,不敢有所隐瞒,只得如实说道:“皇……司徒慕对小女很好,只要小女想要的,他都会找来,可以说对小女是百般宠爱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苏迷轻嗤,反问道:“所以你的灭门之仇,不报了?你答应本宫的事,不做了?你……爱上司徒慕了?”

    若婻猛地心惊,满脸恐慌爬向苏迷:“不是的,娘娘,您听小女解释,小女没有爱上-他,只是,只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迷冷笑,出声再问:“只是刚刚对他产生心动?只是因为他替你挡剑,所以你心软,扰乱本宫的计划,将那剑上的毒,沾到自己身上?”

    “娘娘,小女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抬起你的脸,看着本宫说话。”

    若婻开口正要解释,苏迷突然温声打断。

    她依言抬起脸来,满眼心虚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脸上倏然一阵剧痛,苏迷便将她脸上的人皮面具,生生揭了下来:“他爱的是这张脸,是你假装的酥妃,而不是你本人……若公子。”

    若婻猛地瞪大眼睛,双手捂住自己男性化的脸,满是慌乱与无措:“娘娘在说什么,小女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苏迷讥诮勾唇:“你以为本宫用你之前,不会调查你的底细,若婻,那东西割了,并不代表没有存在过,而你是什么身份,想来自己最清楚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原先与他合作,想着他跟司徒慕那么深的血仇,定然不会轻易背叛她。

    结果没想到,司徒慕的男主光环,竟然那么大,连作为双性人的若婻,都能睡服,真是厉害了!

    若婻满眼惊慌,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苏迷却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慢条斯理地道:“知道本宫为何要跟你合作么?”

    若婻显然不知。

    他轻轻摇头,满是疑问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笑道:“算了,那些事情啊,还是让你一点点发现,才有趣,只有那样,到时候你的表现才会最真实。”

    若婻顿时五味复杂。

    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会对司徒慕动情。

    原本对司徒慕那点感情,已经令他异常排斥与挣扎,此时苏迷这般一说,若婻心中更是乱糟糟一片。

    正当他开口想到说些什么,苏迷又道:“你想要他的话,亦不是不可以,本宫有法子,让他最后属于你,只是在那之前,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罢?”

    “娘娘此言当真?”若婻眼眸倏亮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,本宫承诺你的,哪一样没有兑现?”

    苏迷半含笑意,定定看着面色发虚的若婻:“不要再让本宫失望,否则,本宫会让你深刻体检一下本宫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若婻想起沐芷惜的下场,身形颤了颤,连忙举手发誓道:“小人定不会做对不起娘娘的事,更不会再令娘娘失望,否则天打五雷轰,永世不得超生!”

    苏迷满意勾唇,从腰间拿出两个瓷瓶:“青瓷瓶里面是解药,白瓷瓶是给司徒慕准备的,相信你应该懂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,小人明白,小人定不会让娘娘失望!”若婻恭敬颔首。

    苏迷这才将手中的人皮面具,亲自给他贴上,同时轻描淡写地道:“司徒慕此时对你的好,大多都是药物所致,你要记住,自古帝王皆无情,所以别太认真,嗯?”

    话落,她将人皮面具贴好,看着面色苍白的若婻,勾唇笑了笑,而后转身离开了乾清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