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7章 盛世强宠虐渣忙25
    “你老爸是我的,不准你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苏父性子比较冷淡,对待苏母也一样,只有面对苏迷,才会变得不同,算是个标准的女儿控。

    为此,苏母没少跟苏父闹别扭。

    苏迷本想试探苏母,对她喜欢席锦这种男人,是怎样的看法?

    没想到苏母抓错了重点。

    苏迷搂着苏母的胳膊,出声笑道:“是是是,老爸是你的,那我只喜欢席锦一个人,总行了罢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差不多。”苏母满意扬扬眉:“好了,你同学还在等着你,赶紧下楼。”

    苏迷沉吟片刻,跟着苏母下了楼,果然见到季南昭,在自家客厅里坐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苏迷神色淡淡:“听说过几天,你要订婚了,恭喜。”

    季南昭见她满脸不在乎,心中微痛:“苏迷,我不会跟她订婚的,你分明知道我对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出去聊。”苏迷突然打断他的话,看向苏母:“妈,我出去一趟,一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苏母电视剧看得不少,对眼前的事情,显然也能猜出几分。

    心想这男孩子,快要订婚了,还来招惹她家迷迷,一定不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原本见他有礼貌,又穿着她喜欢的白衬衫,对他印象比较好,没想到却是败絮其中,苏母看向他的眼光,立马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快去快回。”苏母对苏迷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迷点点头,带季南昭来到附近的猫咖店,点上一杯卡布奇诺外加草莓蛋糕,坐在他对面率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,更不要出现在我家,也不要到处乱说,我是你的女朋友之类的话,还有,我现在有了喜欢的男人,这辈子非他不嫁,就算你做再多事,我也不会喜欢你,所以,别白费时间,也别来扰乱我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季南昭蓦地站起身:“苏迷,我喜欢的人,是你,一直都是你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,听到动静,立马朝这看过来。

    季南昭显然对周遭的一切并不在乎,继续说道:“我从第一眼见到你,就喜欢你,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?苏迷,我会对你好的,绝对不比那个男人差。”

    苏迷端起咖啡,启唇抿了一口,慢条斯理地道:“我们第一次见面,在两年前,如果你真的喜欢我,你就不会去睡别的女人,别说那时候,你还没有向我告白,就算你向我告白,我也不会喜欢,你这种中央空调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中央空调?”季南昭凝眉。

    苏迷勾唇看向他:“如果一个女人,不小心亲了你,然后说句对不起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季南昭不明白了,为什么要问他这个问题?

    他斟酌片刻,如实回答:“她既然不是有意,我自然会原谅她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邻座的几个女生,立马满脸嫌弃。

    苏迷凉凉笑道:“中央空调就是,无论任何女人遇到困难,你都会帮她,她们对你做出多么过分的事,你都会原谅,并丝毫不忌讳,两人是否有亲-密的肢体接触。”

    季南昭从未见过这样的苏迷,更没有想到,她会将他平时的“绅士风度”贬得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正要开口,苏迷又道:“我爱的男人,身边没有过一个女人,他只会对我好,从不会对别的女人,有过分亲-密的肢体接触,也不会闲着没事,一会帮这个,一会帮那个,你觉得,你跟他,能比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,绝对不能!”

    季南昭还没开口,邻座一个女生出声道:“谁傻才会喜欢你,现在不流行雨露匀沾,专宠一人才是王道。”

    苏迷看向季南昭:“该说的我都说了,听说你未婚妻流产了,你还是赶快回去陪她罢。”

    话落,邻座几个女生,看向季南昭的眼神,更加鄙视到不行,连忙拍了照,发到微博上去。

    眼见出来快到一个小时,苏迷怕苏母担心,买了单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季南昭伸手想要抓住她,苏迷快速闪身躲开:“我并不喜欢与异-性,有肢体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席锦也是异性,你不还是让他吻。”季南昭满腔妒忌的怒火。

    苏迷冷哼:“他是我男人,自然不排斥他的吻,你最多只是我同学,所以季同学,请注意你的行为举止,别越界。”

    季南昭不甘心,再度伸手去抓。

    结果两只猫突然跳起来,在他手背上,狠狠挠了几爪子,疼的他倒抽几口凉气。

    苏迷转身离开了猫咖店。

    季南昭疾步跟上,苏迷却已经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苏迷这边刚出了猫咖店,眼睛与嘴巴,瞬间被人用手紧紧捂住,拖着她来到一处偏僻的小公园。

    四处长满绿色攀爬类植物,极其的茂密,即使里面发生了什么,外面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苏迷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按在石柱上,汹-涌而强势霸道的吻,瞬间将她吻得迷迷糊糊。

    她抬手将捂住眼睛的大掌,使劲拽下来,瞪大眼看着眼前的英俊男人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,不是在军区么?”

    没错,来人正是席锦。

    不要说苏迷惊讶,饶是席锦都无法想象,当苏母打电话过来,向他询问苏迷与季南昭在学校的事,又说他们两个一起出去的时候,他是如何开着军用车,从原本两个小时的路程,只用半个多小时,就开到了苏家大宅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。”席锦目光灼灼看着她,那种眼神,似乎能将她活活吞吃一般。

    苏迷咽了咽口水,然而还没咽下去,唇齿再一次被席锦强势撬开,连带着所有的呼吸,都被他全部掠夺。

    席锦极尽贪婪的竭力汲取,骨节分明的大手,慢慢探-索着来到她的心口,隔着薄薄的布料,时轻时重掌握着一切。

    现在还是白天,苏迷生怕有人过来,一直绷紧着身形。

    结果又因为他突然的动作,倏然颤了颤,身形逐渐柔软。

    席锦见她没有拒绝,愈发肆意的掌握,唇-齿更是毫不放过的狂-烈到极致。

    秋季清风轻轻拂过,寂静的小花园里,除了男女难耐的喘-息声,还有唇-齿纠-缠的暧-昧声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