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0章 盛世强宠虐渣忙18
    电梯间的那场情-事,刺激又让人备受惊吓,原本身子就不舒服的苏迷,眼下更加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席锦进了豪华套房,将苏迷放在king-size大床的时候,她仍旧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他转身走进浴室,调节好水温,在浴缸里放满水。

    而后折身来到床边,将苏迷身上的长衣长裤,一件件褪去,连底-裤也一并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着细白如瓷的肌脂,曼妙有致的身形,完全展现在他的眼前,席锦的喉头,异常性-感的滚动了下。

    他竭力压制着身体的慾-望,弯身抱起苏迷,将她放进浴缸里。

    正想给她清洗一下,可是因为浴缸太滑,她的身子,总是不小心滑入水中。

    席锦让苏迷趴在浴缸边,起身褪去身上的衣物,只剩下一条子弹短-裤。

    他垂眼看着隐隐抬头的狰狞巨-物,思虑了一瞬,直接褪去,随后走进浴缸中,抱住苏迷,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,伸手给她仔细清理。

    不一会,清水里渐渐飘起浓浓的白-浊。

    席锦眼底倏地一热,额上青筋突现,棱角分明的下颌骨,紧紧绷着。

    然而手上的动作,却是格外小心,仿佛触着易碎的珍宝,跟刚才在电梯间,死死扣着她逞-凶的男人,完全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席锦替她清洗干净,扬手扯过一条浴巾,将苏迷紧裹,重新放在床-上,并盖好被子,这才折回浴室。

    良久,暂时解决一次的席锦,洗了一遍澡,腰上围着浴巾,露-出腰侧性-感的人鱼线,从浴室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拿出袋子里的东西,仔细看了看使用说明。

    而后打开包装盒,取出里面的小瓶子,来到床边,让苏迷躺着蜷起腿,用手挖了少许,为她上药。

    席锦的自制力极强,并且相当的引以为傲,以至清心寡欲二十多年,都没有碰过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可是在电梯间,并没有尽兴,刚才还用手解决的席锦,涂着涂着,就变了味道,手无意识的越来越过分。

    躺在king-size大床的苏迷,终是有了反-应,皱着眉翻了个身,继续睡。

    然而这无意识的动作,却将席锦的手压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随着她翻身的动作,身上的浴巾也渐渐滑落,转过身正对着他的臀儿,精致的蝴蝶骨,一切一切都散发着,诱-人的风-情。

    刚刚开了荤的席锦,哪里能受得了这种誘-惑,立马欺身而上,掰过她的脸,低头吻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几名安保人员报了警,带着季南昭,走出了医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冯诗茹生怕到时候季南昭醒来,发现她给他下药的事,所以全程跟着他们,苦苦哀求着。

    “各位安保大哥,我们其实是男女朋友关系,都是心甘情愿,只不过他吃了药,所有才有些不正常,他平时的人品,真的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管他人品怎么样,今个就算你不告,我也要告他严重骚-扰我!”那名新人安保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冯诗茹见此,实在想不出解决的办法,正要开口求助女配系统,结果门外突然一阵灯光闪烁。

    紧接着,数道女人的尖叫声,赫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,出来了,姐妹们,快拍,快拍!”

    “我去!原本还是个帅哥呢!”

    “哎,你们快看,他身边那个女人,一定是照片上,那双手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听见了么,那个小帅哥好像吃了药,还玩男女三p呢,真是要上天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冯诗茹原本还想转头去看,结果听见她们的谈话,立刻抬手捂住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她被一众吃瓜群众,这么一刺激,原本不在线的智商,突然上线了。

    冯诗茹左右权衡了一下,既然他们不愿意放季南昭,那她就跟他们一起去警局。

    届时再动用冯家的势力,想办法在季南昭解除药效前,将他救出来,然后她再来一个打死不承认,就说他是医院里,遇到了灵异事件,才造成他一系列的不正常。

    冯诗茹打定主意,陪季南昭站在医院门口。

    围观的吃瓜群众见此,立马朝他们走过去,想要拍照外加录像。

    结果没过一会,两辆警车朝这边开过来,稳稳停在他们面前,将一众吃瓜群众隔离,带着季南昭与冯诗茹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某五星级高档酒店,顶楼豪华套房里。

    苏迷躺在床-上,睡得迷迷糊糊,突然感觉被有外侵的东西,占领着她。

    耳根是男人炙热微喘的呼吸,极其低沉压抑的气息,倾洒在她的耳后,强势又霸道的扰乱着她的心神。

    席锦满头是汗,极度隐忍而艰难的动-作着。

    眼下这种偷偷摸-摸的场景,令他异常的兴-奋,那逞-凶的狰-狞,也愈发的变大,以极缓极轻的频-率挞-伐。

    最初的痛楚,渐渐褪去,取而代之是难以言喻的欢-愉。

    苏迷渐渐清醒过来,下意识扣住男人的手臂,难耐轻-吟着:“嗯……席锦……。”

    被她叫到名字的席锦,见她即将醒来,身形倏然一顿,大脑飞快运转着,径自起身,拿了药膏涂在某处,而后折身,重新欺身而上。

    再次被占领的那瞬,苏迷紧紧皱着眉头,缓缓睁开眼,意识涣散看向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席锦?”

    “嗯,是我。”席锦俯身在她唇上亲了亲,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刚醒来的苏迷,还没有意识到,眼下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,只是半眯着双眼,抬手环住他的脖颈,慢慢回-应着他的吻。

    席锦见此,以为她是同意了,激-动的不能自己,迅速回归正常该有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苏迷当即痛吟出声。

    但即使这样,仍旧挡不住他的攻-势。

    苏迷气极,正要骂他两句,却听见他说:“你那里受伤了,我在帮你涂药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般一说,她仔细感受了一下,发现那里清清凉的,似乎用了什么膏药。

    可是哪有人,是这样涂药的?

    苏迷倏然皱眉,心想这男人,突然间这么多歪道理。

    结果还没等她出声,席锦又开了口:“你受伤的地方,太过里面,我的手-指够不着,只能用这种法子给你涂药,你不会怪我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