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4章 盛世强宠虐渣忙12
    虚弱女声突兀响起的那瞬,苏迷梭然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她心下一慌,用尽浑身最大的力道,猛地将席锦推离,迅速跳坐在沙发上,拿起那块草莓蛋糕,假装正在吃蛋糕。

    而身为军人的席锦,对于外界突发的因素,反应更是灵敏。

    苏迷将他推离的那瞬,席锦单手撑地,借力从地上站起来,侧身倏然扬手,从迷你书架上,摸了一本杂志,快速打开,旋即靠在墙壁上,低头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刘倩倩睁开眼睛,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微微一怔:“席教官,你还在?”

    被点到名字的席锦,缓缓抬起头,冷硬刚毅的脸上,完全没有一点异常。

    然而苏迷却是身形倏僵,心里莫名心虚的很,埋头一顿猛吃。

    结果刚咽下最后一口蛋糕,苏迷猛地咳嗽起来:“咳咳咳!”

    席锦见此,立马想要上前,结果迎来苏迷一记威胁的狠瞪,又生生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迷,你怎么了?”刘倩倩想要起身,浑身没有丝毫力气,结果又难受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苏迷拍了拍胸口,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,这才不咳了:“吃呛着了,没事。”

    突然想起她说饿了,苏迷没看见席锦身侧的外卖袋,而手里的蛋糕,又被她吃光了,苏迷拿起纸巾,擦了擦嘴巴:“你想吃什么,我出去帮你买?”

    席锦听了苏迷的话,余光看着身侧的外卖袋子。

    他思索了一瞬,不着痕迹挪了身子,将外卖袋子拎起,同时道:“我出去抽根烟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迷当即皱眉,即使吃了蛋糕,抿唇的时候,嘴里还有股淡淡的烟草味。

    但她没说什么,也没看他。

    席锦拿着外卖袋子,大步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我想喝点粥。”刘倩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再睡一会,我现在就去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苏迷点点头,起身拿起蛋糕盒,丢进垃圾桶,随之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回到几分钟前,冯诗茹正躺在病床-上,女配系统突然提醒道:“男主正困在电梯里,宿主,你刷存在、刷好感的时候到了。”

    冯诗茹突然睁开眼睛:“他在几楼?”

    女配系统道:“五楼,你现在赶快下去,我再想办法,把电梯门给你打开。”

    冯诗茹点点头,穿上鞋子,跑出病房。

    她没乘坐正常运作的那部电梯,而是采用徒步跑的方式,一口气从十楼跑到五楼。

    到了五楼,她侧耳贴在电梯门,果然听见季南昭呼救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是没过一会,里面就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冯诗茹心想,这电梯故障,应该不止一会儿,季南昭在里面待的时间,估计太长,所以呼吸困难,昏倒了。

    她认真思考了片刻,随即召唤女配系统:“系统,能不能将季南昭送到十楼,然后将女主引过来?”

    女配系统显然知道她想做什么,立马查询了一下,发现女主走出了病房,正朝着电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女主现在就在病房外,宿主赶快进电梯。”女配系统声音响起的同时,原本出故障的电梯门,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冯诗茹立马跑进去,将昏倒在地上的季南昭扶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没有合上门的电梯,缓缓上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苏迷走出病房,就看见站在走廊上的席锦。

    脑子里不由想起,刚才两人亲吻的一幕幕,苏迷抬手触了触唇,那强势狂-烈的荷尔蒙气息,显然还清晰存在着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给她带来的感觉,莫名有种熟悉感……

    眸光闪烁间,对面的席锦,举步朝她走来。

    苏迷心下微慌,当作没有看到他,扭头就往电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席锦皱了皱眉,三两步追上去,伸手扯住她的胳膊:“你还在生我的气?”

    苏迷咬着唇,回头瞪向他。

    因为身高的差距,苏迷并没有对上他的眼,而是落在他军装t恤下,那紧紧包裹的……胸-肌。

    苏迷忍不住去想象,那布料下,古铜色的喷-张紧实的肌-肉,不由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肌肉很发达的猛-男,但对这种穿衣显瘦,脱-衣有肌-肉的男人,却有些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苏迷抿了抿唇,突然发觉自己,好像不再因为原女主的影响,而讨厌席锦了。

    但那也不代表,她是那种容易被男-色所征服的女人。

    嗯,她要严守心房,没有验证他品-性之前,绝不能轻易对他动-情!

    苏迷胡思乱想了一会,想起他提出的问题,不悦噘嘴道:“是,我在生气,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吻我,难道我还不能生气?”

    一听提到吻,席锦的视线,落在苏迷的唇上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,像是病入膏肓的绝症患者,而她,是唯一能治疗他,又令他上瘾的药。

    席锦静静望着她,魔怔般出声问道:“如果我问了你,就可以吻你么?”

    苏迷愣了愣,立马甩开他的手:“当然不可以!”

    然而话音一落,她的脸就被席锦双手捧住,蓦地低下头,在她唇上狠狠-亲了一口!

    苏迷气极,论起拳头就要去打他。

    席锦立马放开她,一把攥住她的手:“别打,打了也是你手疼。”

    苏迷被他气的瞬间没话,但随即勾起唇,对他笑了笑,朝他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席锦原本就喜欢苏迷,喜欢的不要不要的,现在见她这个样子,魂都被她勾走了,更何况是人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席锦朝苏迷靠过去,她猛地凌厉抬膝,想要给他重创的一击。

    席锦是何等的警惕,身形骤然后退的同时,单手快速一挡,勾唇笑道:“迷迷,你不是我的对手,不要白费力气。”

    苏迷多少也有好胜心,听他这样一说,桃花眸子眯了眯,无声念出一串咒语。

    下一瞬,席锦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某处迎来一记重创,席锦当下皱起眉头,痛吟出声:“唔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得意收回膝盖,席锦重获自由,双手捂住腿-间,满脸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活该,谁让你对我耍流氓,哼!”苏迷啐了一声,转身走向电梯口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突然后知后觉产生了疑问,为什么刚才她念了几句古怪的咒语,席锦就不能动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