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3章 盛世强宠虐渣忙11
    苏迷咬着蛋糕勺子,眸光闪烁看着席锦。

    见他想要继续说下去,心里突然产生一股排斥的意味,以及若有若无的微慌惧意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,但她却不想让他把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苏迷立马拿掉口中的蛋糕勺子,在席锦开口前,抢先说道:“你今天晚上帮了我,关心你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帮了她,所以对他关心几句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是没错,可席锦的心里,却异常的憋闷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说出的话,被她生生打断,席锦抿了抿唇,鼓起勇气,想要再度出声。

    结果,却听见苏迷小声嘀咕道:“你本来也不是我亲哥……。”

    席锦身形微僵,眼里闪过不敢置信的意味。

    她的意思是说,对于身份这件事,她一直都很明确。

    而她对他的好,并不是因为他的是她哥,而是因为他帮助了她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可以像寻常人一样,获得追求她的机会?

    席锦心中顿时狂喜。

    或许连苏迷都没想到,她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瞬间掀起席锦内心的万丈波浪。

    原本憋闷窒息的心,犹如注入一记强心剂,重获新生的同时,疯狂的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发生的一幕,不要说苏迷没有想到,纵使是席锦自己,或许都没想到。

    席锦目光灼灼而缠-绵,似强力胶水一般,紧紧黏视着,苏迷红得诱人唇瓣,心底与身体深处,有一种疯狂而迫切的渴望!

    他想要再一次,尽情品-尝她甜美的味道!

    苏迷对上席锦深色的眼眸,心跳蓦地错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她无意识吞咽一口唾沫,难涩伸出舌,舔了舔嘴角的奶油,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的:“你……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吻你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苏迷话落的那瞬,席锦已然出声宣告。

    没错,他不是带有商量意味的征求与询问,而是直接宣布他的决定,甚至满含不容拒绝的专-横口吻。

    苏迷被席锦的话气笑了,心想这男人,还真是给他几分颜色,就要开染房。

    但见她冷冷勾唇,放下手中的草莓蛋糕,起身要让他好看的时候,只觉得眼前一片阴影笼罩而来,男人棱角分明英俊的面孔,已然在面前放大数倍。

    紧接着,男人专有的强烈荷尔蒙气息,夹杂着浓浓薄荷烟草味,强势来袭。

    席锦不同以往,异常霸道的气场,让她完全无法忽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苏迷眼底微微慌乱,呼吸都变得有些淡浅,脑中瞬间一片空白,无法正常思考。

    抬眸对上他深色的眼眸,苏迷红润诱-唇轻启,正要出声呵斥,唇瓣倏然一热,所有的呼吸,全部被他吞噬!

    炽烈浓烈夹杂着烟草气息的男人气息,汹-涌又霸道,强势撬开她的唇齿,长驱直入的肆意攻-占,在她的领地里,狂烈横扫四方,席卷每一寸柔软的腔壁黏-膜。

    苏迷双眼瞪得老大,满眼皆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男人,竟然真的敢强-吻她!

    苏迷倏然蹙眉,当即抡起拳头,狠狠往他的背上砸去。

    谁知一拳砸下去,精致眉头皱的更紧。

    苏迷甩了甩隐隐作痛的手,心想这男人的身上,难道都是石头做的么?

    她使出十成劲道打他,自己却疼的手骨都要断了。

    席锦对苏迷挠痒痒的攻击力,丝毫不在意,唇-舌的侵略,更为野-蛮霸道。

    他本想着,只要浅尝辄止,尝一尝她的味道就好,可一旦触碰的瞬间,却想要得到更多更多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也不想停下来……

    刚才在吸烟区的他,有多么压抑与渴望,现在就有多么的疯狂,毫无自制力可言。

    席锦像一只不知餍足的兽,重重的吮-吸她的唇,仿佛要将她的灵魂,都给生生吸-出来。

    苏迷已经从原先剧烈的挣扎,渐渐改为安静承受着他的吻,同时小手缓缓下移,来到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席锦清晰感受到她的动-作,呼吸猛地一窒,心里却无比期待,她接下来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察觉唇上的侵-略攻势,微微停滞,苏迷蓦地朝后一撤,唇齿重获自由。

    紧接着,苏迷的小手,来到席锦腿部的内-侧,在他浑身紧绷的那瞬,倏地揪起一块肉,狠狠一拧!

    席锦却只是静静看着她,皱了皱眉,全程没有发出任何痛苦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迷不信邪,再度狠拧,直到拧到手酸,都没有松手!

    这一回,席锦终於没有让她失望,嗓音低磁出了声:“手酸不酸?”

    “酸。”苏迷下意识回答。

    而后突然反应过来,狠狠瞪了席锦一眼,气的眼角微红:“你禽兽!你流氓!你混蛋!”

    席锦对她的话,丝毫不在意,只是单膝跪在地上,拿起她的小手,放在掌心里,极有技巧的按着:“按按就不酸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,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得微噘着嘴,愤愤瞪着他。

    然而男人跟女人的动-情点,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女人大多因为男人的所作所为,产生感动而动-情。

    但男人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,有可能只是因为一个眼神,就跟吃了春-药一样,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以至于,苏迷这般怒嗔的模样,瞬间将席锦刚压下去的熊熊慾-焰,再度点燃。

    他看着苏迷的灼灼目光,更加赤果果的炽烈。

    席锦当下便遵从内心,一把攥住苏迷的手,将她整个人,从沙发上猛地扯下,旋即牢牢按在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赫然伸出手,抬起她的下巴,再度强势亲吻上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唇与她的唇,即将要触碰一起的时候,病房中,突然响起一道无比虚弱的声音:“小迷,我好饿……。”

    刘倩倩晚上就没怎么吃东西,结果在宿舍睡了一会,又来了例假,痛的她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之后被送往医院,没过多久又疼晕过去,结果睡到大半夜,腹中一阵饥饿,被活活饿醒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她隐隐听到病房里有些动静。

    刘倩倩心想,应该是苏迷,启唇虚弱唤一声的同时,缓缓睁开了眼睛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