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6章 盛世强宠虐渣忙4
    女主长得极好的容貌,直爽却毒舌,属于外表女人,内心汉子,说话百无禁忌的类型。

    即使平常对有些小事情,比较不在意,可面对心爱男人,甚至是未来老公,不要说是女主,换作是其他女人,都会对这种事情,异常的敏-感与在意。

    毕竟每个女人都希望,自己能够成为最特殊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不是他对她,与对其他女人一样,那种毫无区别的好。

    女主忍了一次、两次,第三次忍不住提出来。

    季南昭觉得她在意,是因为爱自己,开心之余,温声细语哄-慰女主,说生意应酬,与女客户接触很正常,如果她在意,日后尽量让助理安排别的项目经理去。

    哪个女人不喜欢听好听的,季南昭三言两语,便获得女主的信任。

    两人虽在同一公司上班,却不在一个部门,每次用餐时,女主才会跟季南昭见面。

    有一次,季南昭工作忙,订好位置让她一人去,女主吃完给他打包,结果到了他的办公室,发现季南昭正在跟别的女人,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而且盛放饭菜的饭盒,还是粉红小女生类型的饭盒,女主当下便冷着脸。

    季南昭每次见女主不高兴,总觉得她是太在乎他,心里都高兴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先是让身为秘书又是学妹的冯诗茹,拿着饭盒出去,又向女主解释,外加甜言蜜语保证,以后再也不吃别的女人做的饭。

    女主虽然心里不舒服,但她不想为这种小事太较真儿,影响两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于是表面假装不在意,同时也劝自己不要多想。

    然而冯诗茹却一次又一次,出现两人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甚至在一次朋友聚会中,偶遇酒醉后的冯诗茹,与季南昭接吻的一幕,女主对季南昭很是失望。

    季南昭发现女主,立马推开冯诗茹,向她解释,是因为冯诗茹喝醉站不稳,他扶她的时候,不小心碰了一下嘴,让她别多想。

    他丝毫没在意的态度,让一直压制脾气的女主,直接爆发了。

    当场就给了他一巴掌,结果季南昭使出霸道总裁那一招,按住女主强-吻。

    他心里觉得女主在意他,吻得倒是又甜蜜又动情,但他用吻过冯诗茹的嘴吻她,女主却是恶心至极。

    挣扎之中,这一幕正好被反派席锦看到。

    那时的席锦已经退伍入商,见到女主受欺负,立马上去跟季南昭打了一架。

    然而比起季南昭,女主更加讨厌席锦,说不出的讨厌,不但没有感谢他,反而还说他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席锦愤怒不已,彻底黑化,没过几天便对季氏公司,重磅一击。

    当时女主跟季南昭闹情绪,不知道这件事,结果调整心态回来,季氏公司已经度过危机,而帮助季南昭的,正是冯诗茹!

    季南昭虽然感激她,但他觉得更爱女主,一边不拒绝冯诗茹的示好,一边去哄女主。

    女主原本想要跟他分手,席锦却再次双重出击,打压季氏的同时,将季南昭曾与交往过女友的亲-密照,全部曝-光。

    但人往往就是那样,越打击越有抵触情绪,结果不但没让他们分开,还无形撮合了两人,在一次次磨难中和好,甚至还跟季南昭结了婚。

    席锦得不到她的爱,就想让她永远记住他,更加肆无忌惮打击季氏。

    冯诗茹主动找到他,跟他合作对季南昭下-药,并发生关系,让他带女主捉女干。

    谁料女主却丝毫没有在意,直接原谅季南昭。

    席锦彻底心灰意冷,离开后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只有季南昭知道,如果女主真的不在意,就不会拒绝他碰她。

    季南昭开始无限对女主示好,想要挽回女主的心,可冯诗茹总是一次次阻碍。

    他最后急了,直接毁了冯氏公司,将冯诗茹卖到地下奴-隶市场。

    即使季南昭再好,女主本身却有情感洁癖,虽然因为往日的情分,没跟他离婚,可她还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,直到老死,都没有跟他发生关系。

    女主最终的心愿:找到只专宠-她一人,身心干净的男人,并让季南昭知道,怎样才是正确对待爱人的方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摁了摁眉心,对于季南昭这种中央空调暖男,完全失去吐槽的慾-望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挺佩服这种人的,可以如此大爱无疆,爱心洒遍大地,活脱脱圣父外加救世主!

    如果是没有心的女人,爱上这类男人,估计会觉得很好。

    但像高洁党有心里洁癖的女人,如果跟他在一起,时时刻刻都会觉得自己头上一片绿,小火车永远在轨外行驶。

    而女主的心愿,是让季南昭懂得怎样爱人,这个倒是不难完成。

    只是让她找到专宠-她一人,身心又干净的男人,这个就有点难度了。

    身体是干净的,不一定会专宠-她,能专宠-她的,不一定身体干净,毕竟现在这个社会,找初哥儿,那都要去幼儿园找。

    苏迷只要想到自己牵着小男娃,一边养他,一边谋划着长大怎样吃了他,就觉得有些恶寒。

    这种跨年恋,如果年龄差别极大,并且对方没有成年的话,总让她觉得,有种猥-亵儿童的错觉。

    苏迷猛地打了个寒-颤,口袋里突然传来震动声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刚一接通,无线电波的另一端,立马传来急切的呼救声:“苏迷,你在哪,你快过来啊,阮阮被渣男甩了,现在要跳楼!”

    苏迷脑子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即很快反应过来,打电话给她的,是同宿舍的室友刘倩倩,要跳楼的那一个,是原女主另一个室友宋阮阮。

    她清了清嗓子,无比担忧问道:“你们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学校二号楼天台,现在警察跟校长他们都来了,可他们怎么劝都没用,阮阮平时比较听你的,你快点过来救她啊。”刘倩倩急的快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苏迷微微蹙眉,起身疾步走出医务室的同时,再次问道:“那个渣男呢,他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给那个渣男打电话,他直接挂断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电话的另一边,刘倩倩正气愤说着,刚一回头,就看见身穿军装的席锦,揪着渣男沈天睿的衣领,朝这边走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