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0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30
    原本紧闭的殿门,突然被打开,一袭玄袍俊宇轩昂的中年男子,赫然出现。

    苏迷循声回首而望,那中年男子,已然轻飘飘来到跟前。

    夙熠如今突然出了意外,苏迷尚不知如何解决,此时一个阿飘送上门来,她二话不说,便祭出符篆。

    随着苏迷大喝一声:“破魔诛邪!”

    手中数道符篆,骤然朝阿飘飞去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见此,当即宽袖一挥,但见那数道破魔符篆,只是在玄色袖袍留些灼烧痕迹,再无其他伤害。

    “小女娃倒是厉害,小熠儿果然没找错媳妇。”中年男子勾唇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认得夙熠?”苏迷颦眉,突然想到了什么,当即便道:“你是先皇。”

    这话并不反问,而是确定,毕竟能这般称呼夙熠,两者间的关系,定然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小女娃应该称我一声皇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这称呼尚早了些,毕竟你家孙儿刚与我成婚,便一睡不醒,没准明日我还要改嫁。”苏迷眸光闪了闪,挑眉笑道:“不想让你孙儿没了媳妇,赶紧来救他。”

    先皇怔了怔,随即大笑起来:“你这小女娃,真是有趣,怨不得小熠儿被你治得服服帖帖。”

    “你治不治,若是不治,我此时便褪了这凤冠改嫁去。”苏迷说到做的,直接将凤冠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嗯,她不会承认,只是因为这凤冠太重,压得她脖子生疼,所以才拿下来的。

    先皇看穿了她,却并未揭穿,只是笑着正色道:“你是小熠儿选定的人,他只能你来救。”

    苏迷当即皱眉:“为何?老头,你要说便所有来龙去脉说清楚,我这小暴脾气,拐弯抹角的话,最多只能说几句,咱们还是敞开着说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苏迷这口吻,要是放在以往,早该拉出去问斩。

    但眼下,先皇越看越喜欢,苏迷这种直爽的性子,直接道:“小熠儿出生之时,有高人给他算了一卦,在弱冠之前有一劫数,若是不能渡过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停。”苏迷见先皇一个劲说个没完,当即打断道:“我问,您说行么?”

    自从成了阿飘,好久没人跟他说话了,先皇一个没忍住,说多了些。

    眼见苏迷这般一说,先皇点了点头,清着嗓子道:“好,你问。”

    “夙熠是怎么了,如何才能救活他?”苏迷直截了当询问。

    先皇答道:“小熠儿体内的魔气,被真龙之气驱离之际,他的魂魄被人强行召唤离开,若要救活他,必须找到他的尸身才行。”

    强行召唤夙熠魂魄之人,多半是关忘忧。

    但夙熠身上,竟然有魔气……她好歹是降魔师,为何她没有感受到?

    “你且听我与你细细道来。”先皇开口道。

    苏迷当即补充:“别太细,最好简言意赅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娃,你这是嫌我啰嗦?”先皇怔了怔。

    苏迷颔首:“所以快说。”

    先皇噎了噎,继而道:“小熠儿得知劫数难逃,事先用释迦木雕琢了身体,在葬身雪山之前,召唤雪魔与之结契,得以将尸身长存不腐,同时寻求复活之法。

    后来得知纵使复活,尸身亦无法生育,需以真龙之气,成功驱离魔气,复活后才能恢复生育力,便临时改变主意,继承了大统。”

    苏迷颦眉,轻慢开了口:“所以他并不想做那个位置,只是为了取得真龙之气,给我一个孩子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先皇轻叹一声,万万没想到一向冷情的夙熠,竟然会这般痴情。

    “是了,他真的有个哥哥叫夙黧?”苏迷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先皇怔了怔,又叹了一声:“确实是有,只是小黧儿还未出生,便在胎中凭空消失,小熠儿偶然得知此事,一直觉得自己是妖-孽,久而久之便分离出另一个性格,亦便是夙黧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到此处,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其实那不是灵异现象,在后世,那叫做双胎输血综合征。

    两个胎儿共用一个胎盘,若是其中一个胎儿与母体血型不合,有可能会引起免疫排斥,一个会越来越强大,一个便会越来越枯竭,直至萎缩,被母体或胎盘吸收。

    这种事例虽然很少,但并不代表没有。

    苏迷倾身在夙熠额上吻了吻,而后站起身,当着先皇的面,祭出两张符篆,先后打入自己与夙熠体内。

    夙熠睁开眼睛的同时,一道身形从苏迷身体里分离而出。

    先皇微微吃惊,但想着这小女娃本就与常人不同,会分-身术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师傅拿传送符,老头你先行出发去鬼镇。”苏迷道了一声,随即便隐身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先皇生平还是第一次被人使唤,但他偏生喜欢这孙媳妇的直爽性子,紧跟着便飘离了皇宫,往鬼镇方向出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!”

    苏迷赶到客栈,猛地将莫宇的房门推开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见到床榻上不可描述的情形,鼻尖嗅着屋中浓浓的酒气,不由有些懵外加雷。

    这两人是酒后放-纵了?

    苏迷站定了片刻,见自己这么大动静,他们还没有醒,上前便将莫宇扯了起来:“师傅,借我传送符一用。”

    莫宇听到苏迷的声音,脑中突然一激灵,意识到自己上身还赤果着,猛地睁开眼,便挣脱她的手,急忙去穿袍子:“迷儿怎会来此,你今日不是与夙熠大婚么?”

    苏迷心里担心夙熠,言简意赅解释道:“夙熠的魂魄被关忘忧召唤走了,我要回鬼镇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。”安辰染听到关忘忧的名字,立马不装睡了。

    莫宇见他这般着急,脑中想起昨夜酒醉后,两人的亲-昵,眸光不由闪了闪,神色微微不悦。

    安辰染显然没注意到,急忙穿上袍子便要随他们一同前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去。”苏迷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师傅真的如此,我绝不会助纣为虐,求求你带我一起去罢。”安辰染祈求道。

    苏迷皱眉,还未开口,穿戴整齐的莫宇,拿出传送符篆,念出口诀,便将三人一同传送到鬼宅大门口。

    三人刚站定身形,抬眸便见整座鬼宅,被浓重魔气与妖气笼罩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