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7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27
    苏迷时常佩戴龙涎香囊,关忘忧曾多次闻到这股味道。

    而怀中之人瘦弱的身形,又与苏迷极其的相似,他当下便断定,此人绝对是苏迷!

    对于心心念念之人投怀送抱,关忘忧异常兴奋与激动。

    眼见四处黑漆漆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关忘忧将怀中之人,猛地往石壁一推,扯下他裤-子的同时,一手做着不可描述的扩-张,一手掰过那人的脸,狠狠-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人嘴中满是酒气,还有点臭。

    关忘忧下意识皱眉,心想苏迷喝了酒,又吃了那么多东西,有点口臭亦正常。

    于是静下心来,施展出高超的吻-技,将那人吻得迷迷糊糊,只是喘着气,半句话亦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关忘忧觉得差不多了,拿开手指,动了动-腰,彻底拥有那人的同时,由衷感叹道:“苏寒,苏寒,你终於属于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~~!”那人轻吟一声,很快随着关忘忧的攻-势,渐渐沉-沦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的流逝,关忘忧越做,越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苏寒那里,是不是有点太-松了?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夙熠比他的大?

    不可能,没有男子会比他的大!

    关忘忧自信满满想着,更是肆-意的攻-占,脑中同时跳出一个想法——不管苏寒松不松,必须让他只钟情自己一个!

    但见黑漆漆的假山-洞内,关忘忧眉宇间迸出一抹黑气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与那人的中指咬-破,紧紧贴在一起,让彼此的血液混合,口中念出诡异的咒语。

    下瞬便引导着那人说道:“苏寒,乖,来跟着我说,你苏寒这辈子只爱关忘忧,只让关忘忧占-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那人张了张嘴,突然发现自己能出声了,立刻服从他的指令说道:“我苏寒这辈子只爱关忘忧,只让关忘忧占-有我,嗯……再大-力一些,快些!”

    然而苏寒话音一落,身后的男人,突然浑身僵硬,整个人不动了!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动-啊,快-点啊,关忘忧,忘忧,忧忧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苏寒!你这孽子!给老子滚出来!”

    苏寒刚催促了一句,洞-外赫然响起一道暴戾之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,眼前倏然一亮,便见当朝丞相苏令岳,正提着宫灯,满脸暴怒看向他与身后的关忘忧:“孽子!孽子!看我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苏令岳左瞧又瞧,正要找东西,打死这个孽子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太-监,递给他一根极-粗的棒槌,而后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苏令岳只顾着将棒槌接起来,并没有注意到这诡异的一幕,便狠狠打在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震惊不已的关忘忧,挨了一记打,这才反应过来,急忙抽-身,窜出了洞-外。

    谁知,迎面便看见帝君与帝后,以及与夙熠站在一起的苏迷,还有朝堂众臣们,都满脸厌恶看着他!

    关忘忧立时愣怔当场,有些不敢置信看向苏迷:“苏寒,你……?”

    “关道长怕是搞错了,我姓苏名迷,苏迷是也,不认得什么苏寒。”苏迷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关忘忧心下却是瞬间激起万千巨浪,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,原来自己被摆了一道!

    内心满满的怨怒之气,彻底让他失去了理智,关忘忧口不择言地道:“我丝毫不介意你是男子,还那般喜欢你,你为何要骗我?!”

    苏迷轻嗤勾唇,正要开口,夙熠抬手便将她束发的木簪取下。

    顷刻间,三千泼墨青丝倾洒。

    关忘忧与帝君、帝后等人,一瞬不瞬看着苏迷,心中突然蹦出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还未等他们开口,夙熠却已出声道:“她从来不是男子,她是本殿下的太子妃,本殿下唯一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慢条斯理的话语,一字一句,满含深情绻缱的浓浓情意。

    而后看向关忘忧的眼神,却是极其的凌冽冷幽:“关忘忧,你身为一介道修,强迫丞相之子在前,觊觎本殿下的太子妃在后,胆子倒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关忘忧被眼前一系列突发状况,轰炸的有些晕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身穿华丽锦衣的男子,从人群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启禀帝君,此道士前几日接下微臣表妹的绣球,大婚当晚却强迫其亲姐,家丁去擒他之时,他竟当场消失,想来他定是个妖道!”

    此人是李雪娥的表哥李斌,前日听李雪娥抱怨过,一听关忘忧这名字,觉得甚是耳熟,便出面进言,想为李家讨个公道。

    帝君一听,当下便厉声命令道:“来人,将此妖道速速擒下,打入天牢,明日午时问斩!”

    话落,随行的侍卫,皆拿出兵刃,上前便要将关忘忧擒下。

    关忘忧冷冷眯起眼,隽秀眉宇间,满是戾气与黑气萦绕。

    他定定看着苏迷,随即放出一股奇臭无比的气体,熏退了众侍卫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便化身一团黑色雾气,急速窜向空中,不一会便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妖道,果然是妖道,传令下去,全城追捕此妖道,势必要将其彻底除去!”帝君当即命令下去。

    夙熠却在此时开口道:“父王勿要忘了拟旨,将迷迷太子妃的身份,昭告于天下。”

    帝君原本想着,苏迷只是一介草民,还不配升为太子妃,想要再与夙熠商量商量。

    谁知,夙熠竟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当场提了出来,弄得他甚是为难。

    于是迟疑道:“此事不急,暂且与你母后商议后,再……。”

    帝君这边还没说完,夙熠当即拿出先皇留下的诏书。

    “儿臣见父王反应有些迟钝,想来在帝位这么多年,太过劳累辛苦,如今儿臣已过弱冠之年,那便按照皇爷爷的旨意,将这帝位传与儿臣。”

    帝君瞬间惊了!

    不带这样的,他四十岁还不到,还年轻着呢,继位十个年头都不到,他还没有做够呢!

    帝后脸上的面色,亦有些难堪,但见她清了清嗓道:“熠儿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让父王与母后,直接荣升太上皇与皇太后,不必再忧心朝政与后宫之事,难道不好么?”夙熠淡笑打断道。

    耳闻这字字句句,都是在为他们着想,帝君与帝后两人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