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5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25
    车厢内。

    夙熠凤翎睫羽微敛,神色难辨,径自低垂着眸眼,执手端起琉璃茶盏,缓缓启唇,轻啜一口清茶。

    集市上。

    苏迷买几个糖人,递给莫宇等人。

    关忘忧手上全是她买的东西,没有手再去拿糖人,苏迷顺势将糖人,塞-进他嘴里。

    初次受到苏迷友好对待的关忘忧,顿时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正要将糖人咀嚼下咽,再去道谢,眼前骤然闪过一道白影,苏迷瞬时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紧接着,身后一道马匹嘶叫声传来。

    关忘忧等人循声而望,却见那马匹直接将车夫一并甩下,而后飞快奔跑离去。

    “苏,苏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拦下又如何,若不是她想,他勉强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关忘忧刚要去追,莫宇静静看着手中的糖人,突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他径自勾唇笑了笑,而后摇摇头,倏然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安辰染看了眼关忘忧,跟着莫宇一同离去,独留抱着一大堆东西的关忘忧,孤零零站在街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把我劫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夙熠将苏迷压在车厢璧上,一瞬不瞬看着她,也不说话,苏迷便抬手拿起糖人,边吃边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眼见糖人在她口中,时-出时-进,甚至有时她还会伸出舌,舔-舔嘴角,原本极致冷戾的墨瞳,忽而被点燃几分热度,夙熠看向苏迷的眼光,愈发的幽深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瞬,眼前一道阴影笼罩,苏迷原本去舔-嘴角的舌,便被微凉的柔软,生生给叼住。

    随着夙熠小力的吮-吸着,苏迷下意识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直到嘴角上的糖分,被夙熠全部吞-吃干净,苏迷回过神才发现,身上原本的衣衫,不知何时竟被他给解-开。

    眼见他又要靠过来,苏迷抬手抵住他的胳膊:“夙熠,你别这样,我们需要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夙熠没有回答她的话,只是定定看着她,莫名其妙轻吐两字:“喂我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怔,喂他什么?

    然而随着他目光下移,落在某两处时,苏迷将手中的糖人,叼在嘴里,抬手紧紧捂住心口,皱着眉头道:“我没奶,喂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夙熠怔了怔,静静看着她的心口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捂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谁料,夙熠再次抬眸的那瞬,倾身便叼住她嘴上糖人,同时与她的唇-舌,热-烈的缠-在一起。

    直到那糖人在双方的唇-舌间,彻底的融-化,夙熠这才意犹未尽放过她:“很甜。”

    苏迷顿时红了脸,抬手便朝他的脸,招呼上去:“别贫嘴。”

    夙熠握住她的手腕,凑在唇边亲了亲:“见你亲手喂他糖人时,我便想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提起关忘忧,抿了抿唇,直接转移了话题,漫不经心道:“你选妃选的怎么样,届时别忘记给我留个位置,好歹咱们曾经好过几日。”

    夙熠神色微滞,似有些不敢置信看着她:“你希望我去选妃?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,故作不在意地道:“你父王不是已经给你张罗了么,难道你还要抗旨不成,再者,若是日后你继承帝位,后宫佳丽三千,总不可能只宠我一人罢?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可能?”夙熠反问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管,这种没有安全感的生活,我不想要,所以……。”

    夙熠没等她说完,立马打断她的话:“所以你要离开,你想离开我?”

    苏迷抿着唇不说话,只是皱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正当夙熠气恼的不行,想要以吻封缄,用身体拥抱她,证明他只有她一个。

    不管以前,还是以后,他只会抱她!

    夙熠这边刚凑上去,苏迷猛地一脚踹过去,便将他踹向车厢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“别想用身体征服我,以前我便告诉过你,绝对无法容忍与他人共侍一夫,但如今你是九皇子,选妃之事且不说,日后继承帝位呢,你以为你能堵得住,朝堂百官的悠悠之口?”

    夙熠被她这般一踹,不由笑了:“这才像你,我情愿你同我发火,亦不想,你说出那些不在乎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边整理着衣衫,边冷哼道:“谁说的,我很温柔好么!那是你自己欠打,怪不得别人!”

    夙熠缓缓起身,不怕死地来到苏迷身边:“只要是你打的,我都愿意受着。”

    “停,别再贫嘴,你快说说,到底找我有什么事,还有你什么时候复活?”苏迷没好气看了他一眼,说起正事来。

    却见夙熠嘴角笑意微滞,突然问了一句:“你可喜欢孩子?”

    “你问这个做甚?”

    苏迷看向夙熠,心想他复活后,或许不能生孩子,所以才这样问自己,于是直接说道:“只要咱们生生世世一双人便好,有没有孩子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夙熠若有所思的颔首,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,只是紧紧拥着她。

    不多时,无人驾驶的马车,缓缓驶进皇宫,守在宫门的一众侍卫,都看呆了!

    这时,一名侍卫正要上前阻拦检查,侍卫长连忙将他叫回:“这是九皇子的马车,日后不必检查,直接放行。”

    那名侍卫一听是九皇子,立马颔首应承。

    马车来到一处宫殿,苏迷下了马车,抬头一看是太子居住的东宫,当即回头看向夙熠:“你何时成了太子?”

    “昨日。”夙熠淡淡答道。

    这么说,那帝位他是继承定了。

    苏迷轻叹一声,看来她是不能清闲渡过一生了,那些阴谋诡计宫斗什么的,都在等着她呢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此时还不能说,夙熠没有过多解释,只是丝毫不避嫌拥着她,走进东宫。

    结果当天晚上,苏迷留宿东宫的事,便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翌日,正陪着帝后用膳的帝君,气的将碗筷重重一放:“熠儿这是怎么了,为何不爱女子,偏偏喜欢一个捉鬼的法师?”

    帝后此时恢复了些精神,见他气的不行,温声劝道:“熠儿对那人,只是一时新鲜,待他选了妃,尝了女子滋味,便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,帝后在变相说给帝君听。

    毕竟当年的帝君,曾经亦纵情一段时日,有过几个男-宠,后来遇上了她,才将那些男-宠送出宫。

    谁料,帝君更是气愤:“他若是愿意选妃便罢,可那些送过去的画像,他看都没看一眼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