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3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23
    “我与你们同去。”关忘忧道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不同意,却见苏迷挑了挑眉,颔首道:“好啊,既然关道长愿意同行,想来帝后的病症,此行必能医治好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,他送上门来找虐,她又怎么会放弃这大好的机会呢。

    只是苏迷没想到,这回关忘忧没有虐成,反而让他看了一场好戏……

    那士兵收了苏迷的银两,自是没说什么,带着他们进了宫。

    苏迷一行人来到宫外。

    那人进去禀报,他们则在外面等候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小太-监将他们带进内殿,面见帝君。

    这边刚行了跪礼,一道极具威严的嗓音传来:“你们其中是谁揭的皇榜?”

    苏迷不卑不亢地回道:“是小人。”

    帝君看向堂下身形瘦弱之人,冷声再问:“你可有把握,治好帝后的病?”

    苏迷微微颔首:“启禀帝君,若是帝后如皇榜上所言,小人定能治好,顺带那连病根一并除去,但若是还有其他病症,还望帝君如实相告,毕竟治病治根本。”

    帝后这种级别的人物,基本都是悬丝诊脉,再加以询问,纵使是怪病,也难以排除讳疾忌医者,不愿实情相告。

    故而想要治疗好帝后,必须知其所有的病症才行。

    帝君当即开口喝道:“好大的口气,先前揭皇榜的人里,能人异士多了,没有一个敢如此大放言辞,若是你医治不好,今日本帝君定要取你项上人头。”

    眼见这帝君变脸这么快,苏迷正要开口,身边的夙熠突然出声道:“帝君还是先带我等,去看看帝后的病情罢。”

    帝君还从未被人指挥做事,看向堂下那蒙着面纱的男子时,瞬间怔了怔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是,他脑中并没有想要拒绝他的想法,反而想要听从他的话,带他们去见帝后。

    帝君一阵费解,但下瞬还是依言,带他们前往后宫,来到帝后居住的宫殿。

    苏迷刚走进殿门,便觉得这里面的气息,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而步入内殿寝房时,那股气息越来越浓重,苏迷终於想到,她在哪里见过了。

    鬼宅祠堂!

    没错,正是那鬼宅祠堂!

    她向来对气味比较敏感,当初那祠堂门前,贴着两张黑符篆上面的气息,与这里的气息一模一样,且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夙熠的真实身份,跟这皇家有关?

    抑或者说,封印夙熠尸身,谋害帝后,都是一人所为?

    心思纷飞,她边想着边走进内阁,一名宫女便将一条金丝线,交于她。

    苏迷原本便会医术,悬丝把脉定然不在话下,于是有模有样的开始诊脉。

    结果一诊,竟是喜脉。

    苏迷微微瞪大眼睛,再重新诊了一次。

    仍然是喜脉!

    “怎么样,可诊出结果来了?”帝君在一旁催促道。

    苏迷将金丝线先行放下,随即恭谨回道:“帝后是喜脉。”

    帝君立时大怒:“庸医!都是一群庸医!废物!来人将此人带下去斩了!”

    守在殿门外的侍卫,立马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正要将苏迷绑起来,夙熠突然开了口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关忘忧见此,不由冷笑。

    心想这是皇宫,又不是菜市场,对于一个无名小卒,这些皇宫侍卫,怎么可能会听他的话?

    却见下一刻,那些侍卫还真的停止了动作,看向夙熠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连帝君也转头看向夙熠,面色微讶地唤道:“熠儿……?”

    熠儿?

    苏迷闻声,这才抬头去看帝君。

    不看还好,一看瞬间吓一跳!

    夙熠与帝君,竟然有五、六分相似!

    这么说,夙熠是个……王爷?!

    苏迷原本以为,方才夙熠开口,帝君直接听了他的话,只是因为他的法力所致,原来他们之间,还有这么一层关系。

    可是为何,帝君方才没有与他相认呢?

    夙熠抬手拿掉脸上的面纱,苏迷正好看过去,却见他那脸上的疤痕,真的全部没有了。

    心中衍生的那些想法,苏迷早已心知肚明,但她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低垂着眉眼,径自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没有关系,他好,她便好。

    夙熠转头没有对上苏迷的眼,却清晰捕捉那抹微微苦涩笑意时,死寂的心,再次疼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他便强行移开眼,看向帝君:“父王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熠儿,我的熠儿。”帝君满是惊喜,上前便紧紧握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感受到手下有温度的肤酯,与平稳跳动的脉搏时,帝君这才确认他是真人:“你真的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父王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真是太好了,如今你母后正病着呢,你一向医术高明,快给你母后看看。”

    夙熠将自己的手收回,随即摇了摇头:“她不是我母后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幔帘后,立刻传来一道柔情似水的女音:“难道熠儿,还在怪本宫么?”

    夙熠勾唇,冷声讥笑道:“本宫?呵呵,你冒充我母后多年,如今唤这自称,倒是说的顺口。”

    幔帘后,长相美-艳的中年女子,当即冷眼一眯:“冒充?我的熠儿在五年前,为本宫上雪山采药时,便被大雪所埋,如今却突然出现,你当真是我的熠儿么?”

    夙熠径自看向帝君:“父王,您能证明我是熠儿么?”

    “能,当然能。”

    他的熠儿天生冰肌玉骨,脉搏比寻常人平稳有力,他方才偷偷试探过,眼前的人,确实是他的熠儿。

    帝君隔着幔帘看向帝后:“芙语,他真的是我们的熠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帝君是不是觉得,熠儿说的没错,芙语才是冒充的那一个?”帝后满是失望与受伤地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在他们谈话期间,便暗暗开始打量着四周。

    眼见偌大的宫殿里,异常的“干净”,苏迷便认定这假扮帝后的鬼怪,法力绝对不低。

    毕竟在这后宫之中,无论哪个人手里,都走过数条人命。

    而帝后,能稳坐后位这么多年,私下里,不可能连一个妃子都没有处理过。

    这间宫殿,太过“干净”,反而不正常。

    却见这时,夙熠径自朝床榻方向走去,同时拿出那块墨玉,执手放进玄天鼎内,口中念出奇异繁复的咒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