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9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19
    李老爷提议让他们住进李家。

    苏迷等人回到停置马车的地方,却发现安辰染不见了。

    李老爷立刻派人去寻,结果寻遍整条长街,都没有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苏迷拿出一串符篆,念出咒语的同时,那明黄符篆立即变成一只纸鹤。

    那纸鹤扑凌着翅膀,在她周身盘旋飞翔了一圈,苏迷将安辰染的包裹,拿到它面前,那纸鹤探头嗅了嗅,随后便飞向了天际,渐渐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李老爷见此,看向苏迷的眼光,更加信服与崇拜,连忙亲自替他们拿东西,将他们接进了李府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苏迷洗去一番风尘仆仆的疲乏后,来到花厅用晚膳。

    紧接着吃饱了,也该干活了,她拿起法器与符篆,便前往李家大公子李渲的院子。

    来到门前,苏迷看着凝聚在院子上方,那些幽幽森然鬼气,当即便拿出几张符篆,贴在门板上:“我一人进去,你们在外面等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等众人回答,便径自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随着靠近房屋,那幽幽鬼气愈甚,苏迷快步来到房前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。”这时,一道女子难耐的轻吟声,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苏迷透着窗棂上的窗纱看进去,想要看看里面什么情形。

    谁料下瞬,却见屋内两名女子,正对-食磨镜,苏迷不由瞪大了双眼!

    怎么会是两名女子?

    这不是李渲的院子么,难道李大少……好雙-飛这口?

    不对,李渲此时正病着,哪有精力驾驭两女。

    显然受到视觉冲击的苏迷,再度探头仔细去望。

    这一看才发现,那在上方极其主动的女子,并不是普通的凡人,而是一名女鬼!

    看来李渲的病,应该是她引起的。

    苏迷眼眸微眯,当即一脚将房门踹开,走进屋里的那瞬,立即祭出一张降魔符篆,快速念出咒语,便将降魔符篆袭向那女鬼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只是眨眼间,凄厉惨叫声响起,女鬼瞬间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苏迷眼见屋里再无其他,只有一堆不可描述的玉-势等工具,不由别开眼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慵然女音:“公子看光-了我的身子,便要不负责的离开么?”

    苏迷脚下一顿,没有回头:“难道不是你该感谢我救命之恩?还是说,你想我再招来那女鬼,你继续跟那女鬼对-食磨镜?”

    那赤果女子怔了怔,随即又道:“既然是救命之恩,那我以身相许可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苏迷冷冷回道,举步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注意到,那女子眉眼间萦绕着丝丝黑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疾步走出别院。

    李老爷立马迎了上去:“法师,渲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苏迷冷眼看向他:“女当男养,并不能保证你李家财运亨通,想要生意好起来,还是要清理你手下一些人才行。”

    李老爷怔了怔,心中有了定数,连忙问道:“法师是如何得知渲儿是女子?”

    “你找几个丫鬟,去屋里侍奉,便晓得了。”苏迷勾唇轻嗤:“还有,最好让她少打本法师的歪主意,否则别怪本法师再将那女鬼招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老爷虽不知苏迷进去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但多少也猜测出一些,当即对苏迷恭敬颔首,又是一番道谢后,便吩咐几个丫鬟去屋里侍奉。

    苏迷捉完鬼,便回了屋,正要关上门,却见夙熠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有何事?”苏迷问道。

    夙熠抿了抿唇:“我想跟你睡一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苏迷断然拒绝,砰地一声,猛地关上门,熄灯上榻。

    夙熠孤身站在外面,等待苏迷渐渐熟睡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他便穿门而入,进了屋。

    在黑暗中,夙熠直接上了榻,将苏迷紧紧拥在怀里,这才缓缓勾起唇角,闭上了眼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一早。

    苏迷睁开眼睛,便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,扭头一看,正好对上夙熠忽然睁开的墨瞳:“还困不困,要不要再睡会?”

    温柔到极致的低磁嗓音,传入耳中,激起苏迷浑身酥-麻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随即才反应过来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,我昨晚不是没让你进来么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进来的。”夙熠勾唇轻笑,在她额上落下轻柔一吻。

    夙熠这般施然一笑,苏迷突然觉得他脸上的疤痕,似乎淡了许多,然而待她再度去看的时候,发现那些疤痕,仍是非常的明显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般看着我,爱上-我了?”夙熠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当即摇头。

    夙熠眸眼一沉,丝丝冷光从中溢-出。

    苏迷却在下瞬,深情绻缱看着他,单手捧住他的脸,亲了亲他的唇瓣:“不是爱上,是深爱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刚睡醒,还是怎么的,她看着眼前的他,眼神越发的柔和,心中总觉得他的过去,一定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    对上她满是柔情的眼眸,原本死寂的心,似乎传来一阵波动,墨瞳中闪烁奇异耀眼的光。

    苏迷见夙熠动了动唇,以为他会说出柔情蜜意的话来。

    结果却听他幽幽地道:“既然是深爱,那你可愿意,把你所有的一切交给我,甚至包括你的性命?”

    唇边笑意微滞,苏迷轻慢扯唇,眼里漾出最为极致柔软的光:“不是已经在你手上了么?”

    夙熠神色微怔,对上苏迷那双似穿透人心的眼眸,竟有些不敢对视,生生移开了眼。

    苏迷静静看着他,眼底与嘴角的笑意更深,扭身捧住他的脸颊,细细密密的吻,落在他五官的每一处,甚至是那些隐隐狰狞的疤痕上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你给予的,我甘之若饴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顿了顿,又道:“你什么都别说,只管去做,但你不要说谎话骗我,更不要跟别的女人做那种事。”

    夙熠墨色瞳仁微缩,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,紧紧勒住苏迷的腰身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抱你么?”

    半晌,他幽幽开腔,在她耳边低声询问着。

    苏迷眼眸闪过宠溺纵容的光,翻身而上,将他压在自己身下的同时,将原本束发的木簪一拔。

    三千泼墨青丝落下的那刻,苏迷低头吻住他的唇。

    一个美好而别样温情的清晨,这才刚刚开始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