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4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14
    苏迷循声赶到后院,但见一间屋子前,已经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她疾步走过去:“各位让条道,我是降魔师,让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与厨房帮忙的人听此,立马为苏迷让开一条道:“您快去看看罢,我们老板娘疯了,正拿剪刀捅自己呢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心想那人应该是鬼上身。

    这种问题,并不难解决,苏迷稍稍放了心。

    结果刚走到门口,便被满屋子的怨气与煞气,冲击的差点站不住脚。

    身后的夙熠见此,上前执手一挡,那漫天的怨煞之气,这才消散了些。

    苏迷冲他勾了勾唇,大步走进屋里,但见身着血红嫁衣的年轻女子,正拿着一把锋利的剪刀,一下又一下的捅着自己的腿。

    甚至那每捅一刀,都能听见那剪刀,狠狠穿透骨头的渗人声音。

    然而年轻女子脸上,并没有任何痛苦。

    只是瞪着满是血红的大眼,死死盯着角落里,关忘忧身后一名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赵富贵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么,你怎能跟这个贱-女人,把睿儿活活打死?”红衣女子满身戾气萦绕,恨不得将那中年男子生吞活剥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眼尖看见苏迷,连忙跑过去。

    半路一个不小心,猛地跌在地上,随即狼狈爬起来,朝苏迷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刚要伸手抱住苏迷的胳膊,夙熠轻轻拂手,便挡住他的动作,同时站在苏迷身侧:“降魔法师的尊身,你区区一介凡人,没有资格触碰。”

    赵富贵一怔,随即“噗通”一声,双膝跪在地上:“求求**师,快救救我娘子,救救她罢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她是你娘子,我又算什么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凄厉大笑,恶狠狠瞪着赵富贵。

    “我跟了你整整十年,十年啊,你竟然在我怀孕的时候,跟这个贱-女人搞在一起,赵富贵,你们害得我难产至死,如今又害死了我的睿儿惨死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苏迷一听,眼底闪过嫌恶的眸光。

    她平生最恨在孕期出-轨的男人,不论任何理由与借口!

    当然,除非女人肚子里的孩子,不是男人的。

    “**师,您别听这女鬼胡言乱语,快收了她,快让她魂飞魄散。”赵富贵极力恳求。

    “收了我?赵富贵,我不会让你如愿的,今日不但她要死,你也得死!”红衣女子冷冷眯起血红大眼,拿起剪刀便朝胸口,狠狠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苏迷皱了皱眉,抬手祭出一张明黄符篆,袭向那红衣女子的手背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一道惨叫声传来,那女子原本光滑的手背,冒起了浓浓白烟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好!**师果然厉害!”赵富贵开心极了,差点便要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苏迷却在这时,看向那红衣女子:“你倒是说说,他们是怎么害死你的儿子?”

    赵富贵与那红衣女子,以及在场的关忘忧等人,皆皆一怔。

    这捉鬼降魔师,难道不是直接捉了鬼,拿了钱,然后走人么,如今怎么还问起鬼怪来了?

    赵富贵不解开了口:“**师,您此时不收了她,还要听她胡言乱语?”

    苏迷看向身侧的夙熠,无声动了动唇。

    夙熠神色微顿,随即转身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这时,苏迷又看向那红衣女子:“你且说说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微微惊讶一瞬,随即愤愤地道:“我是赵富贵的原配夫人,生下睿儿后,被他同这贱-女人害死,我睿儿孤苦伶仃,时常被这贱-女人虐-打,直到前些日子,却这两人活活打死!”

    苏迷冷冷看向赵富贵。

    后者当即狡辩道:“若不是他占小莲便宜,我哪里会打死他,都是他的错!”

    苏迷惊了一惊,张口问那红衣女子:“你儿子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五岁半零三天。”红衣女子如实答道。

    苏迷直接笑了:“五岁半的孩子,还能占你娘子便宜,你是亲眼所见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实亲眼所见,他趴在小莲的裙子里,不是占-她便宜,又能是什么?!”赵富贵言辞凿凿,满是笃定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目呲欲裂:“赵富贵你个老不死的东西,是你自己眼睛瞎,脑子残,睿儿才五岁半,哪里会占这贱-女人的便宜,你怎么不去死?!”

    苏迷思索一瞬,二话不说,直接拿出一张符篆,执手一甩便贴上那女子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出声问道:“你此时可是小莲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见到苏迷,立马便要下榻,谁料身形却被无形力量定住,丝毫不得动惮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答便可,倘若不说实话,下刻我便放出那女鬼,你可听明白了?”苏迷冷声道。

    方才因为惊吓过度,此时才见到苏迷雌雄莫辩的脸,小莲不由满眼惊-艳,痴痴说道:“公子想问什么,问便是,莲儿必定如实相告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唇嗤笑,随即桀骜挑眉:“你且说说五岁半的孩童,是如何占你便宜的?”

    小莲一怔,当即可怜兮兮说道:“是那孩子见莲儿姿色-誘-人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说人话。”苏迷冷呵一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口中默念几句咒语,小莲顿感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    她低头一看,当即惨叫:“我的****,怎么成这幅样子,都是那该死的臭婆娘,公子,您快救救莲儿啊。”

    赵富贵在一旁看着,眼见自己的娘子,从始至终没看自己一眼。

    他黑着脸,冷声道:“小莲,睿儿有没有占-你便宜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啊——没有!是我骗他说裙子里有糖!”小莲话未说完,便控制不住自己,朝腿上扎了一剪刀,还没等别人再问,她立马承认了。

    苏迷冷笑:“赵老板,这下你可以听清楚了,女鬼还除不除?”

    赵富贵震惊当场,丝毫没有想到自己的娘子,竟会这般饥-渴,难道他还不能满足她么?

    他怎么想都不甘心,最后一横心:“除!”

    苏迷点点头,祭出一串符篆与伏魔剑,凌厉袭向小莲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随着一道惨叫声响起,满屋子怨怒煞气,全部消弭。

    小莲恢复知觉的第一时间,便忍痛向苏迷行了谢礼:“谢公子救命之恩,小莲无以为报,不如……。”

    结果她话还没有说完,却见夙熠领着一群官差走了进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