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0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10
    外面传来动静的时候,两道正纠-缠的身影,倏然愣怔。

    被怒火与慾-火蒸腾的关忘忧,察觉到苏迷气息的那刻,心像跳到了嗓子尖,浑身猛地一紧——浓浓麝-腥味传来的同时,快速施法让两人隐了身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房门被猛地踢开,一股浓重的腥臭味传来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捂住口鼻,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,满是嫌恶地骂道:“这特么什么味,比臭水沟里的粪-水还臭,好臭好臭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苏迷连屋子都没有进,转身便折回院子里。

    另一边,正处于隐身状态的关忘忧,急忙离开安辰染,慌乱整理着衣衫。

    而安辰染,嗅着那腥臭的气味,则是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面上虽不言不语,只是将自己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心里实则在想,怨不得他从来不愿意给他,原来他的味道……辣么臭!

    即使喜欢关忘忧这么多年,安辰染的心里,仍是忍不住泛起丝丝嫌弃的异样。

    然而一心只想着苏迷的关忘忧,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。

    关忘忧整理好衣衫之后,这才用秘术传音道:“我们此时先出去,之后再从大门进来,你要当作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,明白么?”

    安辰染心尖微微一缩,却乖巧颔首,跟着关忘忧,小心翼翼朝院子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这时,苏迷猛地咳嗦一声,吓得两人立马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但见她似乎没有发现他们,师徒两人这才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两人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,在门外现了身,再度折回。

    关忘忧看向站在院子里的苏迷,连忙稳了稳心神,含笑开了口:“苏寒,你散步回来了?”

    其实两人隐身走出院子时,苏迷便已发现,却直接当个睁眼瞎。

    心想这师徒两人,既然想要演戏,那她便陪他们演下去。

    苏迷淡淡颔首道:“嗯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眼见这人破天荒的,用如此温柔善意的口吻,同自己说话,关忘忧微怔了一瞬,心中竟泛起甜甜欢喜的意味。

    然而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,苏迷的话,却间接打上-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屋子里的味道,好臭好臭,是不是你们谁在里面拉粑-粑了!”苏迷满脸嫌恶,随即又问:“对了,你们先前不是在屋里吃饭么,什么时候出的门?”

    关忘忧面色闪过一丝尴尬,他顿了顿,勾唇回答道:“你离开后的一会,我与辰儿吃饱了,正好也去外面消消食。”

    苏迷点点头,心想这“消食”的法子,还真特殊。

    关忘忧又道:“我们先进屋罢,再谈谈今晚的灭鬼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是不会进去的,里面太特么臭了,不信你进去闻闻。”苏迷嫌弃厌恶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关忘忧的脸上更为尴尬,难道他的味道,真有那么臭?

    安辰染不忍见关忘忧这么难堪,突然开口质疑道:“是不是你鼻子有问题,我怎么没有闻见?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,细细打量他一眼:“你身上好像也有那股味道,难道是你……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一定是你闻错了!”安辰染脸色猛地一红,皱眉瞪向她。

    苏迷径自笑了起来,耸了耸肩:“随你们怎么说,总之这屋子我是不会进去的,我还是再去散会步,等屋子里不臭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关忘忧正要阻拦,视线落在她腰间的布袋上,眼瞳微微一缩:“乾坤袋,你竟有乾坤袋,你师从何人?!”

    苏迷脚下一顿,还未回答,却听见关忘忧急切问道:“他可是叫莫宇?”

    她怔了怔,疑惑看向关忘忧:“你认得我师傅?”

    原文剧情中,原女主与关忘忧等人,离开这鬼镇后,便在江湖上一路降妖除魔,而莫宇只是在文中开头出现几次,至于后文中,便没了他的戏份。

    以至后来原女主被关忘忧囚-禁,莫宇也完全不知道。

    得到答案的关忘忧,神色怔松,随即自嘲勾着唇:“只是曾经听说过他的大名。”

    苏迷不信,总觉得这其中,定是有猫腻。

    虽说挺想知道,莫宇跟关忘忧之间的纠葛,但显然关忘忧不会说,莫宇更不会说。

    她立刻收回八卦之心,“哦”了一声,再次离开了院子。

    这回,关忘忧并未多加阻拦,只是紧跟着出了大门,往苏迷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安辰染是个孤儿,自小被关忘忧所救,一直待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关忘忧风-流恣意,是个无心之人,即使为他付出那么多,还是无法在他的心里,留下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可方才,关忘忧竟然流露-出,前所未有的挫败与自嘲的意味。

    安辰染心底满是震惊,不由猜想那个莫宇,跟关忘忧到底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在府邸各处逛了一圈,来到后院一间废弃院子前,却突然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,在召唤着她。

    正当苏迷想要走进院子,乾坤袋里的夙熠突然开了口:“不能进去!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有什么,为何不能进去?”苏迷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夙熠直接沉默,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苏迷眼珠一转,隔了乾坤袋,在夙熠身上一阵乱-捏,专挑以往那人的敏-感部位。

    乾坤袋中,夙熠一边抬手阻挡她,一边气急败坏地道: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“想让我住手可以,说实话,我便放了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挑挑眉,手上更加过分,直接用手指戳着那里。

    夙熠对她实在没有办法,最后只能如实说道:“那里埋葬着我的尸体,煞气太重,你最好不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是在关心我?”苏迷勾唇,顺着感觉捏了捏他的脸:“可你这样说,我更要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她的男人,不管是他的魂魄,还是他的尸身,都只能属于她!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!”夙熠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迷却不闻不问,疾步朝院子里面走,正要抬脚跨进门槛,一只大手却紧紧捞住她的腰身,将她捞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脾气倒是犟得很,说了危险还要去。”夙熠皱着眉头,神色不悦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眨了眨眼睛,伸手去-摸乾坤袋。

    夙熠勾唇一笑,抬起另一只手,那乾坤袋已然在他的手中:“你在找这个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