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4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4
    苏迷前脚刚跟着凉梦离开,关忘忧后脚便从床底下,狼狈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说狼狈,还真是狼狈,浑身满是灰尘不说,俊脸上还有一个沾着泥土的鞋底印。

    关忘忧心中一阵恼火,恨不得将那小娃揪回来打一顿。

    他活了那么久,从来没有人,敢一脚将他踹进床底下,而且先是踹屁-股,后来又在他想爬出来,搞个隐身术什么的,结果他引以为傲的俊脸,又被那小娃狠狠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关忘忧越想越恼火,掸了掸道袍上的灰尘,来到梳妆台前。

    他对着镜子,看着脸上微微青紫的痕迹,暗自咒了一声:“该死,下脚还真狠。”

    关忘忧抬手在脸上扯了扯,摁了摁,原来的青紫痕迹,随着他的动作,立马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转身的那瞬,关忘忧直接隐了身,紧接着便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随同凉梦,来到一处偏僻的院落中。

    满院红树繁花,精致清幽亭台,一汪池水深-深,映着柔和月色,犹如一幅夜色靡丽优昙的绝美画卷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而那四处布满幔帘的亭台之中,一道身着白色衣袍的男子,正执手抚琴。

    悦耳醇潺的琴音传来,略懂琴技的苏迷,一时间便陷了进去,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然而下瞬,随着池边传来一道细微的声音,她猛地惊醒,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心神,似被无形力量拉扯一般,仿佛灵魂要脱离了身体。

    这琴音一定有古怪!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咳——!”

    下一瞬,苏迷猛地咳起来,不要命似得拼命咳着,势必要破了他的音阵。

    然而那亭台之中,执琴男子只是微微一顿,随即陡然拔高了琴音:“铮——!”

    琴音响起的那瞬,苏迷的心神,再度晃了晃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她仰头便飙起了三段高音:“太阳当空照,花儿对我笑,小鸟说早早,你为什么背上小包包……!”

    苏迷用的是三段高音唱法,一句比一句高,最后把音飙的极高,险些就要飙飞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梭然闻声,当即皱起精致如画的眉首,修长五指一摊,琴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见他停下来的苏迷,也立时收了声,随即清了清嗓子:“公子这是嫌我,唱得不好听么?”

    男子没有回答,径自垂下眼帘,掩去眸底那抹奇异难辨的复杂之色。

    凉梦见此,一把拉住苏迷:“实在抱歉,主子身体抱恙,今夜不便见客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方才不是你把小生拉过来,说你家主子可以帮小生治病么,怎么这才一会子,你家主子就抱恙了呢,还是你觉得小生唱的太难听,把你家主子唱病了?”

    凉梦被她的话猛地一噎,顿时无言。

    她往凉亭方向偷瞄一眼。

    苏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但见那白衣男子,抱着古琴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怎么的,挣开凉梦的手,闪身便拦住了那人:“等等——!”

    话未落的下一瞬,苏迷眼瞳一阵紧缩,大张了嘴巴,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苏迷完全没有想到,男子的脸上,近乎一大半,全是被火灼烧的疤痕!

    脸上那么明显的疤痕,却衬得他一双幽幽眼瞳,越发的深邃,无边无垠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么?”男子不温不火,对上她的眼,淡淡出声:“看够了便放开。”

    苏迷依言,快速放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却见那白衣男子,眸底闪过一抹懊恼异色,随即抱着古琴甩袖而去。

    苏迷能感觉到,他应该在生气。

    可她不就是被他脸上的疤痕,给吓到了么?

    大不了给他道歉便是!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是故意……。”苏迷话音刚出,转头看向他的那瞬,男子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苏迷哼了一声,扁了扁嘴,也学着那人甩一甩衣袖离开。

    结果她甩的时候才发现,自己穿的是窄修,根本甩不起来。

    苏迷暗自懊恼一瞬,先行离开了院落,凉梦则是紧跟着她,想将她安全送回屋。

    一行走到半路,苏迷大老远就听见某种暧-昧的声音,从小池塘边隐隐传来。

    苏迷脚下顿了顿,心想着是改道而行,还是继续走下去呢?

    “重不重,要不要再重一点?”紧接着,一道熟悉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讶,面上有些难以置信!

    她仔细再一听,确认自己没有听错,那人显然就是关忘忧的徒弟安辰染!

    可他不是小受么,怎么会跟女的啪?

    然而此时的苏迷,并没有怀疑他是双,因为她知道,安辰染只爱关忘忧一个人!

    苏迷没有多做停留,随着凉梦安静离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来到屋子门口,凉梦当即施了施礼:“公子好生歇息,明日梦儿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讶,没想到她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己,面上还是淡淡点了点头,心里终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毕竟总是演戏,也挺累的。

    眼见凉梦离开,苏迷这才走进屋里。

    开门便见关忘忧坐在桌前,正小口啜着茶,那举止投足间,无形中有种恣意风-流之感。

    这就是别人眼中的关忘忧。

    只要他想对谁好,几乎没有一个女人,都逃得了他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而唯独那个例外,就是原女主。

    可被这种寡情薄义的男人爱着,不要说原女主了,就是她也不会接受。

    思及此,苏迷开始压制不住自己,飙起了毒舌:“这里的茶水你也敢喝,就不怕被毒死?”

    关忘忧没想到这个,被她的话一噎,猛地咳嗦起来:“咳咳咳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双手交叠在前,倚在门框上,幸灾乐祸的笑道:“我看你今个不被毒死,也能生生咳死,是了,早死早超生,想死叫我一声,我一定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论起毒舌,这恐怕是关忘忧平生听过的,最为恶毒的一句话了。

    心中有一股无名火,猛地烧起来,他放下手中的茶杯,起身朝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苏迷倨傲挑眉:“你想干啥,咱们都是男子汉大丈夫,只动口不能动手,要做一个拒绝暴力的小老百姓。”

    关忘忧来到她身边,显然对她的话恍若未闻,抬手便要去抓她的肩头,想来个门咚。

    结果还没碰到她,身上便传来一道极其痛苦之感!

    紧接着,苏迷抬脚便将他踢出门外:“今晚老子一个人睡,你们再敢进屋,老子一定废了你们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