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6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27
    帝朝天顺着记忆,拐了几个弯,快要来到苏迷所在的牢房附近时,突然想起,自己被帝熙冉毁去了容貌。

    苏迷该不会嫌弃他罢?

    帝朝天一瞬间有些迟疑,但转念又一想,应该不会的。

    他做这么多事,都是为了她,苏迷一直不会嫌弃他的!

    帝朝天这般想着,疾步朝着苏迷所在的牢房走去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怎么的,他越往前走,越觉得心有不安。

    而就在帝朝天,距离牢房还差几步的路程,突然听见一些暧-昧的水-渍声。

    他心下一紧,连忙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结果走过去一看,却见牢房中,他的苏迷,竟然被一个蓝衫男子,紧紧抱在怀里——肆意亲吻着!

    帝朝天当即一步上前,冲那人怒吼道:“你是何人?放开她!”

    小阙揽住小离的腰,悠悠转过身来:“敢问这位大叔,我抱自家的男人,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帝朝天神色一怔,四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没错啊,此处确实是苏迷所在的牢房,怎么会突然换了个男-囚?

    “之前在这里的女-囚呢?”帝朝天冷声询问。

    却见这时,小离突然捂着嘴巴,指着帝朝天的脸,表情很是夸张地道:“哎呦,小心肝,你快看这男人,长得好丑啊,吓死人家啦。”

    帝朝天的面色,猛地一黑:“小子,你在说谁呢?”

    小离冲他扮了个鬼脸:“当然是在说你了,大叔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别介意,小离年纪尚小,比较爱说实话,您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帝朝天被这一唱一和的两人,气得半死。

    但想着还是先打听到苏迷的消息重要,于是再度出声:“你们怎么会在这里,之前的女-囚呢?”

    苏迷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,她的失踪,必定跟这两人脱不了关系!

    小阙想着还有正经事要做,抬手拍了拍小离的背,来到帝朝天的面前,勾唇笑道:“大叔,有位姑娘想要见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帝朝天连忙问道:“你又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去了便知道了,还是大叔不敢随我去?”小阙冷嗤出声。

    帝朝天皱眉:“去便去,我还怕你不成。”

    说着,帝朝天便随小阙来到另一间牢房前。

    因为眼睛受伤,他只能用一只眼睛来看。

    却见那脏乱的牢房里,蹲着一个很是瘦弱的女人。

    虽然她低着头,有些看不清面容,但帝朝天第一眼,便认出了她——慕雪!

    她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“姑娘,你要找的人,我给你找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阙使劲踢了一脚木头牢门,那女人赫然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帝朝天的那瞬,连忙起身跑到他面前:“帝公子,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,上报了官府,苏迷此时也被抓走了,你应该信守承诺,娶我了罢?”

    说完,永远是慢半拍的慕雪,突然看见帝朝天脸上的伤,当即瞪大了双眼:“帝公子,你毁容了?!”

    帝朝天没有回答她,只是看向边上看好戏的小阙:“你带我来这里,有何目的?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,让慕雪上报官府,又假装来救我,又是为何目的?”

    熟悉的女声,从身后传来,帝朝天回头一看,便见身着崭新干净衣衫的苏迷,朝他走过来。

    而身后跟着她的男人,赫然便是司卿!

    他们怎么会在一起,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难道在他走之后,司卿找人帮忙,将她救了出来?

    帝朝天脸上闪过震惊与慌乱,但随即脑筋一转,突然说道:“我答应你的事情,已经完成了,你亦应该信守诺言,成为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苏迷眉头微挑,一瞬懵比。

    她答应他什么了,她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帝朝天说完,第一时间便看向司卿,想要看看他是怎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然而司卿只是含笑看着他,水洗无垢的棕色眼瞳中,染上毫无掩饰的讥诮之色,像似看他在耍马戏一般。

    帝朝天皱眉,不再去看他,而是看向苏迷:“难道你想要反悔不成?”

    苏迷一阵无语,她什么都不知道,何来反悔之说。

    但她也没有出声,毕竟这些事都是司卿在背后谋划,她不能一开口,便毁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司卿见此,大抵是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定定看着苏迷,眸中闪过坚决之色,抬手紧紧搂住苏迷腰身的同时,司卿缓缓勾唇,看向帝朝天:“父亲大人,这可是您儿子我的女人,是您的儿媳妇,应当唤您一声公爹才是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的瞬间,苏迷神色倏怔,不敢置信看着司卿。

    而帝朝天只是呆怔一瞬,随即扯唇大笑道:“胡言乱语也要有根据,我尚未娶妻生子,哪里有你这么大的儿子?”

    难道这司卿,脑子有问题不成?

    苏迷紧紧握住司卿的手,无声的安慰与支持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,突然明白了他的用心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被父母嫌恶又厌弃的孩子,直接造成他这般病-态的心里,要的便是让他们那对丢弃他的兄妹,彻底面对曾经丑陋恶心之事,所结的果,受到良心与节操上的谴责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会么?

    司卿冲苏迷笑笑,随即再度对帝朝天说道:“我的生辰是八月初五,同时也是被您与母亲遗弃的日子,想来您还记得,十八年前那个雨夜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帝朝天梭然一惊,下意识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但见她脸上,完全没有震惊,甚至是意外的神色。

    帝朝天微讶一瞬,下刻便对上那双无尽讥嘲与厌恶的眼眸!

    他心下一窒,极力狡辩:“苏迷,你不要相信他,他在说谎,我根本就没有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有妹妹啊,你这个哥哥做的还真到位,照顾妹妹都照顾到床-上去了。”苏迷冷冷拆穿。

    帝朝天当即哑然。

    一直待在牢房里的慕雪,终於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但她突然觉得自己被骗了!

    像帝朝天这种跟妹妹乱了伦常的男人,竟然靠着那张脸,欺骗她的感情,让她去将苏迷的身份上报官府,还连累她被那些人抓进来受罪。

    真是太过分了!

    牢房中的慕雪,当即探头“呸”地一声,往帝朝天身上吐口水:“你这种恶心男人,怎么不去死,此时还被毁了容,活着也丢人现眼,赶紧去死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