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4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25
    “冉冉你……为何要杀我?”

    帝朝天紧紧捂住血染的心口,满脸震惊的质问。

    她真的如此恨他,恨不得杀了他?

    却见帝熙冉冷冷勾唇,满眼皆是憎恨与厌恶,一字一顿道:“因为我恨你,恨你毁了我,你这种恶心的男人,根本不配做我的哥哥!”

    帝朝天定定看着她,忽而讥诮嗤笑。

    “可当初主动提议的是你,每日每夜缠着我不放的,也是你,甚至连那个孩子,也是你自愿……!”

    “闭嘴,不许说!”

    帝熙冉尖锐出声,眉眼狰-狞地道:“那个时候我还小,根本不懂那些,可你这个做哥哥的,通房、妾室都有了,应该懂得不是么,为什么不提醒我,为什么让我怀上那个恶心的怪物,这都是你一个人的错!”

    每次事后,他从来不提醒她。

    他说,喜欢让她满身,都是他的味道,所以她才会怀上那个恶心的孽-种!

    都是他的错!

    “我没有提醒你?呵呵,难道十多年不见,你失忆了不成,当初是谁每次都紧紧抱住我,不让我离开的?”帝朝天眉眼深沉,冷声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帝熙冉当即便冷了脸。

    “哪个女人会在那时候,让你离开?但你事后不会提醒我,服用避子药么,你分明是在为自己的错找借口!”

    说罢,她提起短剑,箭步上前,便要在他身上再刺一刀——

    帝朝天倏然侧身一躲,同时快速封住大穴,止住血,而后反手扣住她的手腕,想将那短剑夺下。

    却见帝熙冉狠戾勾唇,从腰间拿出一包药粉,抬手洒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帝朝天梭然瞪大双眼,猛地偏头,却还是避免不了,被那药粉沾到。

    下一瞬,剧痛腐蚀感传来,帝朝天低吼了一声,紧紧闭上右眼,将帝熙冉重重甩开!

    他龇牙咧嘴倒吸了口凉气,浑身因疼痛微微颤抖着,歇里斯底的吼道:“帝熙冉,你真这般恨我,恨不得毁了我的容?!”

    帝熙冉从地上爬起来:“毁你容都是轻的,我还要杀了你呢,只有这样,阿卿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帝朝天一听是司卿指使她,额上青筋突起,愤愤嘲道:“你以为他会喜欢你这老女人,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冷冷眯着眼,随手抄起长长的板凳,恶狠狠冲帝熙冉的头上砸去!

    帝熙冉利索一个翻身,夺过他的攻击,顺势一个扫腿,想将他扫翻在地。

    却不料,帝朝天使出一个千斤坠,丢了手中的板凳,反手扣住她的脚腕,将她整个身子扯起来,便拽着她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放开我!”帝熙冉愤怒的大吼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她一个没注意,脑袋“砰”一声撞上了门槛。

    “唔!”帝熙冉吃痛一声,伸手抓住门槛。

    帝朝天见此,只是冷冷一笑,抬脚便狠狠踹在她的手背上!

    “啊——帝朝天,你竟然踩我的手?!”帝熙冉厉声尖叫,不敢置信看着他。

    帝朝天见此,真不知要以何种表情,面对如此天真的她。

    最后冷嗤道:“你还是跟当年一样,愚蠢又自私,觉得所有人对你好,都是理所应当,喜欢便一直要,不喜欢便可以随意弃之,你以为你是谁,不过是我玩-烂的一个老女人!”

    论起毒-舌,男人有时候说话更毒,只是平时不屑说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然而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小公主的帝熙冉,如何也是接受不了,曾经喜欢自己的男子,说出这种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!你闭嘴!你才是被我玩烂的!”

    帝朝天冷哼,索性不跟她废话,脚下一使劲,狠狠捻在她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在她尖叫松开手的同时,拉着她便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此时的夜,已深。

    整个梧桐树,死寂一片。

    帝朝天封住帝熙冉的哑穴,一路拉着她来到河边。

    上一世,苏迷因为她的出现,最后死在河里。

    这一回,那他便让帝熙冉,以相同的方式死去,祭奠她上一世的亡魂。

    帝朝天目露凶光,扯着帝熙冉走进河里。

    帝熙冉使劲挣扎着,想要爬上岸,想要从水中冒出头。

    却见帝朝天又是一个抬脚,重重踩在她的后背:“你不仁,我便不义,造成这种局面,全是你自己作出来,死了可怪不得我!”

    “唔!唔!”

    帝熙冉在水中不停的挣扎,反手死死扣住他的脚腕,连掐带扣。

    但即使她生生扣下自己的一块肉来,帝朝天依旧没有减缓力道,反而再度施力,再度抬脚落下。

    这一次,直直踩在帝熙冉的头颅上,将她狠狠踩进淤泥里!

    没过多久,水中的帝熙冉,停止了挣扎。

    但帝朝天仍然没有收回脚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他才缓缓收回,找个一块大石头,将它放在帝熙冉的衣衫内,又用她的腰带紧紧绑住,微微一使劲,将她抛得老远。

    直到那身影渐渐沉入水中,帝朝天才折身上了岸,面色安然朝自己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几道黑影,在黑夜中突然隐现。

    他们快速走进河里,将帝熙冉打捞起来,触了触鼻息,直接抬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另一边。

    苏迷在帝朝天被刺的那一瞬,便接收到系统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,心中甚是着急。

    但想着此时唯有使用法术,才能在短时间内,回到梧桐村,救下帝朝天。

    毕竟这一次的任务,是让他永远爱不得恨不能,而完成任务的最好方法,便是让他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她尚未收到任务完成的提示音之前,绝不能让他轻易死掉!

    苏迷想让司卿暂时离开,她再召唤系统,让自己破个列,用法术救下帝朝天。

    于是抬手环住司卿的脖子,在他粉-嫩的唇上,轻轻亲了一口:“阿卿,我想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乖,这里不行,等我们回去,阿卿再给迷迷好不好?”司卿满眼宠溺与温柔。

    苏迷先是一怔,随即意识到,他会错了她的意,连忙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是想要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切依你便是,既然迷迷想要,那阿卿便给你。”

    司卿轻叹一声,随即在苏迷再度开口解释的时候,低头深深-吻住了她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