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8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19
    “唔……!”

    苏迷轻吟一声,在同一时间,狠狠地咬-住他。

    司卿上身的白色衣袍,极其平整,毫无一丝褶-皱。

    然而衣袍的下摆,却随意撩在一旁,显出笔直结实的腿。

    抬手便捏着苏迷的腰身,在她耳边放肆出声:“嗯~~再狠一点~~狠狠地咬阿卿~~。”

    苏迷最是听不得,他这种软哝的声音。

    上身紧紧绷直,无力伏在门板上,仰着头大口大口的呼吸,渐渐去适应……

    结果多次的磨-合,司卿起初都会懂得顾忌她感受,温柔而轻缓。

    可是一旦她全部接受的时候,他便化为脱了缰的野-马,完全难以克制,谁也降服不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某些暧-昧的靡靡之音,有节奏的响起。

    另一边,帝朝天浑浑噩噩躺在床榻上,耳边若有若无听见一些声响。

    他甩了甩头,集中精神去辨认。

    然而当浑噩褪去,清晰听见男女靡靡之音的那瞬,帝朝天如遭雷击,双目瞪大,只觉得一口气死死卡在喉咙里,咽不下,出不来,差一点便要气昏过去。

    疯狂的嫉妒,令他头脑一阵眩晕,双目几欲喷火,直直盯着屋顶,似乎要生生盯出一个破-洞来。

    真是好的很!

    下一瞬,愤怒值与嫉妒值到达顶点,帝朝天硬生生气昏过去!

    而另一间的屋子里,热烈的温度,逐渐上升,久久持高不下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再次醒来的时候,身边不见司卿的踪影。

    身上的痕迹,被特意擦拭干净,苏迷不由眉头微挑。

    平时恨不得将他的气息,全部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,竟然给她擦拭干净了身子?

    正当苏迷顿感疑惑的时候,院子里传来一些动静。

    她下了榻,提上鞋子,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见一身白色衣袍的司卿,架着浑身是血的帝熙冉,踏着漫天风雪而来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司卿血染的手臂上,苏迷眉目稍冷,随即满脸担忧的走过去,搀扶住帝熙冉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她被雪狼咬伤了。”司卿简言意骇,眼睛却紧紧盯着她,不放过她每一个表情。

    苏迷面-露些许担忧,点了点头,将帝熙冉扶进屋里:“你帮她处理伤口,我去给大叔煎药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拿着采来的草药,便朝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中,除了他走进院子的时候,她看了他一眼,而后再也没有把视线落在他身上,连他胳膊上的伤口,她也没有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司卿心下一缩,强烈的刺痛,让他呼吸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满满的恐慌感,逐渐占据他所有的神智。

    司卿想要跑过去跟她解释,但多番举步,却没有落下。

    纵使过去了,他要怎么解释?

    只要他想到,若是将实情相告,她会用那些眼神看待自己,司卿满眼全是狰狞恐惧的冷光。

    绝对不能让她知道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来到厨房,将草药洗干净,配上其他的药材,开始给帝朝天煎药。

    心思却是一片纷飞。

    他把她做-晕过去,又趁机去山上救帝熙冉。

    他是什么意思,这样做,又是什么目的?

    苏迷稳了稳心神,想要去思考,结果头脑里乱糟糟的一片,根本无从考究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。

    苏迷深吸了一口气,索性不再乱想。

    依照以往的经验来看,她还是选择相信他,他这样做,一定有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只是,该给他的教训,还是要给。

    否则她心里,不是白难受了。

    苏迷下定了决心,将熬好的药,倒进碗里,随后端着汤碗,走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来到厅堂,苏迷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汤药,一副生怕汤药洒出来小心翼翼的样子,什么话也没有说,直接端着汤药走进帝朝天的屋子。

    “迷迷……。”身后传来司卿微慌的软哝声。

    苏迷脚下一顿,故作无事的回头询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司卿只是定定看着她,不发一言,似要生生看进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苏迷的视线,豪不躲避地与他对视片刻,随即笑道:“如果没事,我去给大叔喂药。”

    话落,毫无留恋的转过头,丝毫没有停顿的走进屋里。

    粉嫩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,水洗无垢的棕色眼眸里,暗潮汹涌,似有狰狞恶兽开闸而出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救我?”帝熙冉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救她,当然是为了更有趣的杀了她!

    可是此时因为她,他的迷迷不高兴了,不高兴了的话,便有可能不要他了呢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杀掉她,还是杀掉她呢?

    司卿蓦地回头,低垂着眉眼,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然而帝熙冉却清晰感受到,他浑身散发的,那股强大的威压之力,身形下意识猛地朝后一撤——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下一刻,浑身过度紧绷的帝熙冉,直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司卿忽而勾起唇,对着帝熙冉绽开灿烂温柔的笑意:“抱歉啊大婶,阿卿不是故意吓你的呢,原谅阿卿好不好?”

    帝熙冉抬眼对上他的笑颜,只觉得心头传来一股莫名的感情波动。

    她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总不可能看上这少年了罢?

    帝熙冉怔怔坐在地上,直到司卿笑着对她伸出手,她犹豫了片刻,这才缓缓将手交给他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司卿突然收回手,歉意的笑道:“哎呀呀,阿卿的记-性真是不好,一时忘记阿卿有洁癖了呢,抱歉啊大婶,你还是自己起来罢。”

    话落,在帝熙冉满是难堪与愤怒的表情下,转身回了苏迷的屋。

    另一边,苏迷端着汤药来到床榻边上坐下,舀起一勺药汁,凑到唇边吹了吹,随即给帝朝天喂下。

    一勺接着一勺,不厌其烦的吹凉,不厌其烦的喂着。

    而换了一身白衣的司卿,不知何时来到门口,定定站在那里,一瞬不瞬,紧盯着她所有的动作。

    呵,他还真的没用呢!

    当初被丢弃,不就是因为太没用了么?

    而如今,即使对她再好,即使伪装的再好,即使将自己交给她,还是无法彻底得到她所有的关注呢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他已经不舍得杀掉她了呢。

    看来那些该杀掉的人,都要尽快杀掉才行,只有这样,她才能将所有的心思,全部放在他身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