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7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18
    帝朝天那边话音刚落。

    司卿嘴角的笑意更深,含了满满的讥讽之意:“那是迷迷开玩笑的话语,大叔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帝朝天不死心,定定看着苏迷,似要得到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记得了。”苏迷含笑道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帝朝天微微欣喜的那瞬,苏迷又道:“我不喜欢大婶,但确实喜欢大叔,呃,只是那种喜欢,不是男女之情,而是对于长者尊重与仰慕,若是因此造成大叔的困扰,那实在是抱歉。”

    苏迷话说了一半,被司卿紧紧勒了一下腰,但还是笑着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随后,她抬头嘟着小嘴,娇嗔了他一眼,似在恼他把她捏疼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司卿满眼皆是笑意,当着帝朝天的面,在她唇上吻了吻。

    表面看上去,他嘴角一直带着笑,似乎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当苏迷带着笑看向帝朝天的时候,他多想掰过她的头,让她永远只看自己一个人,只对他一个人笑。

    司卿对苏迷有着偏执成狂的强烈占-有慾,不能容许任何人,夺去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。

    甚至在刚才的那一瞬间,近乎病态的想着,将她的眼珠挖出来,不让她再去看任何男人或女人。

    这种近乎病-态的想法,他绝对不能让她知道,只有乖巧的孩子,才能有糖吃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帝朝天神色怔然,定定看着眼前大秀恩爱的男女。

    耳边似乎回荡着暧-昧的话语,与少女难耐的婉转轻-吟,脑海中控制不住想到他们在一起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双手悄然攥成拳,骨节泛白,手背上的青筋突起。

    心脏一阵阵的收缩,好似被尖锐的刀子,一刀一刀的切割着,密密麻麻的痛感,那么的清晰,那么的明显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是产生的幻觉,但此时他们这般恩爱,那方才定是在磨房里,做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!

    为何他没有在磨房里,寻到他们的身影?

    帝朝天满脑子都是莫名,心思乱的很。

    不够,还不够。

    苏迷在心里暗道。

    虽然她猜测的没错,帝朝天得知她跟司卿关系后,亦并未降低好感度,反而还加了5分,此时总分已经是95分。

    但她觉得还是不够!

    毕竟她能看出来,此时的帝朝天,更多的是不甘与愤怒,却没有什么痛苦。

    相比起,当初帝熙冉给予他的痛苦,显然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只是苏迷却在猜想,为何帝朝天会来到河边?

    她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——或许,他记起了上一世的过往!

    但若是他真的记起,却只是这番表情,苏迷越发替原女主感到心凉。

    这种渣男啊,还真是虐的太轻了呢。

    “大叔,你慢慢在这里欣赏风景,我和阿卿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揽着司卿胳膊,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开,只剩下像石雕般,怔怔站在河边的帝朝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似乎变得很有趣。

    虽然苏迷与司卿并不是真的兄妹,但司卿很热衷唤她为“妹妹”。

    尤为喜欢在帝朝天兄妹面前,总是唤着她“妹妹”与她大秀恩爱。

    每次,帝朝天兄妹二人听着,脸色都极其的不好,更多的是难堪。

    但司卿深不以为然,甚至很享受这种相处的方式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很快来到冬季。

    而苏迷经过半年多的时间,已然成为梧桐村知名的小富婆,并且所有人都知道,她已经名花有主。

    但司卿却被一些村民,说成是吃软饭的小白脸。

    说实话,苏迷不同于别的女人。

    比起被男人养,她更喜欢养她的男人,宠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而她的男人,只需要貌美如花,挣钱养家的事,她来就好,毕竟让她闲着,她也闲不住!

    以至于,帝朝天每次见到,苏迷无限宠-爱司卿的时候,那叫一个眼红红。

    当妒火与怒火,双火迸发,到达顶点的那瞬,帝朝天想出了一个法子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法子尚未实施,他便突然旧疾复发,病倒了。

    与原文剧情一样,正缺一味药材,才能治好帝朝天的旧疾。

    上一世,是原女主冒死上山采药,救得他一命。

    所以,刚刚病倒的帝朝天,神智还有些清醒的时候,第一反应便是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后者表示一脸懵比,眨巴眨巴大眼睛:“大叔这般看着我,是想让我上山帮你采药么?”

    帝朝天一噎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以前是他对不住她,如今无论如何,亦不能让她知道,上一世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否则,她绝对不会原谅他。

    向来心高气傲的帝熙冉,眼见这情景,心想若是她能成功采药回来,定然会重新换回他的心。

    便主动提出,上山帮他采药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的帝朝天,自然是感动的不要不要的,但眼前被苏迷吊足胃口,外加刺激的帝朝天,只是微微感动的一丢丢,便颔首嘱咐道:“快去快回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帝熙冉对他的反应,显然不满,很是失望的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则只是给帝朝天掖好了被角,慰问了几句,便刷上几分好感度,最后直接达到100分。

    而她却丝毫没有看到,当她仔细又体贴,给帝朝天掖被角的那瞬,司卿眼眸中,迸发一抹似要毁灭一切的诡谲惊光。

    苏迷异常满意,带着乖巧温顺的司卿离开。

    结果回到屋子里,司卿便将她按在门板上,一个火热的吻,便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他的吻,有些粗-鲁与急切,像似要将她吞进肚子里,甚至异常霸道叼住她的舌,大力的吮-吸,咬噬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司卿。

    纵使他平日里,伪装的如何完美,仅仅为了哄-诱她,让她对他的温顺乖巧上瘾,以至离不开他,永远不会丢弃他。

    只是一旦上了榻,平日里的小白兔,瞬间变为一条鬼畜又病娇的大尾巴狼,将苏迷吞吃的肉渣都不剩!

    但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,苏迷有些紧张害怕。

    毕竟古时的房子,并不怎么隔音,若是稍微有一点动静,都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然而正当她要开口的时候,嘴巴便被司卿紧紧捂住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只觉得身-下一凉,两张小嘴,在同一时间,被强势闯-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