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6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17
    帝朝天对这种声音,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侯爷府的嫡长子,十三岁便有了通房丫鬟,妾室也有几个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有了帝熙冉之后,才没有再去他们房里。

    帝朝天急忙侧耳,趴在墙壁上,仔细去听那声音。

    而被他猛地松开的帝熙冉,随之“砰”一声,重重跌在地上。

    且说另一边。

    细微的声音,清晰传入司卿耳中。

    他缓缓勾着唇,掰过苏迷脸颊的同时,深深吻了上去:“哥哥只对妹妹一个人坏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又唤自己妹妹,当下便皱起眉头:“闭嘴,坏东西。”

    少女娇-软嗔骂的熟悉之音,再度响起,帝朝天终是确认,那少女已然便是他心头之人——苏迷!

    帝朝天如何也不能接受,心下猛地一惊的同时,脑海里突然闪现,熟悉又陌生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娇俏少女,对他所有的好,为他所受的伤……

    上一世的一幕幕,皆在脑中重现。

    最后的画面,定格在少女坠落河水中,不停的翻腾,却因为失去一只手臂,沉入水中,再也没有上来。

    而那波光粼粼的河面,再度恢复平静的时候,赫然映出他那张清冷的脸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磨房里。

    司卿正扣住苏迷的腰,做着极其快乐的事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突然,磨房的门,被人从外面大力拍响。

    紧接着,属于帝朝天的声音,急切传来:“苏迷!苏迷!”

    被点到名字的苏迷,生怕帝朝天会闯进来,身心骤然一缩,再次激起司卿一记闷哼:“妹妹才是真的坏透了呢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嘘。”苏迷眼里闪过一丝慌张,急忙捂住他的嘴。

    但磨房外的帝朝天,却无比清晰听见了苏迷的声音!

    狭长凤眸里,闪过不敢置信的震惊与失望,他如何也没有想到,苏迷竟然和她的哥哥,做出这种乱了伦常的事来!

    帝朝天冷眼一眯,抬脚一踹,便将磨房的大门踹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大步凌厉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,整个磨房中,竟然空空如也!

    “苏迷!苏卿!”

    帝朝天唤了两声,到处翻了个遍,仍然没有找个他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分明听见他们对话的声音,为什么磨房却没有人?

    帝朝天想不明白,但随后意识自己只披了件外袍,生怕只是他出现了幻听,苏迷会突然回来,便急忙走出了磨房,又将房门关好。

    然而他走的太过匆忙,丝毫没有注意到,那木床底下,赫然有两双一大一小的鞋子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随着哐当一声响起,肢体jiao-缠的两人,突然从床榻机关夹层里,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渐渐清醒许多的苏迷,被司卿翻了身,正面将她按在床榻上,架起她的腿,便强势出击。

    “嗯~~好暖~~阿卿好舒服~~。”司卿像只猫儿般,轻眯着双眼。

    然而与此反差极大的,却是腰身急速行-驶着,速度之快,几乎只能捕捉到他的残影。

    即使药效尚未全解,苏迷还是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抬手握拳,凑在唇边咬着,媚-眼含-情,近乎求饶道:“轻点……唔……轻点……。”

    司卿似乎入了魔怔般,丝毫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很喜欢这种“吃法”,滋味实在太过美妙了!

    渐渐的,司卿缓慢了起来,眼眸低垂。

    少女满是潮红的脸颊,柔-软而饱-满的雪白,盈盈一握的腰肢,以及她一点点“吃”下自己的过程……

    眼前的美景,太过美好又靡丽,染上情-慾的眼瞳,一瞬不瞬盯着苏迷,似要将所有的画面,全部深刻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脑中突然想起,方才少女不满的抱怨。

    司卿将速度与力度,愈发地加剧,在少女不能自己的尖叫出声时,再度低头封住了她的唇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帝朝天回到房间,连忙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,等待着苏迷回来。

    刚整理好着装的帝熙冉,甚是不悦地道:“你发什么疯,做甚只做一半?”

    帝朝天只是自顾自的想着,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向来心高气傲的帝熙冉,见他这般,还以为他是嫌弃自己。

    毕竟十多年过去,她不再年轻小姑娘了。

    于是撒泼大骂道:“你说话啊,为什么不说话,是不是嫌弃我老了,没有那些小姑娘生嫩,你说话啊!”

    却见她话音刚落,一直沉默的帝朝天,像似想要了什么,忽而神色一慌,急忙跑出了屋。

    “帝朝天!你要去哪?!”

    然而帝熙冉如何大喊,都唤不回帝朝天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跑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帝朝天一路跑到河边,定定站在岸上,眼睛一眨不眨,专注去寻找少女的身影。

    然而整整两个时辰过去了,平静的河面,没有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帝朝天之所以会跑过来,是他怕在厅堂的时候,苏迷回来发现他跟帝熙冉的事情,跑到河边来自杀。

    但有些人,便是像帝朝天一样。

    即使在意一个女人的生死安危,永远只会站在岸边,远远的观望着,却不会动动脚,走进河里去寻找。

    直到——

    “大叔,你在这里做甚,欣赏风景么?”

    熟悉的少女之音,令帝朝天心中一喜,微微睁大眼眸。

    待他蓦地转身的那瞬,却见一身崭新白色衣袍的少年,紧拥着身着粉色衣裙的苏迷,眉眼含笑地朝他走过来。

    帝朝天一时搞不清状况,抑或者说,他更不愿意相信,自己亲眼看到的。

    只是眼神木讷空洞地问道:“你们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大叔,其实阿卿不是我的哥哥,他是我的未婚夫。”苏迷忽而勾着唇,笑意盈盈的说道。

    虽是道歉,但言语中,却丝毫没有道歉的意味,有的只是满满的甜蜜喜悦。

    帝朝天在那一瞬间,以为自己失去了听觉,或是产生了幻觉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又听见苏迷继而说道:“其实是因为前些日子,我从山坡上摔下来,失去了记忆,阿卿见我认不得他,才故意假装成我的哥哥,一直等待着我恢复记忆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谎话,说的不要太溜,眼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但帝朝天仍心有不甘的询问:“那你可还记得,前几日,说过喜欢我的话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