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8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9
    这招叫以退为进。

    按照此时帝朝天对她这么高好感度,定然不会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果然,下刻便见帝朝天出声道:“可你还受着伤,近日不宜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,我哥哥可以背着我。”苏迷哼声道。

    眼见原本娇俏可爱的少女,面对自己一直板着脸,帝朝天只觉得心中刺痛,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“妹妹,乖,听大叔的,你此时的伤势,确实不适合走动。”司卿突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这一回,帝朝天倒是与司卿站在统一战线,很是赞同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最终,苏迷与司卿还是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受了伤,原本准备晚膳的活儿,便落到帝朝天与司卿身上。

    苏迷对帝朝天的厨艺并不了解,毕竟当初自从原女主出现,帝朝天从没下过厨。

    至于司卿。

    苏迷还真的不太相信,他会做饭。

    然而没过多久,当帝朝天与司卿每人端来两盘菜时,苏迷定睛一看,发现两个男人的厨艺,卖相竟然都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妹妹,来,尝尝哥哥的手艺。”司卿放下菜食,立马拿起一双筷子,夹菜喂给苏迷。

    她受伤的是右手,眼见自己也不能动,便张开嘴吃下他夹的青菜。

    细细嚼了嚼,发现味道还不赖,苏迷毫无保留地赞赏道:“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的话,要全部吃掉哦。”司卿温柔的眉眼,满是宠溺看着她。

    外人看来,定会认为这兄妹二人关系很好,可苏迷却一度觉得,头皮有点发麻。

    毕竟这孩子哪里都好,就是笑的有点瘆人!

    帝朝天眼见司卿与苏迷这般亲近,心里很是不舒服,觉得这对兄妹,似乎好得有些过头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瞬,一个不好的想法,突然在脑海中浮现。

    而这时,苏迷一边吃着饭,一边随意问道:“晚上哥哥睡哪儿?”

    “阿卿与妹妹是兄妹,自然是睡在一间屋子里。”司卿勾唇笑道,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苏迷还未开口,帝朝天便冷声否决。

    正要说些什么,对面屋子里,便传来女人细微的轻吟声。

    帝朝天梭然一怔,随即脸上闪过浓浓的担忧,二话不说,匆忙转身疾步回了屋。

    苏迷冷冷勾起唇,眼前突然出现一只手:“手好疼。”

    她垂眼一看,但见那鲜血淋漓的掌心中,赫然有好几枚瓷器碎片,镶在皮肉里面。

    苏迷眼底闪过一抹心疼,让他拿来枕头下的针线包,将针用火烤了烤,又擦干净,仔细又小心的帮他挑出那些碎片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动作,原本已经不流血的掌心,再度流出鲜血来。

    但见司卿水洗无垢的眼底,猛地一灼,一道浓烈诡谲的幽光,倏然闪过。

    就在苏迷察觉他气息有些不对,抬头去看他的时候,司卿忽而闭上了眼睛,似在克制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苏迷忍不住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言语中关切的意味,令司卿心下一震,随即睁开的双眼,看向苏迷的时候,多了几分不明灼热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妹妹会离开阿卿,丢下阿卿一个人么?”

    苏迷眉头轻蹙,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跟他又不是真的亲兄妹,尚不知他为何要假装她的哥哥,甚至连他的身份都不知,又怎么可能跟他一直在一起?

    然而苏迷几番动了动唇,却在司卿温柔到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中,没能成功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时,司卿缓缓低下精致的面孔,对上苏迷的双眼,似要看进她的心里:“妹妹为何不说话,是想要离开阿卿,丢弃阿卿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苏迷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若是妹妹反悔了,阿卿会惩罚你的哟。”司卿温柔笑着,似在说着玩笑话。

    但苏迷却清楚的知道,他并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见天色已晚,帝朝天自从进了他的屋子,便没有再出来。

    苏迷吃完饭,被司卿抱回屋。

    眼见两人眼对眼看了一会,实在找不到什么话题,于是苏迷直接张口道:“今晚你睡厅堂。”

    司卿灿烂一笑,在苏迷身边坐下:“可阿卿想要睡妹妹……的屋里。”

    苏迷倏地皱眉,自动忽略他暧-昧的话语,仔细听着对面屋里的动静,随即低声说道:“你还没有回答,为何要假扮我哥哥呢?”

    “妹妹救下了阿卿,阿卿就是妹妹的。”司卿固执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觉得自己跟他说不通,心想这少年估计脑子不太好,便结束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本想强忍着不去睡,但刚到深夜,苏迷便困的睁不开眼,躺在床-上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不是太累,还是怎么的,一向不怎么做梦的苏迷,突然做起梦来。

    而且做得,竟然还是……春-梦!

    梦境中,苏迷在一团浓浓白雾中走着,突然镜头一转,她手里拿着小皮鞭,狠狠朝男人身上打去。

    “唔~~。”一道似梦似幻,却又很真实的声响传来。

    苏迷顿时被这道声音,叫的兽-血沸腾,当即又是一记鞭子,重重的落下。

    打了好几下,她半挑眉头,将手中的小皮鞭一丢,摸出一支烟杆子,叼在嘴里,又滑下火柴点燃,与此同时,左手出现一根极-粗的红色蜡烛。

    苏迷将蜡烛点燃之后,邪肆勾着眉眼,将蜡烛缓缓倾斜。

    随着烛泪一滴一滴落在男人身上,再度传来男人难耐的轻吟声:“唔~~。”

    过了良久,苏迷将所有的工具都用了一遍,正要切入主题的时候,那男人转过头,原本模糊的面容,突然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“妹妹~~。”

    司卿!

    怎么会是他?!

    “啊!”苏迷心中一吓,猛地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而司卿正捂住胸口,面色有些苍白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也做噩梦了?”苏迷下意识的问道。

    却见原本低垂着眉眼的司卿,缓缓抬眸:“妹妹做的是噩梦么?”

    苏迷拍着胸-口,心有余悸地道:“嗯,是噩梦,非常可怕的噩梦。”

    差点就要对不起她男人,能不可怕么?!

    还好,还好,及时守住,贞节尚在。

    司卿的面色很不好,再度不甘问道:“妹妹做的应该是春-梦罢,因为不好意思,所以才对阿卿说谎,对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