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2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3
    偿命?

    以往哪一个女子对他,那都是带着仰慕的眼光,从来没有女子,敢对他这般口气说话。

    帝朝天不由多打量了她几眼。

    但见少女小巧粉嫩的脸蛋,透出莹白柔和的光泽,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,像似会说话一样,小巧可爱的琼鼻,红诱的樱桃小嘴,嫩生生的样子,几乎都能掐得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怎么不说话,总是看着小女作甚?”苏迷疑惑看向他。

    帝朝天眸光微闪:“为何要朝这个方向走?”

    “路又不是公子的,小女朝这个方向走,不行么?”苏迷一脸奇怪的反问。

    帝朝天皱眉,不再说话,径自越过她,快步朝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到底是何意?把话说清楚再走。”苏迷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奈何帝朝天本就故意走的快些,她的脚腕又受了伤,根本追不上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直到帝朝天突然停下了脚步,苏迷疑惑,抬眸就看见守在门前,一身白衣的慕雪。

    慕雪原本低垂的脑袋,听到动静后,心中一喜,快速抬起头来:“帝公子,你回来——呀,帝公子,你的头怎么破了,疼不疼啊,雪儿给你吹吹,吹吹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帝朝天倏然皱眉,连忙躲开她凑上来的嘴,径自越过她,走进自己的院子。

    慕雪见他这般无情,脸上笑意盈盈的表情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下瞬,她突然意识到,苏迷在看自己,立马就变了一张面孔:“你是哪个村子的,怎么会跟着帝公子?”

    苏迷看着一身白衣的慕雪,心想:若是女子本身有那种圣洁如雪,清雅似莲的气质,穿上了白衣,便犹如谪仙般超脱凡尘。

    而慕雪,过分浓重的粉黛,整张脸显得尤为苍白,加上身形过于瘦弱,活脱脱像似一尊……纸人!

    苏迷打量慕雪的同时,慕雪也在打量苏迷。

    但见那少女长得一副娇俏可爱模样,她一看就觉得很讨厌!

    苏迷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只是反问道:“知道他刚才为什么不理你么?”

    慕雪一愣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左右帝朝天不在这里,苏迷故意挑衅地低声道:“说你傻,帝公子都已经在你面前了,你还多此一举的询问,他嫌你烦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会搭理你呢。”

    慕雪怒了:“你,你竟敢这样对我说话,我可告诉你,我是村长的女儿,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滚出梧桐村?!”

    苏迷无所畏惧,耸耸肩:“抱歉,我不是你们村子的。”

    女主与女配向来看不对眼,慕雪一见苏迷这样子,想要撕了她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而她确实也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慕雪扭着小-腰跑上前,死死揪住苏迷的头发,刚要把她的脸抓花,苏迷杀猪般大叫起来:“啊——这位姑娘,你要作甚?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慕雪心中一吓,连忙松开手。

    苏迷听见屋里有动静,直接两眼一翻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慕雪一看就知道她是假装的,抬脚要将苏迷踹醒。

    谁料,刚抬起脚,一道冷厉男音传来: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帝公子,她是假装的,这女人根本就没有昏迷。”慕雪竭力解释。

    帝朝天看着地上昏过去的少女,再看一脸恼怒的慕雪,显然更加相信自己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已然处理好伤口的他,蓦地走上前,想要将苏迷抱进屋里。

    这时,慕雪抢先他一步,将苏迷迅速扯起架住:“雪儿来扶她进去,帝公子你还受着伤,再说这男女有别,也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帝朝天觉得她说得也对,便遂了她的意。

    慕雪背着苏迷进了屋里,很是粗鲁地将她丢在侧室隔间的木床-上。

    苏迷咬着牙忍耐,心想以后总有法子整治她。

    帝朝天端来一盆水,想要给苏迷处理伤口,慕雪一把夺过来:“男女有别,还是雪儿来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眼见慕雪脱掉苏迷的鞋袜,露-出粉嫩可爱的小脚丫时,帝朝天眼底一热,忙别开眼去。

    见此,慕雪趁机扣住苏迷的脚腕,直接按在水里。

    本想将这装昏的女人,活活烫下一层皮来,奈何那水根本不热。

    慕雪眼睛转了转,又使了坏心思,猛地朝那高高肿起的脚腕,狠狠一掐——

    “啊!”苏迷痛的倒吸一口气,抬脚就踢翻了脚盆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的下瞬,一整盆洗脚水,全部打翻在慕雪身上,那脚盆还正正好罩在她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帝朝天闻声而望,见苏迷眼泪汪汪抱着自己的脚,而那红肿的脚腕,已然有一道明显的掐痕。

    再看慕雪手指上沾染的血迹,帝朝天原本冰冷的脸色,更是冷了几度:“慕姑娘,男女有别,你还是不要在帝某这里久留为好,请回罢。”

    “帝公子,她是故意装昏的,我只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死人被你这么一掐,都能掐活了,更何况她只是昏迷,总之你不必多言,速速回去罢。”帝朝天一脸不悦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咬着唇儿:“帝公子,您别骂这位姑娘了,或许她真的只是想要叫醒我,才下狠心掐我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慕雪这种黑莲花,显然比她还要莲花,那就对了。

    苏迷刚说完,便对上帝朝天越发冷幽的眼。

    这女子是不是傻,慕雪这样对她,她还替她说话,方才那股子机灵劲去哪儿?

    不对,难道她是故意假装的?

    这时,苏迷冲他眨眨眼,眼底满是狡黠精光。

    慕雪见两人眉来眼去,气的跺跺脚,捂着脸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帝朝天见苏迷笑嘻嘻的模样,不由皱眉:“你在装晕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公子不是大夫么,没看出来?”苏迷眉头微挑。

    “既然无碍,那么请你离开。”帝朝天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苏迷立马换了一张面孔:“恳请公子收留小女,不然小女这孤苦无依的,也不知道去哪里?”

    帝朝天自然不是烂好心之人。

    但见少女娇俏的脸上,软萌又可爱,还有点诱-人,实在太令人难以拒绝。

    最后,帝朝天也不知是怎么的,竟然鬼使神差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苏迷欣喜不已,连忙感谢:“谢过帝公子神慈佛心,小女日后必定会‘好好’报答您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