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0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1
    正值盛夏,山林田野间,各色野花开的正艳。

    阵阵温煦清风拂过,到处弥漫着花草芳香而清甜的气息。

    苏迷手里拿着一根树枝,满脸凝重看着目露凶光的……野猪。

    这种野猪跟巨林猪很相似,长着极-粗的獠牙,全身黑棕色粗糙的鬃毛,宽大的鼻孔时不时扇动着,嘴角流着黏-腻的口水。

    一人一猪对视了一会,那头野猪突然凶神恶煞的,冲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迷吓了一跳,连忙丢下树枝,一瘸一拐的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可眼见前方,全是带着棘刺的灌木丛,她身形猛地一转,快速窜上了树。

    俗话说,一猪二熊三老虎。

    野猪对人类的伤害性极大,并不是它比熊或老虎厉害,而是因为它就是没脑子的愣头青,一旦遇到人,就拼命的追,死不回头。

    即使苏迷爬上了树,那愣头青,还是用脑袋使劲去撞树,非要把她撞下来不可!

    此时不能使用任何术法的苏迷,别无他法,只能双手紧紧抱着树干,开始接收原文的剧情与寄体记忆,顺便看看有什么法子,将野猪赶跑。

    眼下这个位面,算是一本另类禁-忌种田文。

    女主苏迷是东晋国罪臣之女,在流放的途中,差点遭官差强-占,并想将她变卖青-楼。

    挣扎之中,女主用石头砸伤了官差,却在逃跑的过程中,失足跌落山坡。

    结果醒来以后,遇到野猪的袭击,正好被上山采药的男主帝朝天所救。

    帝朝天在原文作者,性-情冷清桀骜,是非常有魅力的男子,女主对他一见钟情,死缠烂打跟着他,展开了热烈的追求。

    却奈何帝朝天性子极冷,又不问世故,丝毫不把女主对他好,放在眼里,更别提记在心里了。

    而男主所在的东晋国梧桐村上,所有的少女少妇,都把他当做梦中情人。

    其中最为高调的,就是村长的女儿慕雪。

    当她知道女主住进帝朝天的家里,立马找了村子几个男人,想要狠狠教训她一番,结果被附近的帝朝天发现,及时救下。

    女主因为这件事,对帝朝天的感情更深,掏心掏肺对他好,只为了博君一笑。

    可即使慕雪多番使计陷害女主,即使帝朝天每一次都会及时出现,即使女主身中极强的媚-药,帝朝天只是将女主直接丢进冰冷的水里,却从来不会碰她。

    他这种的行为,深受女主的敬佩与仰慕,觉得他是真正坐怀不乱的好男人,更是加倍对他好。

    每天给他洗衣做饭,他上山采药,她下地种田,有时还会上山打猎,给他弄些荤食。

    总之,女人做的活儿,她做,男人做的活儿,她也努力去做,只为哪一天打动他,让他爱上自己。

    直到那年寒冬腊月,身体一向很好的帝朝天,突然就病倒了,连续好几天发高烧。

    从他口中得知要采集一味药材,才能治好他的旧疾。

    女主冒着风雪跑上山,结果药材采回来了,但女主却在山上碰到了雪狼,被咬断了半截手臂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忍耐着,回来给帝朝天煎好了药,给他喂下,才支撑不住的倒下去。

    所幸帝朝天醒来的快,及时救回她的命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帝朝天眼见如何无视她,她依然爱他如一,便渐渐开始回应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即使他仍然很冷淡,但女主还是将他的变化,一一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狗血剧情的酒醉后,两人发生了关系,醒来之后,便顺理成章结为夫妻。

    但没过多久,帝朝天突然带回一个受伤的女人。

    眼看他对那女人百般照顾,女主那时才知道,原来他不是一直冷着脸,不是不会露出爱慕的目光,只是那所有的表情,都不拥有她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女人,才是他所爱之人!

    连续几晚,帝朝天每次从昏迷的女人房里出来,都会酒醉与女主发生关系,但口中却一直唤着“冉冉”。

    女主心里很难受,但她还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,日子照旧过。

    后来,那女人醒了过来,帝朝天让她上山采些药材,只是每次回来的时候,她总觉得两人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直到几天后,她再次上山采药,却被心有不甘的慕雪抓了去,又一次向她下了药,并让几个男人轮了她。

    女主拼命挣扎,正好遇到了村里的人,趁机逃离。

    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回到家却看到自己的相公,正将那女子按在桌子上……肆意挞伐!

    从他们的对话中,女主才知道,原本每次她去采药,两人都背着她,做出这等苟-且之事,而且那女子,竟然还是帝朝天的亲妹妹!

    女主万万接受不了这一幕,慌张的逃离。

    结果跑到附近河边,不小心崴到脚,失足掉进河里,又因失去半截手臂,如何挣扎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最后,活活淹死在水里!

    女主死不瞑目,临死前都没有闭上眼,而她唯一的愿望,就是让帝朝天爱不得,恨不能,永远生活在痛苦之中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收完原文剧情与记忆的那瞬,苏迷竭力压制寄体原身那一股蓬勃的怨气。

    伸手折下一长截树枝,使劲冲野猪一顿猛打,随即大声喊道: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那野猪不但没有跑,反而更加疯狂的撞树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丢了树枝,双手紧紧抱着树干。

    这树原本就不粗壮,随着野猪的冲-撞,摇晃的越发猛烈,苏迷立马就被撞下树。

    而当她眼尖看到,一道蓝衣身影朝这走来,脑中又想起男女主初见时,不小心接吻的一幕,倏然皱起眉头,侧身猛地一转,将屁-股对朝向他。

    下瞬,帝朝天一个不防,就被苏迷一屁-股砸倒在地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身上的女子闭着眼,摸起一根树枝,在他身上一阵乱抽,口中还不停的咒骂:“该死的臭野猪,我打死你,抽死你,看你还敢不敢追我了!”

    “唔!”帝朝天痛的直抽气,抬手就夺过她手中的树枝。

    却不想,那女子不但没有停手,反而从旁边搬起一块大石,狠狠朝着他的面门砸去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