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9章 情迷暗夜吸血鬼(番外)
    百年之前,仅仅为了梦中的预知,修抓了很多人类的少女,成为一名血族坠落者。

    血族本身是被诅咒的邪恶生物,他渐渐觉得掌握一切的感觉,比想象中好得多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修接管了魔宴同盟,成为新一届的领导者。

    对于血族来说,最怕的就是无趣与孤寂。

    修突然想起,钟楼屋里那些人类,就让吉娜将她们带来。

    那些人类见到他,每个人脸上,都是恐惧不安的模样,让他觉得很乏味。

    他下令让吉娜好好养着她们,让她们在古堡里工作,然后快要老死的时候,再送到钟楼屋里……处理。

    时光荏再。

    有一晚醒来,修突然觉得哪里有什么不一样。

    一股无形的力量,在冥冥之中召唤他,加上威廉的事,即使他有所抗拒,还是动身去了森格小镇。

    得知力量来源于普通人类少女身上,他差点想要毁灭她。

    直到真正见面,少女那鲜活的脸上,丝毫没有恐惧,反而像只猫咪般,对他亮出了爪子,甚至在他的干扰下,吻上他的唇时,原本死寂的心脏,竟然出现隐隐的悸动!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感官,他刚要去捕捉,结果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修对于这种不可控的存在,很是排斥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在第二天,威廉住进她家的晚上,开口警告了她,让她远离身为血族的威廉,最后还痴迷于她的味道,控制不住咬伤了她的唇,甚至霸道住进她的家。

    这所有的一切,都出乎修的意料。

    他一边在排斥的同时,一点点的陷入,因她的喜悲,而喜悲。

    对她的占有慾,也越来越强烈,不允许任何人或血族的觊觎,或……臆-想。

    而威廉就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他竟然想着他的女人自-撸,于是他出手教训了他,又顺便通知ann,等威廉出来的时候,将他抓获。

    但他的小猫咪,似乎因此误会了,甚至对他的自作主张,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这让修很是苦恼,他没有任何哄人的经验,只能按着一贯强硬的法子来,将她带回了古堡。

    后来得知ann以及魔宴同盟长老们,合计他的婚事。

    他私下找到兰德尔,答应给他想要的,以此配合自己的计划,又让他专门学习了东方菜,给苏迷做吃食。

    一旦付出的多,就会想要得到更多。

    他越来越在意,她对威廉的关心,感觉她似乎并不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一边担心ann对她不利,一边迫切想知道,如果她知道他的事,会不会对他在意一些?

    于是修想出试探的法子,同时想让ann以为自己冷落了她。

    可他没想到,看到她毫不在意的模样时,心口第一次出现隐隐痛感。

    直到她出手伤了他,被银器灼伤,但他还是觉得很开心,最起码她是在意他的。

    即使在那之后,她对自己不理不睬,甚至不担心他的伤势,但她终究注定属于他。

    她喜欢威廉,那他就亲手毁了威廉!

    可奈何身体不允许,心脏被银制十字架灼伤的位置,在一点点的腐蚀,他不得不进入沉睡,就找来可以改变容貌的查尔斯,帮他实施那些计划。

    同时,让兰德尔将她带到地下室,让吉娜将所有的真相说出来,又用自己的身体做赌注。

    修机关算计,却没想到,她不但没怪罪,反而用鲜血为他疗伤,还愿意将身子交给他。

    得到她之后,他终於知道,原来世界上还有那么快乐的事,恨不得永远镶嵌在她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后来,威廉不见了,他知道是她放走的。

    但那又如何,只要她喜欢自己,一切都足够了。

    可一直沉溺快乐的他,却忘记一件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直到她为他挡下一剑,倒在他的怀里,修才想起来,这一幕幕,如同百年前梦中的预知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杀光所有秘隐同盟的血族与狼人,将苏迷放进钟楼屋的血色汤泉中,之后去解决了威廉。

    他怕她太过孤单,就在与她相同的位置,刺了自己一剑,陪她一起沉睡长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年之后。

    “各位旅客,这里就是传说中,血族亲王为复活心爱的妻子,杀害九九八十一名少女的钟楼屋,如果有兴趣的旅客,可以跟我一起去看看,胆子大的旅客,也可以拍照留影哦。”

    古堡后院的钟楼屋前,带着遮阳帽的女导游,用着纯正东方语言,为来自东方的旅客介绍景点。

    胆子大的旅客一听,立马跟女导游走了进去,开始拍照留念。

    “导游小-姐,可以帮我拍张照么?”一名女大学生,拍了拍女导游的肩。

    女导游蓦地回头,对她甜甜一笑: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女大学生定定看着女导游的眼睛,神色怔了怔,直到女导游帮她拍完照,那女大学生还是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她从未见过那么特殊的瞳仁,一只深紫色,一只银色,真是好特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挂有禁止入内牌子的古堡二楼。

    黑色修长的身影站在窗前,出神望着后院的钟楼屋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走进来,拿着本子翻着:“太太刚刚接待了一批旅客,今天还剩下三批。”

    “全部取消。”

    女人很是迟疑:“这……吉娜不敢。”

    黑色身影转过身来,银紫双瞳淡淡看了吉娜一眼:“我才是你的主人,把他们全部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清丽愠怒的女声,突然响起,一身休闲装的女导游,凭空出现在屋里。

    吉娜见状,连忙拿着本子,匆匆走出屋。

    男人勾着优雅的淡笑,上前拿掉女导游的帽子,一头海藻般的长发落下,那熟悉的眉眼,俨然就是百年之后醒来的苏迷。

    修紧勒住她的腰身:“跟我在一起不好么,为什么要那些人进来?”

    “我好无聊,就搞搞景点什么的,顺便挣点外快。”苏迷微噘着嘴。

    修低笑:“钱我有的是,要多少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自己挣。”苏迷挑眉,随即问道:“对了,那血池,真的是你杀了八十一名少女,放的血么?”

    修轻慢勾起嘴角,倏然低头封住她的唇,将她强势扑倒……

    有些事情,他永远不会让她知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