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0章 情迷暗夜吸血鬼23
    ann断定兰德尔就是跟他们一伙的,也不跟他废话,直接闭上眼,念出咒语,想要收回赋予他的力量。

    随着她念出奇怪咒语的那瞬,兰德尔身形倏僵,浑身紧绷着,脸上一副痛苦的模样。

    ann见状,心下一喜,心想这回终於可以为自己正名了!

    但下瞬,兰德尔突然笑嘻嘻地对ann说道:“亲爱的宝贝,我的表现还不错罢?”

    “什么还不错?”ann根本不明白,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兰德尔勾着唇,满眼宠溺看着她:“虽然我身上并没有宝贝想要收回的力量,但为了让宝贝开心,我可以假装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ann气的半死,却还是不死心,再度就要去念咒语。

    这时,苏迷搀扶着修起身,冷冷看向兰德尔:“够了,想秀恩爱就回家去秀,你们现在不走,等会就别想我放你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后者神色微滞,顿了顿,抱着满脸拒绝的ann,快速朝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两人就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继续施刑。”苏迷吩咐了一句,打横抱起受伤的修,闪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古堡。

    苏迷直接把修往床上一丢,提起裙摆,便跨-坐上他的腰身,动手去解他身上黑色衬衫的纽扣。

    刚开荤的男人,以为苏迷这么热情,是想要了,当即扣住她的后脑勺,就要吻住她:“迷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倏然偏过头去,随即伸手把他朝后一推,小手揪起黑色衬衫,猛地一扯,随着纽扣崩开的那瞬,就把黑色衬衫给他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入目眼帘精雕细琢的肌理线条,漂亮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。

    然而宽阔肩头上的那一处,却是血糊糊带着灼烧气味的狰狞伤口,令人触目惊心!

    苏迷眼里满是心疼,气他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。

    修坐起身,即使因为这个动作,扯痛了伤口,仍然丝毫不在意地抱住苏迷,温柔亲吻着她的唇:“只是小伤,一点都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疼,我疼。”

    苏迷怒嗔了一句,抬手触上他的伤口:“这要怎么治疗,吸血么?”

    修突然想起了什么,随即哑声说道:“亲一亲,你亲一亲,我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你是不是言情剧看多了。”苏迷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修怔了怔,过分苍白的面色,破天荒染上极淡的浅粉,启唇正要说些什么,隐隐作痛的伤口,突然被微凉的柔软所包-裹:“嗯…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闷哼声,俯身吮-住他伤口的苏迷,微微勾了勾唇,伸出舌-尖,像只温顺的小兽般,细细舔-舐着他的伤口。

    微痒-酥-麻的触感,让修整个身子紧紧绷起,喉头不断的滑-动。

    终是忍不住,探手滑进靡丽艳色的裙摆,指尖肆意流连着:“迷……可以么?”

    苏迷动作微滞,没有想到向来专-横霸道的男人,会征询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她挑了挑眉,轻声拒绝: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却见修神色失落地“哦”了一声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,苏迷双手捧起他的脸,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:“兰德尔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会处理好这一切。”修勾着猩红的唇角,眉眼间皆是令人信服的神采。

    然而苏迷却摇了摇头:“我是你的女人,我想站在你身边,而不是作为小宠物,在你的羽翼下过活,我不想再次因为你什么都不说,而误会伤了你。”

    猩红嘴角的笑意微敛,修当即缄默。

    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良之徒,对待阻碍他的人类或血族,从来也不讲手段是否光明。

    但比起设计威廉与ann,背后那些事情,她还是不知道为好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不愿意回答,挑着眉忽然笑了起来:“好,既然你没兴趣回答,那就陪我玩个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游戏?”已然恢复成深紫近墨的眸光闪了闪,隐隐带着期待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妩-媚勾着唇,先卖一个关子,随即起身下了床,将房门反锁,又从衣柜里,拿出一副手铐和一双丝袜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你要做什么?”修滑了滑喉结。

    苏迷来到床前,将他的双手铐在铁制的床栏,随后把他的双脚,呈大字绑在床尾。

    等做完这一切,她厉声威胁道:“不许挣开,否则你以后就别想碰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绝对不反抗。”

    男人似乎并不排斥她的行为,反而很期待接下来她要做的事,满脸激动又兴奋,深紫近墨的眼睛,晶亮晶亮闪着光。

    苏迷被他灼热的眼神,看的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但想着从他口中知道真相,再顺便调教他一下,她还是硬着头皮,再次提起裙-摆,跨-坐在他腰上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我吻你?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

    “想让我吻哪里?”苏迷伸手触上他的唇,又下移到他的喉结:“这里,还是这里,嗯?”

    全身随着她的动作,紧紧绷着无比兴奋的神经,修舔了舔嘴唇,正要开口,猩红的舌-尖便触上了微凉的柔软。

    一记缠-棉却短暂的深吻,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当柔软的微凉离开,修不舍地想要留住,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绑,不由神色懊恼看向她:“放开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苏迷食指轻轻摇了摇,指尖封住他的唇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却不想,修张口就叼住她的指尖,时而重重吮-着,时而轻轻咬-着,眉眼间那妖-娆之态,看的苏迷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直到等她反应过来,这才懊恼地想要收回食指。

    只是修却故意咬-住她,死活不愿松口。

    “放开。”苏迷皱眉。

    修摇头,随即附送一个挑衅的小眼神,似在说,不放又能怎样?

    苏迷忽而勾起笑,双膝跪起,随即猛地一坐——

    “嗷……!”修嗷呜一声,立马松开了嘴:“轻点,要是坐坏了它,你的性-福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不比你们男人,买根电-动的也能用。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,手指揪上他心口茱-萸,轻扯细捏,趁他闷哼的那瞬,低下头,轻蹭着他猩红的唇:“想不想,让我吻那里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