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6章 情迷暗夜吸血鬼19
    黑暗狭窄而逼仄的棺材里。

    苏迷微乱喘-息着,安静趴伏在修冰冷的胸膛上,任他森然尖锐的獠牙,刺破白-皙手腕的血管,贪婪吸食着体内温热香甜的血液。

    男人喉咙间,传来的大口吞咽声,与她心跳扑通扑通跳动的频率,有节奏的响起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外表专-横霸道的他,会那么敏-感与多疑。

    甚至不确定自己对他的感情,做出那种试探的行为,害她气愤伤了他。

    她更没有想到,他背着她做这么多事,竟然都是为了保护她。

    所以,他是认为自己喜欢威廉,才故意设计那一幕,又在房间里装上摄像头,让她亲眼看到,亲耳听到,好对威廉失望死心?

    他想出这般极端的法子,就不怕她真的是喜欢威廉,从而恨上了他么?

    真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脑中不由浮现花园的那一幕,他匆忙赶过来,却见她故作浑然不在意时,满眼受伤而气恼,又怒不能言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鼻头突然一酸,苏迷一下子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笨蛋,我不喜欢你,喜欢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谁?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不知何时停止吸食血液的修,倏然嘶哑着嗓子,沉声询问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一怔,双眼微睁的那瞬,一颗晶莹的泪珠,缓缓落在修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修只觉得心口猛地一灼,揽住她的腰一提,与她四目相对,清晰可见她眼角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小猫咪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迷,或者唤我迷迷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苏迷微哑的嗓音,染上淡淡的哭腔,抬手精准扣住他的下颌,将唇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修一下子就呆住了!

    他显然没有想到,苏迷在知道他设计了威廉,还能主动吻他。

    微颤着睫毛,苏迷深情绻缱的吻着,却因为身体紧紧贴着他,清晰感受到,男人的某处,丝毫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她皱着眉,松开他的唇,疑惑问道:“你不会真的硬-不起来罢?”

    陷入呆怔的修,梭然回神:“谁说的,那东西只是硬的比较慢,厉害着呢?!”

    说着,翻身就要压上她,亲身证明他的硬-度。

    下一瞬的某处,被一只柔软温热的手握-住。

    这时,女人温软的语调,在耳边响起:“如果有一天,你遇到比我更特别有趣的女人,会对她心动,或爱上么?”

    心动?

    吸血鬼没有呼吸与心跳,只有在见到她的时候,心口传来隐隐微悸。

    但修相信,不会有别的女人,会带来她给予他的真实感受。

    会因为她关心别的男人,感到满腹酸涩,会因为她的高兴,感到心情愉悦,会因为她的冷漠,感到难受的厉害。

    那些奇异的感受,让他想要将她永远留在身边,永生永世只属于他。

    修没有去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直接采用简单粗-暴的方式,掰过她的下巴,攫取她粉润的唇瓣。

    但苏迷不同于别的女人,有些答案,她想听,就一定要听到。

    张口咬-住粗粝舌-尖的同时,手下重重一捏:“说,我要听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。”修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黑暗中,深紫近墨的双眼,清晰看见苏迷眸底那抹固执与坚决,绽染血色的嘴角微勾,沙哑出声:“吸血鬼没有心跳,我不会对任何女人心动。”

    苏迷显然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正要说什么,却又听见他说:“你愿意成为,我唯一的初拥与伴侣么?”

    比起人类口头上的许诺,血族会用最直接的法子,以鲜血喂-养去初拥。

    那是血的誓言,是血的盟约,永生永生,不可毁灭。

    而初拥,意味着宣告归属权,这样一来,任何血族都不能染指。

    苏迷缄默,想起寄体是吸血鬼与人类的产物,犹豫了片刻,最终还是将真相告诉了他:“我母亲是吸血鬼,父亲是人类,血族不会承认我这种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有我,我亲爱的迷。”

    修满是愉悦真挚而宠溺的口吻,深深感染了苏迷。

    她紧紧抱住他的身体:“不要让我太痛。”

    初拥的过程,极其痛苦,加上他对她感情的不确定,苏迷觉得,用另外一种初拥的方式,更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正想让他带她出棺,下瞬,猩红如血的唇,在黑暗中,精准吻住她。

    紧接着,粗粝又柔软的舌,强势撬开她的牙关,在口腔中攻城掠地,与她香-舌-交-缠。

    凶猛而热烈的吻,外加失血过多,没过一会,苏迷的呼吸就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趁着,修让她换气的时候,软声拒绝:“不要……在这里……。”

    只是这原本一句话,若是说了一半,那就变成了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修扬扬眉,满眼微讶愉悦笑意:“迷,你真热情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有意,还是无意的曲解,气恼她握拳捶了他一记,却在传来痛苦闷哼声后,意识到她捶中了他的伤口。

    苏迷满满心疼:“疼么?”

    修轻轻启唇,正要开口,两片温热的柔软,隔着一层布料,吻上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纤细素白的指尖,一颗一颗解下男人衬衫的纽扣,她伸着舌,温柔舔-舐那十字架留下的血-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双手下移他肌理分明的紧实小-腹,生涩却又熟练的抚-慰。

    这回真如他所说,慢慢在她手中长大。

    整个身体为她而紧绷,满是情-慾的双眼微眯,伸手探进靡丽艳色的裙-摆,指尖流连……

    黑暗中的他们,甚至连衣服都没有-脱。

    轻缓的坐-入,苏迷绷直上身,忍痛承受他的巨-大,仰着下巴大口地呼吸。

    但那痛苦实在太强烈,她禁不住身体的本能,退了一截。

    “不许退!”快要被她折磨疯的修,额上青筋突-起,扣住她的臀-儿,将她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!”小脸因痛苦紧皱成一团,苏迷倒抽一口气。

    被胶-紧到极致感官,让他忍不住想要动-起来,却在听到她痛吟的那瞬,硬生生停下,双手捧住她的脸颊,吻去她眼角的泪珠。

    直到见她不再痛苦,这才强行忍耐体内的慾-望,轻慢的挞-伐。

    而就在苏迷异常难耐,张口咬上他脖颈动脉时,修猛地一个激灵,释-放了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