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8章 情迷暗夜吸血鬼11
    男人富有磁-性的贵族腔调,如顶级赤霞珠红酒般,低沉浓醇,异常惑人。

    苏迷心神恍惚了一瞬。

    但随即,却转身揽住修的脖颈,粉唇微启:“你想跟我一起洗?”

    猩红如血的嘴唇,动了动,低低吐出一字:“想。”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眉眼间流露一抹妖-娆神态来:“那好,脱罢。”

    修还是第一次见她这般模样,眸色不由一深,看着她的目光,多了几分灼热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没有丝毫行动,双手缓缓下滑,将他身上的黑色暗纹兜袍,慢慢脱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入目眼帘的依旧是过分苍白的皮肤,以及——完美的身材。

    看上去很瘦,脱衣却有-肉。

    苏迷没想到,修看上去很是削瘦的身材,脱了衣服,竟然是这等诱人的美色。

    极其流畅的肌肉线条,每一块都是精雕细琢,恰到好处的肌理,仿佛蕴藏着蓬勃的力量,漂亮到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吻。

    “还满意你看到么?”修含笑出声,低沉的嗓音,染上毫不掩饰愉悦的意味。

    看来他的小宠物,很满意自己从未在意过的身材。

    苏迷咽了咽口水,很快恢复成刚才那般的妖-娆神态,伸手去扯他的裤-子。

    温热的指尖,沿着苍白肌-肤,探进裤腰边缘的内里,一点点的往下扯……

    直到卡到障碍物,苏迷立马停止了动作,但眼睛却落在毫无动静的某处。

    怎么没反应,难道他……不行?!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刚要将手收回来,修一把按住她的手,不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低哑的声线,染上些许情-慾的味道,她一抬头就对上修灼灼的双眼。

    苏迷微微怔愣,随即红着脸说道:“还是你自己来罢。”

    修低低笑了:“不是你要帮我脱么?”

    苏迷红了红脸,随即一咬牙,猛地往下一扯的瞬间,拿起修那件黑色的兜袍,闪身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苏迷快速将门反锁,背靠在门板上,紧紧攥着兜袍,微喘着呼吸,一副紧张要死的样子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暗骂自己太没用。

    原本想要故意调-戏他,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下来,再把他关在门外,故意整整他。

    为什么到了最后,换成她临阵退缩了?

    当初在末世位面的时候,她都强上过他,如今不就是脱个裤-子么,有什么好怕的?!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修低头看着肉眼可见起了反应的某处,神色微讶扬了杨眉。

    他性-情冷淡,不但不热衷那种事,甚至见到男女或者男男jiao-合时,还觉得有些恶心。

    但眼下,一向冷清的东西,竟然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呵,他的小宠物,真是神奇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,当修反应过来的时候,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袍子,被苏迷拿走了。

    看来她根本就没想跟他一起洗,而是在故意捉弄他罢……

    显然,得知苏迷小计谋的修,不可能会轻易放过她。

    但是当她洗完澡出来,他并没有对她如何,只是让她给他找替换的衣服,而后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见此,苏迷更加确信以及坚信,要么是他不行,要么就是对她没有xing-冲动!

    思及此,她忍不住懊恼,甚至有些不自信,拿起了镜子。

    寄体原身虽是混血,但似乎更像其父苏箴。

    巴掌大的瓜子小脸,五官精致又深邃,鼻梁挺直而小巧,一双宝石般璀璨的明眸,潋滟绵长漾着流光溢彩的波光。

    而身材,因为长期的锻炼,更是纤细有度,曲线毕-露。

    虽不能说是什么绝世美女,但站在人群里,也是极其出众的容貌。

    苏迷将镜子放下,耳边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,立马召唤了系统:“059,有没有治疗男人不行的壮-阳-药?”

    “谁不行了?”系统059满脸认真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皱眉:“你别管,告诉我商城里有没有那种药,我要兑换。”

    系统059快速查询了一下,随即道:“有三种级别的壮-阳-药,一般、中等、特级,宿主你要哪一种?”

    苏迷想了想,觉得修都已经不行了,应该要下点猛药才行,于是道:“特级是多少积分,我现在还剩下多少积分?”

    “宿主在兽人位面的任务,完成的很好,首次获得120分的高评,加上额外的奖励,总共是81分,而特级壮-阳-药,只需要5个积分。”

    苏迷当即大手一挥:“给我兑换两瓶。”

    系统059点击兑换,两瓶鲜红如血的药剂,凭空出现苏迷手中。

    虽然兑换了这药剂,但她没准备现在就给他用。

    嗯,她还没那么饥-渴,大黄-瓜,大茄-子,大棍-子什么的都是浮云,只要他喜欢自己,那些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苏迷这边刚将药剂放在抽屉里,浴室的门,突然打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身后紧贴上一具湿漉漉的身体:“小猫咪,已经很晚了,该上-床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听他的话,她有种要遭殃的感觉?

    “呃,你先睡,我有点渴,去喝点水。”苏迷眨眨眼,伸手扯开紧勒腰间的胳膊,就要打开门走出去。

    修一把扯过她的胳膊,捞起她就按在床-上:“房里有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矿泉水,仰头喝了一口,随即低下头,在苏迷愣怔的那瞬,精准堵住她的唇,以口喂水。

    苏迷不习惯这种喂水的方式,但下颌却被他扣得紧紧的,怎么也挣扎不开。

    最后被修按着,硬是用以口喂水的方式,喝完整瓶矿泉水,又蹂-躏大半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家里住了个吸血鬼,苏迷开始日夜颠倒的生活。

    白天要陪-睡,晚上要被按着亲到大半夜。

    且不提嘴巴越来越丰-满,甚至朝着香肠嘴的趋势发展,就说他们亲也亲了,摸也摸了,修除了偶尔有点反应以外,完全就是个柳下惠。

    但那药也是以备不时之需,苏迷没确定他对自己的感情,不想对他用药。

    三天后,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修有事出去了,苏迷吃完饭,正准备收拾碗筷,这时,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