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章 情迷暗夜吸血鬼9
    见她匆匆逃离,修不由笑出了声:“呵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到他的笑声,直接从疾步变成了小跑,急忙拐进厨房,动手做起菜来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苏迷端着两菜一汤走出来,却意外发现客厅内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她将饭菜端上桌,四处找了个遍,也没找到修的影子,于是坐下来,安静的吃饭。

    大概又过了半个多小时,苏迷慢吞吞快要吃完饭的时候,才看见从外面回来的修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苏迷张口问出了声,但问完以后,意识自己好像不是他什么人,不该问这些。

    “去外面散散步。”

    见她神色懊恼,修扬了扬眉,朝她走过去:“怎么,一会不见,想我了?”

    苏迷正要开口,突然闻见男人的身上,隐隐混着一股奇异的味道,有点像……女人身上的香水,还有酒精味参杂在一起味道。

    他去酒吧了?

    苏迷皱着眉,打量他微微凌乱的黑袍,张口咬住筷子,没有再出声。

    但她心里却有点不舒服,甚至隐着浓浓酸涩之意。

    西方的男人,一向比较开放热情,只要看对眼了,就能随时打一火包。

    而像他这种活了这么久的吸血鬼,一定会有很多火包友或者情-人罢?

    只要想到这里,苏迷心里更是难受的厉害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若爱,必成偏执。

    她就是这种偏执成狂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在没有遇到真正喜欢的,绝对不会把身子交给别人,自然她希望她的男人,只有她一个。

    以至没绑定系统之前,她临死都还是老处-女。

    虽知他在每个位面遇到她后,只会有她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但他的身份,有的比她小,有的比她大,而男人都是下半-身动物,难免会有需要解决慾望的时候。

    如今,他又是纯正的西方男人,还是个活了很久的吸血鬼,苏迷很难相信,他没有过女人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还是免不了俗,抑或者说,自己并没有爱他那么深,所以才会去在意这种事情?

    修见她皱着小脸,一会若有所思,一会自嘲讥笑,原本死寂的心脏,微微刺了刺。

    他来到她旁边,在她腿边缓缓蹲下,抬起深紫近墨的深谙双眸,带着探究的意味,一瞬不瞬凝视着她:“小猫咪,告诉我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迷抿唇笑了笑,轻轻摇头:“没事,我吃饱了,你的晚餐解决了么?”

    修怔了怔,随即点头,算是回答。

    苏迷眼底倏地一暗,嘴角的笑意却是愈深:“那我去洗碗,一会有事要出去一趟,你帮我看家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收拾了碗筷,快步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修是吸血鬼,在视觉与听觉上很锐利,武力值更是惊人,却唯独对感情方面,迟钝得很。

    但此时的他,清晰感觉到,他的小宠物,似乎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就因为他出去一趟,没有提前告诉她?

    自己的小宠物闹了脾气,自然是要哄得,不然看见她不开心,自己也觉得莫名不快。

    修跟着苏迷来到厨房。

    见他朝自己走过来,苏迷拿起毛巾擦了擦手,又从冰箱拿了一瓶水,抢先说道:“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一个人可以。”苏迷摇头,径自越过他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修莫名觉得心里有些烦闷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但是等他刚要动身,想将她扯回来的时候,然而偌大的屋子里,已然没了苏迷的踪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女人在不开心的时候,要么疯狂的购物,要么大吃大喝,或是做些极限运动,以此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苏迷也是如此,不到半小时,足足跑了几千米。

    但即使气喘吁吁,累到双腿发酸,她还是觉得心里憋闷的难受。

    眼下这个位面的他,行踪神秘又让人琢磨不透,关键他现在只是觉得她有趣,而不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欢。

    一边要做任务,一边为修烦恼的苏迷,突然有些心累。

    这时,口袋里传来一阵震动,苏迷摸出手机,直接接通:“奥克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连环杀人案的嫌疑犯找到了,警长让你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嫌疑犯?

    威廉?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此时所在的地方,距离警局并不远,苏迷直接徒步跑过去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当苏迷来到审问室,见到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威廉,一时有些搞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威廉一见苏迷,立马欣喜喊道:“小猫咪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请称呼我为苏警探。”苏迷一板一眼打断他的话,接过警员递过来的口供本。

    她大致看了一下,之后来到威廉面前坐下:“为什么你会出现在那条深巷里?”

    “那女人想让我艹-她,说在那里比较刺激,你也知道,没有几个绅士,会拒绝这种邀请,于是我就跟她去了。”威廉坦然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眼底闪过厌恶,随即再问:“警员赶到的时候,你为何要逃跑?”

    “小猫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苏警探。”苏迷冷冷纠正。

    威廉摊摊手:“好,苏警探,我当时正在艹-那女人,四周突然出现这么多警官,我比较害怕,所以下意识跑了而已,连这也算是有嫌疑?”

    苏迷眉头微挑,不做任何表达。

    威廉见苏迷不说话,继而道:“但你的警员,在没有证据确凿前,就把我打成这样,你说,我要不要反过来告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告我们?”

    苏迷冷笑:“这位先生,你这身伤只是在逃跑中,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,跟我的警员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审问室内的警员们,自然明白苏迷话中的意思,连忙附和道:“是啊,先生,夜晚比较黑,你自己摔了一跤,可不能怪在我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威廉一噎,原本嬉皮笑脸的态度,当下收敛起来,却是勾出讥笑:“真是长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在这里多呆上几天,或许会更长见识,奥克,把这位先生先行拘留,好好照顾,等那名女受害者醒来再审。”苏迷起身吩咐。

    威廉见她要走,伸手就要拉住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旁边警员见了,上前拉住他,随即反剪他的胳膊,将他死死压在桌子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