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9章 情迷暗夜吸血鬼2
    头带兜帽,身着华丽繁复暗纹黑袍的男人,从暗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只是静静站在苏迷身后,缓缓前倾着身子,异常猩红的唇动了动,浓郁优雅的贵族腔调,在耳边低低响起:“东方小猫咪,你是想对我亮爪子么?”

    苏迷紧紧皱着眉,对男人的问题,不做任何回答。

    威廉是三代吸血鬼,具有催眠、瞬间转移等特异功能,却没有禁-锢的本事。

    而身后的男人,浑身透着一股王室贵族专用提炼的,最纯最顶级的香水味,那绝对不是威廉所能拥有的。

    他是谁呢?

    会是他么?

    可为什么,她没有感受到他的存在呢?

    男人见苏迷不说话,轻慢勾起优美靡丽的唇形,从她身后走了出来:“来自东方的小猫咪,似乎并不喜欢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苏迷兀自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但见下一瞬,隐约看见男人血色的红唇,略略微挑,她那短促的笑声,便死死卡在喉咙里。

    紧接着,脑中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,纤细的天鹅颈,被一道无形的大手,狠狠的扣住,整个后背重重怼在冰冷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乖,连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男人轻笑出声,温润却不失优雅的腔调,似情人般耳语的厮-磨。

    这一次,苏迷不是不想说话,而是根本就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灵魂似被那股力量紧紧束缚住,微微刺痛的窒息感,即使男人已经解开她身形的禁-锢,但她仍然没有还击之力。

    男人很满意苏迷青白的脸色,缓缓低下头颅凑近,给人一种即要吻上她鼻尖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小喵咪,乖乖叫一声,我便饶了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不停的在心里暗骂,随即强颜欢笑勾着唇,无辜的问道:“你说要怎么叫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喵……。”

    男人刚说到一半,微微怔愣了一瞬,随即轻慢笑了起来:“亲爱的小猫咪,你还真是不乖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男人梭然伸出手,紧紧扣住苏迷踢出的腿,猛地一抬,呈一条直线,牢牢压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任何疼痛感,只是微皱眉头庆幸着。

    幸亏这身子的功夫好,从小拉筋劈叉是家常便饭,否则被他这般一抬,她的腿一定要废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,但现在我要去抓连环杀人案的凶手,请你全力配合我们警方,ok?”

    即使此时如此的亲近,苏迷也并未感到厌恶。

    但他终究不是那个“他”,她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男人似发现有趣的东西一般,低低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低靡富有磁-性的梵梵之音,像是带着诡谲的魔力,重重击中苏迷的心口。

    当她再次回过神来,竟然发现自己正环住男人的脖子,凶-猛啃-噬他冰冷的红唇。

    “小猫咪,记住,我叫修。”男人哑然失笑,伸出猩红的舌-尖,意犹未尽舔-舐着她唇上的血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右手轻轻一划,黑夜中出现一道扭曲明亮的波纹。

    下一刻,随着波纹转瞬而逝,男人的身影,也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失去束缚的苏迷,微微急促的呼吸着,心中却是一阵懊恼。

    刚才她到底是怎么?

    主动去吻陌生男人的人,真的是自己么?

    苏迷脑中一片混乱,然而口中满是血腥的气息,却又在提醒着她,刚才与男人亲-密的事实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个名叫“修”的男人,似乎出现的太过凑巧。

    刚才她打出的那一枪,早已被她换上了银制的子弹,若不是那男人突然出现,她一定会抓住威廉。

    但他为什么要阻止她呢?

    苏迷实在想不通,但更想不通的是,吻上那男人红唇的那瞬,心底那股细微的悸动,又代表着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为受到秘隐同盟六戒律条的约束,大部分的吸血鬼,都会选择避世。

    而魔宴同盟的吸血鬼,更是行踪神秘,几乎从未出现在人类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所以,人类虽然知道有吸血鬼的存在,却并没有亲眼见到过。

    而今晚,由于线人给的消息与时间准确,他们出现也很及时,那名女受害者并没有死亡。

    但以往的案子里,威廉从未放过任何一名受害者,每一次都将她们的血液,全部吸食,让她们变成一具干尸。

    如今除了苏迷,只有那名女受害者见过威廉。

    若是不出意外的话,他一定会按着他的标记,找到女受害者灭口。

    那一枚银制子弹,最多能让威廉虚弱三个小时,所以在收队的第一时间里,她便赶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警局的同事们,本来提议说要陪她一起去,结果被苏迷直接拒绝:“不用了,你们都是有家庭的人,回家陪老婆孩子比较重要。”

    整个警局,一共只有二十几个人,除了苏迷和别组的探长艾伦是单身,剩下的全是有家庭的人。

    原女主本身功夫好,人也好。

    成为他们头儿之后,只要每次一结束任务,就让他们各回各家,录口供的事情,全部交由她自己来。

    苏迷虽然并不想做这么多事,但奈何也不能随意崩人设,只得拿着本子和笔,走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女受害者并没有受什么伤,只是被威廉咬了一口,被吸了点血。

    她进去的时候,见那女人正躺在病床-上玩手机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警局的苏迷,这位小-姐,你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西欧国家对于东方人,多少都有些轻视。

    那女人见到苏迷的时候,满眼蔑视的意味,很明显摆在脸上。

    但或许碍于她的身份,最后还是报出了名字:“凯莉。”

    苏迷并没有在乎她的态度,只是按照惯例,秉公行事的询问着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但凯莉对于威廉的事,并没有感到恶意与危险,反而觉得很刺激,甚至说他们完全是你情我愿的一场游戏而已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回答,口供是录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但为了不被上头骂,跟月底那些奖金,苏迷显然是要留下保护她。

    劳累了一整天,她睡在柔软的沙发上,很快入睡。

    可没过多久,隐隐震动声传来,苏迷梭然睁开双眼,就看见病床-上,突然多出一个人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