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5章 远古兽世生存记16
    苏迷实在不放心,毕竟夜伽罗看起来,怎么也不像是会做饭的样子。

    结果,她忍着酸痛,扶腰来到厨房,就看见夜伽罗拿着两根木头,学着她之前的样子,在这里钻木取火。

    虽说褪去以往邪魅妖冶风-情的他,皱着眉,紧抿薄唇又满脸认真的样子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但苏迷还是一点不跟面子的笑起来:“没有阳光的话,取火比较费劲。”

    “阳光?为什么?”

    夜伽罗满脸疑惑的抬头,莫名透出些蠢萌之感。

    苏迷笑意更深,解释道:“取火是靠摩-擦导热,加上阳光的热度,木头才更容易点燃。”

    夜伽罗似懂非懂点点头,看了眼木头,又看着自己的手,随后丢了木头就用手去钻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,手指不疼么?”苏迷上前就拉住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虽然她动作不算慢,但夜伽罗原本白嫩的指尖,已经被磨得通红,指甲边缘上还渗出了血红的痕迹。

    苏迷一阵心疼,舀了水给他冲干净,又细细检查有没有木刺在里面。

    夜伽罗却丝毫不在意手上的伤,化身问题宝宝:“手指不是也有热度,为什么燃不着木头?”

    苏迷懒得回答他,帮他挤出血水,又用清水冲洗一遍。

    这时,夜伽罗看着她的唇,突然说道:“小东西,你舔一舔,口水可以治疗伤口。”

    苏迷后知后觉明白过来,梭然抬眼看他:“我才不要,要舔你自己舔!”

    果真是条色蛇,三句话离不开污!

    夜伽罗被直接拒绝,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胀胀的,难受的厉害,看向她的眼神,那叫一个幽怨。

    苏迷突感他画风有些不对,对上那双狭长幽暗的凤眸时,心头不由一瞬软下。

    但下刻还是努力别过眼,站起身来,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他让她舔,她就要舔么?

    现在舔了手,以后还不知道舔什么呢!

    夜伽罗将她抱住,头埋在她的肩窝,闷声道:“没良心的小东西。”

    苏迷汗颜,却只是“哦”了一声,便没有再开口。

    谁料,夜伽罗抬手就将手指探-进她口中:“好疼,本神都为你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把给他扯下来,羞恼说道:“我为你流的血还少么,你也好意思说?”

    见她火气上涨,夜伽罗反倒是突然低低笑了起来:“小东西,只要你愿意,本神舔-遍你的全身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我才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苏迷啐了一声,转身将他推出去:“你去床-上躺着去,我来弄吃食。”

    “火还没有取,本神要帮你。”比起孤单躺在床-上,他情愿在这里陪他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执意如此,也没有再说什么,拿过木头就让他帮忙取了火,放进石灶里烧了一锅热水,再用另一个石灶煮了肉汤。

    夜伽罗虽然有些笨手笨脚,但也没添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苏迷洗好肉,他就用石刀切肉,之后再把肉块放进石锅里,苏迷再加进一些调味果子。

    两两配合的倒是默契,狭小的厨房里,倒是有种淡淡温馨的氛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另一边,斯诺没有把风澜带回狼族,而是带到了豹族。

    斯诺领着风澜走进了豹族部落,眼见遇到的豹族兽人,对他都很是友好。

    看来真如原文中所说,他果然跟罗特是一对好基友。

    斯诺领着风澜,来到一处院子里,找到巫医,让他帮她处理伤势。

    结果巫医帮风澜重新清洗了伤口,刚将弄碎的草药敷上去,正想用长叶子包扎伤口的时候,风澜立马露-出嫌弃的表情,将他的手推开:“我不要包扎,好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不包扎,草药会掉下来。”

    巫医见这白嫩小雌性,长得那么美丽,自动忽视了她不好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不要就不要。”风澜看向斯诺:“我们走罢。”

    斯诺却突然笑了起来:“你们猿族里的兽人,都像你们这样有趣么?”

    这小雌性发脾气的样子,跟上次那个逃跑的小雌性很像。

    要说唯一不同的,就是这小雌性脸上的表情不好看,没有那个小雌性生动可爱。

    风澜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,眼中闪过浓浓不屑与怨毒,冷下脸来:“你说的是跟我长相差不多,在狮虎族部落的那个雌性么?”

    “你认得她?”斯诺听她一说,满眼浓浓的兴味盎然,还是一丝欣喜。

    风澜却暗自冷嗤。

    女主这种生物就是讨厌,凭什么说几句话,露个脸,就能让男人永远记在心里,而女配只是做错一点事,就不被原谅?

    真是不公平!

    可眼下她是朵善良的白莲花,绝不能轻易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紧咬着唇,可怜兮兮道:“我这头上的伤,就是被她打的,她还让那个莱恩的狮虎兽,把我丢到小溪边呜呜…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便小声哭泣起来。

    风澜那副我见犹怜的小模样,一下子就让斯诺心生怜意,将她抱在怀里一番哄慰:“如今我捡了你,你就是我的伴侣了,放心,我会好好对你的,不要哭了,嗯?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你,斯诺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叫斯诺?”斯诺扬了杨眉,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风澜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,连忙道:“狼族最勇猛的第一战士斯诺,谁会没有听说过呢,我们猿族那边很多雌性,都知道你的大名。”

    斯诺被夸得飘飘然,听见她说到“很多雌性”的时候,眸光倏地一亮。

    但他并未表现出来,而是笑拥着她离开了巫医的院子。

    斯诺将风澜安排在罗特家里,见她这么瘦小,立马拿出很多食物给她吃。

    风澜见桌子上这么多血淋淋的动物尸体,差点就要吐了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胃中不适,开口道:“我们猿族不吃这个,我吃些果子就好,有果子么?”

    斯诺挑眉,随即拿出几包果子给她,风澜这才露-出感激的笑容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,这是身为伴侣应该做的事,赶紧吃罢。”

    风澜也确实饿坏了,拿起红得异常鲜艳的果子,往自己身上擦了擦,张口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她却没有注意到,斯诺那满脸笑容中,隐着一抹诡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