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章 远古兽世生存记6
    两根?

    两根!

    即使已经认出是那位的苏迷,还是头一次产生要逃跑的冲动。

    难道在这个位面里,她不可以跟他来一场只用心灵沟通,拒绝肉慾,理性纯洁的柏拉图式的恋爱么?

    答案当然是否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在兽世。

    但苏迷不想第一次见面,就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

    苏迷伸手就勾住夜伽罗的脖子,在那邪魅勾起的薄唇上,狠狠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随后又在夜伽罗发怔的时候,竭力一挣,逃出他蛇尾的束缚之后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结果,没有注意脚下的苏迷,被地上的树藤一绊,猛地摔在地上,膝盖和手肘都磨破了皮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。”苏迷疼的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刚想爬起来,再度起跑,一条冰凉滑腻的物体,贴上她的小腿,并慢慢往上滑去。

    这时,被擦伤的灼烫伤口,猛地一凉。

    苏迷回头一看,只见夜伽罗已然变成了蛇形,正伸出猩红的蛇信子,舔-舐着腿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她不敢妄动,毕竟他没有他们之前的记忆。

    如果此刻轻举妄动的话,他绝对会一口吞掉自己。

    “兽神请恕罪,我无意冒犯,只是被两个兽人追杀,才跑进森林里,请您息怒,千万不要吃我。”

    苏迷双眼含着晶莹泪花,紧咬着嘴唇,充分利用原身那股子小白花气质,想要打动夜伽罗。

    但她却一时忘了,这里是兽世,面对的都是兽人。

    她这幅柔弱的表情,更容易激起兽人体内的慾望,忍不住想要压着她,一番狠狠蹂-躏。

    那冰凉滑腻蛇信子,将膝盖上的血渍全部舔-食光,却没有离开,而是继续沿着膝盖,滑向内侧。

    苏迷一激灵,猛地夹紧双-腿,一拳头打在蛇头上:“色蛇,往哪钻呢!”

    结果,这一拳就把夜伽罗打回了人形,而他的整个头颅,就埋在她的腿上。

    夜伽罗抬起头颅,一双幽黑眼瞳,紧紧盯着她:“你敢打本神。”

    苏迷被他看的头皮发麻,连忙笑了笑:“我没有,刚才见你头上有只小飞虫,我帮你打死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本神会信?”夜伽罗邪邪勾着唇,讥诮笑道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:“那你想怎么样,要不你也轻轻打我一下,咱们就算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夜伽罗嘴边的笑意更深,幽黑眼瞳中迸着一股危险之意。

    他一字一顿道:“本神要……吃、了、你。”

    心里猛地咯噔一下,苏迷连忙摆手:“我不好吃,已经十几年没有洗澡了,身上虽然没有味道,但身体里是臭的苦的,很难吃,你会吐的。”

    为了不让他吃自己,苏迷自黑到这种程度,也真是拼了。

    但下刻,眼前突然放大一张俊脸,嘴唇就被冰凉滑腻的蛇信子撬开,在她口腔中一顿乱搅。

    “你在骗本神,这味道分明又香又甜。”夜伽罗妖冶挑眉,冷冷勾着唇。

    苏迷哪里会想到,他会突然吻自己。

    连忙暗叫一声不好,随即急急道:“我是有伴侣的雌性,你不能对我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伴侣就是本神。”

    前几日,他在石头滩附近觅食,正好听到她跟狮虎族族长的对话,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呢。

    她要是敢说,她的伴侣不是自己,他立马就把她吃掉!

    苏迷注意到他愈发深沉的眸光,这才后知后觉想起,他刚才就说过伴侣的问题,不由一阵懊恼,自觉闭上嘴,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夜伽罗对她的乖巧,勉强满意,再度甩起蛇尾将苏迷卷走,带回了树屋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刻,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苏迷,就被夜伽罗扒-光了衣服,光滑冰凉的蛇身,分开她细长笔直的腿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不想跟本神交-配?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危险勾着邪肆的眉眼,心儿颤了颤:“那个,你那个东西,太大了,而且还两个,我那里太小,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眼下已经这幅局面,她知道自己逃不掉。

    与其三番逃跑,激发他嗜血的兽-性,还不如细细引导他温柔一点。

    夜伽罗挑眉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你那两个东西,可不可以……变小一点?”苏迷说完这句话,就屏住呼吸,等待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夜伽罗一怔,随即邪肆笑着,将蛇尾挤入神秘的某处:“变是变不小了,不过本神可以帮你撑大一点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苏迷立马感觉冰凉之物生涩磨磋着,尝试探了探。

    紧接着,身体里多了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“呃,你,嗯……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身体,很暖,很热,本神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邪魅俊美的容颜,距离她只有半寸距离,随着呼吸,一股悱靡气息,渗入她脸上每一根毛孔里,似染上他的味道。

    苏迷不知是因为他的话,还是因为某物向前探进的动-作,小脸通红一片,呼吸也变得微微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夜,唤本神夜,嗯?”

    夜伽罗看着她渐渐陷入情-慾的潮红脸蛋,伸出猩红的蛇信子,带着侵略的意味,来到胸-前。

    先是试探触了触,又嗅了嗅,随即一口叼住,贪婪品尝着馨香的味道。

    苏迷抱住他的头,不知是想推开,还是难耐的迎合。

    直到某处泛-滥成潮,那两根棍子突然再次出现,来势汹涌地抵住她。

    眼见就要破门而入,苏迷当即大叫: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“等不了。”夜伽罗沙哑出声,突然闯-进。

    异常疼痛的痛苦,让苏迷下意识紧紧缩了缩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小东西,你竟敢咬我。”夜伽罗抬手一巴掌打在她的臀-儿上:“放松。”

    微微疼痛的劲道,再次让苏迷身形绷紧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!”夜伽罗皱着眉,痛苦又难耐的出声,下瞬便猩红着双眼,开始起航。

    苏迷只觉得自己上了一条船,随着波涛汹涌的海浪,荡-漾摇摆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当再一次被凶-猛浪潮高高抛起,苏迷紧紧扣住夜伽罗的双臂,与他一同到达了彼岸。

    然而,她刚以为风雨消停,风平浪静的时候,另一个冰冷的棍子,强势闯-进。

    紧接着,苏迷再次登上那条船,继续在大海中飘摇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