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(番外)
    魔界。

    暗无天日的宫殿中,浑身赤果的凤澜儿,双手双脚被绀离绑上玄铁锁链,关在铁笼里。

    绀离并没有完全亏待她,反而还好吃好喝的供着。

    短短数月,原本纤瘦有致的身段,已然被绀离喂养成,重达近两百斤的肥婆。

    这时,铁门被人从外面打开,绀离拿着一把削铁如泥的寒铁利刃施然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绀离,你敢碰我一根毫毛,老娘一定要你死的很难看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绀离已经听了上千遍,听也听腻了。

    只是讥诮勾着唇,蹲着身子,在不能动弹的凤澜儿身上,狠狠剜下一块新鲜的肉块,放进琉璃碗里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绀离,老娘死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凤澜儿疼得发抖,却仍是目呲欲裂等着绀离:“我要是凤鸢,即使能醒也不会醒来,像你这种什么女人都睡的恶心渣男,不配得到任何人的爱,真不知当初凤鸢那女人,怎么会愿意为你而死,简直就是有眼无珠的大傻-比!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!”

    绀离狠狠打了她一巴掌:“本护法再渣,也不如你这个被男人玩烂的秽-物渣,你不是喜欢被男人-上么,本护法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抬了抬手:“来人,去找十个,不,二十个下等魔物过来,好好伺候本护法的大姨子。”

    “绀离,老娘诅咒你跟凤鸢永远不会在一起,让你孤单寂寞一辈子!”

    绀离冷冷眯着眼,定定看着凤澜儿半晌。

    直到二十个下等魔物的到来,他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去:“不要让她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,护法大人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身后便传来凄厉的惨叫声与咒骂声。

    绀离充耳不闻,转身走进另一个宫殿,将琉璃碗的肉块,用魔火焚烧,再用特殊的法子提炼出尸油,倒入引魂盏内。

    随后,便见原本冰棺中近乎干枯的尸身,皮肉渐渐变得光滑充实起来。

    绀离俯身亲吻着凤鸢的唇:“鸢儿,终有一日,你会醒来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结果这一等,上百年已过,凤鸢还是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而凤澜儿倒是一直活着,但估计,还不如痛快死去来得好。

    绀离一直命人看着她,不让她死,而她因为没有完成任务,也不能非自然死亡,不然就要扣除一万积分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女配系统的商城,又对她永久性关闭,不能使用任何技能,免除那些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只能一直待在魔界,受尽绀离与众魔物的****折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毓舟山。

    微微刺眼的光线,落在苏迷浓密乌黑的鸦羽上,精致秀美的眉首轻蹙。

    下一瞬,大片刺眼的阳光,被一道身影蓦地遮住,绯红润泽的花瓣唇,轻轻落在苏迷粉润的唇上。

    随着温柔绻缱的辗转亲-吻,原本轻蹙的眉首,慢慢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苏迷缓缓睁开眼,勾上男人的脖子:“阿凛~。”

    女子初醒时,沙哑的嗓音,慵然柔娆,惑人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却见东方凛眸中泛起危险的暗深,苏迷腾的一声坐起来:“别来了,昨晚不是要过了么……。”

    东方凛勾唇轻笑,直接捞起苏迷,来到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臀下某处的躁动触感,让苏迷有些不舒服,她双手按在桌子上,微微抬了抬身子想要下来,又被东方凛一把按在怀里:“快吃,昨晚不是一直叫饿?”

    经他这么一说,苏迷想起昨夜,两人亲密的时候,她突然饿晕过去,不由脸色一红:“都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本仙尊不但要喂饱你的身体,还要早起给你准备吃食,喂饱你的肚子,你倒好,此时怪起本仙尊来了。”东方凛无奈笑笑,却扣住她的腰身,朝自己狠狠压了压。

    苏迷似触电一般颤了一下,随即软糯撒着娇:“阿凛,我饿,我们吃饭好不好,嗯?”

    见她眉眼妩美诱-人的模样,东方凛眸中一深,径自褪去碍眼的衣物,埋首开吃,同时不忘嘱咐她:“你吃饭,本仙尊吃你。”

    “阿凛……。”

    结果苏迷拒绝无效,被东方凛押着吃完饭,又滚到床榻,一番尽情缠-绵。

    事后,苏迷浑身瘫软伏在东方凛的胸膛上,指尖勾起他微凉的银丝白发,沙哑出了声:“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东方凛自然知道苏迷问的是谁,于是将她拥的更紧,轻慢说道:“那物是他亲手所断,纵使接上也无用,经此一事,正好也断了他对你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苏迷没有说话,只是温顺在他胸前蹭了蹭。

    当系统059告诉,她可以选择留在这个位面,直到自然死去。

    她没有丝毫犹豫,选择了留下。

    毕竟前几个位面里,都是匆匆几年的光阴,她还未彻底享受与他在一起的时光,便脱离了寄体,总是会留下一些遗憾。

    如今终於如愿以偿,她更是要珍惜每一个与他在一起的日子。

    温言做出那种惨烈的举动,她很震惊,也有丝丝动容,但仅此那样而已。

    她是苏迷,不是原女主。

    她喜欢的,从始至终,只有心里认定的男人。

    而她的心很小,只能装下他,即使别人做再多事,也是徒劳,她只认定他一个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东方凛见她不说话,修长玉雕的手指,轻轻罩上已然成熟的桃儿。

    苏迷以为他又想要,抬手就拍开他的大手:“能不能消停一会,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胃里一阵不适,苏迷立马趴在床边干呕起来:“呕……!”

    东方凛蹙着眉:“你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呕……。”苏迷摆摆手,随即又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东方凛哪里信,见她面色有些难看,俊美的脸上,出现一丝前所未有的慌张,连忙起身下榻,为她探脉。

    苏迷总觉得这说不出的滋味,她以前好像遇到过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她突然抓住东方凛的手,眉眼含笑地道:“阿凛,或许你要做爹爹了。”

    东方凛探脉的手一顿,执手一捞,将她紧紧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她永远不会知道,为了她,他放弃了毕生所求的升仙之路,而此时,能拥有她,拥有与她共同的孩儿,已然就是上苍赐予他最好的礼物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