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28
    苏迷生怕东方凛误会,倒是想用舌灿莲花说服他。

    可惜人家大仙尊,根本不给她一点机会,直接以吻封缄,外加在那般严肃的议事堂里,强势啪啪啪,最后把近乎昏厥的苏迷,带回了碧霄宫——继续啪!

    结果一连三日,苏迷除了吃喝拉撒,都被东方凛按在床榻上,春-宫小册子,每一种姿-势,各都来了一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说先前。

    东方凛将所有人赶出去的同时,便召回捆仙绳,任由赤身露体的凤澜儿,完全暴露在众弟子面前。

    随后又将召回的捆仙绳,借由苏迷身上的火系仙法,将其彻底焚烧。

    毕竟是曾经绑过凤澜儿的秽物,东方凛不屑再度使用。

    而青木长老,将凤澜儿的脚筋手筋全部剔除之后,到底觉得不着寸缕的凤澜儿,有辱仙门风范,于是让女弟子拿了件旧衣袍,给其穿上。

    而后命人将其抬出仙门,丢进冥海里。

    三名男弟子将凤澜儿抬到冥海附近,见她已然在挑手筋脚筋时,疼晕过去,身上一件破衣衫,露-出白嫩的腿来。

    三人心想,左右这女人,已经跟很多男人睡过了,也不差他们几个再睡睡。

    于是色-心一起,三个身强力壮的成年男子,立马剥-掉凤澜儿身上唯一的衣衫,前后各占一个,还有一人抱着凤澜儿的头,放肆将凤澜儿玩了个遍。

    浑浑噩噩中,凤澜儿只觉得全身都疼痛的厉害,谁知一睁眼,就看见一片茂盛的黑-森林。

    她刚惊愕张开眼,想要喊出声,就被腥臭之气呛到了,猛烈咳嗽起来:“咳咳咳!”

    凤澜儿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处境,连忙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刚挣开抱着她头颅的束缚,却被眼前的男人,抬手就是一巴掌,狠狠打在脸上:“贱-人,老子能让你这秽-物伺候着,算是看得起你,还敢给我松口,真是欠打!”

    说着,抬手又是一巴掌,狠狠打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男人这次的劲道,极大,一下子就打得她脸颊高高肿起,活像个猪头。

    没了颜值凤澜儿,让人越看越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男人正想再扇她一巴掌,身形却猛地一僵,随即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快速干瘪成一具恐怖的干尸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两道异口同声的尖叫男音响起,但下一刻却同时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与先前那男人一样,全部化为两具干尸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这原本长相清美出尘的毓舟山仙子,怎么会沦落成这般模样,真是可怜呢。”这时,一道邪佞嘻笑的男音,梭然在凤澜儿头顶上方响起。

    她满脸狼狈的抬眼一看,随即恶毒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绀离,你个贱-男人,竟然眼睁睁看着受辱,竟然不救我,信不信我……唔!”

    凤澜儿话音一落,下瞬便被绀离一脚狠狠踩中脸颊:“凤澜儿,别以为你是鸢儿的姐姐,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你,倒是杀了我啊,杀了我,凤鸢永远也复活不了。”凤澜儿大笑着,无比的猖狂。

    绀离冷冷眯着眼,缓缓将脚移开:“你有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点不着引魂盏么,我知道谁能点着。”

    “谁?

    凤澜儿满目阴鸷,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名字:“苏迷。”

    她回一趟空间不是白回的,自然连威胁带利诱,从狗系统那里骗到了高级剧情线,得知女主无意中,点着了引魂盏的事。

    如今女主害自己这么惨,她一定要联合绀离,一同将女主整死不可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温言一连失去三个爱徒,外加自己心爱的女人,成了自己的师娘,他彻底颓靡了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苏迷那边,自是与东方凛恩爱有加,两人****-日,夜夜-啪,感情好的不要不要的!

    还时时随着东方凛出来溜达溜达,秀秀恩爱,虐虐温言渣狗。

    而眼下,两个任务已经完成。

    绀离的身份,也已经被揭开,苏迷想着,只要看牢温言那间寝房,绀离不再出现,估计她就可以在这个位面呆很久。

    毕竟此时的剧情线,已经发展到原文没有的状态,只要任务尚未完成,系统059没有理由让她脱离寄体。

    但同时,她有时间就在空间里,静心修炼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可以在这个位面,留的久一点的话,她不想因为生老死别,与东方凛分开。

    于是苏迷进入空间,开始闭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光荏苒,外界一月已过,空间里就是两年零六个月。

    苏迷借着体内东方凛的阳-元精魄,成功从筑基,直达金丹之期。

    结果出关的那一日,就被禁欲一月的东方凛,拉着大战了三日三夜。

    但或许因为苏迷体内的蛊毒已除,又加上东方凛的纯阳精魄,结果三日后,苏迷直接跳上了元婴时期。

    于是东方凛又借着双修之名,跟苏迷继续****-夜啪,感情如胶如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来,苏迷不知从哪里弄了一条小奶狗。

    在每日东方凛净修的时候,偶尔出了碧霄宫,牵着它,在温言别院四处溜达溜达,制造一些蜜汁气体与粪便。

    却不想,曾经一度颓靡的温言,竟然会错了意,以为苏迷还对他有意,立马改头换面,每日精心梳洗,在特定的时刻,在门口等待着苏迷。

    心想,哪怕是看她一眼也好,跟她说说话也行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看见了她,跟她说了话,却只有在梦中,才能拥有她的温言,想要的,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日,他等待了好久都不见苏迷,便回到花厅,开着门,继续等她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苏迷竟然来到他身边,褪尽衣衫,坐入他怀里。

    梦寐以求的********入怀,温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将她按在桌子上,扯掉了裤带,jin-入了她。

    “温言!”

    刚想要狠狠要她的那瞬,门外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温言转头一看,竟然是——苏迷!

    那他身-下抱着的……又是谁?

    温言低头一看,却见许久未见的女人,正冲着他妩媚一笑:“继续啊,继续要我啊,师傅…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