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24
    直到苏迷的身影,彻底从视线中消失,温言才缓缓收回目光,瞥了眼紫光残影的暗处,而后转身进了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脚刚离开温言的别院,后脚就在半路看到一剪熟悉的身影,匆匆朝祀誉住所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苏迷眉头微挑。

    按理说,祀誉基本已经废了,凤澜儿作为女配逆袭,应该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废人身上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苏迷念了一句隐身咒,隐去身形,便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进了祀誉的住所,特意等凤澜儿进去了好一会,苏迷才来到窗户外,准备侧耳去听。

    谁料下一瞬,男女间熟悉的靡靡之音,便传入她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澜儿,你终於是我的了!”

    “嗯,哦,狠一点,用,力——啊啊啊!”

    凤澜儿话音一落,房间里立马传来嘎吱嘎吱床榻晃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按照这情景,看来凤澜儿的任务,不仅仅只是攻略男主一人,应该是连男配都要收下了。

    苏迷当下祭出空间,从里面拿出一面八卦古镜,抬手在上面画出奇异的法印。

    那古镜瞬间化作一道白光,梭然穿过窗户进了屋。

    苏迷冷冷勾起唇角,正想转身离开的时候,突然听见屋内男子闷哼声戛然而止,以及凤澜儿满言嫌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艹!绀离什么破丹药,不是说能坚持一晚上的罢,怎么才一回就不行了,没用的男人,死了都活该!”

    祀誉死了?

    苏迷面上微讶,又听见悉悉索索的穿衣声,紧接着,凤澜儿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她眉眼潮红,四处张望了一圈,随后匆匆离开了祀誉的住所。

    苏迷并未多做停留,收回古镜,便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了碧霄宫的时候,已经临近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苏迷特意做了一顿丰盛的晚膳,准备跟东方凛一起吃。

    却不想,找了大半圈都没见东方凛的人影。

    他不在,她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苏迷不想浪费食物,只好叫来了孟泰,让他吃完,随后便回到客房洗了澡,早早入睡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苏迷正昏昏欲睡,即将入眠的时候,一只手突然从身后搭上她的腰身,慢慢上移,覆上桃儿的那瞬,冰凉的薄唇,落在诱-人的锁骨上。

    “谁?!”苏迷猛地睁开眼,条件反射地抬手就要袭向来人。

    来人只是念了句咒语,便定住她的攻势,而原本搁在桃儿上的手,似有些不悦的收了收:“你连本仙尊也认不出?”

    苏迷听到是他的声音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刚想收回手,却发现自己动不了:“你定住我作甚?快给我解开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很好。”东方凛声色寡淡的说。

    而后俯身,薄唇渐渐下移,叼住了桃儿,细密的气息,倾泻喷洒:“好像有大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都是你揉的。”苏迷咬着唇儿答。

    东方凛几不可闻的轻笑一声,薄唇更加肆意,落在她身体的每一处。

    今晚的东方凛异常的温柔,但似乎在刻意的磋磨着。

    苏迷难以自持,额头都慢慢渗出了细汗,呼吸也逐渐开始絮乱而急促。

    当男人吻住她的唇时,苏迷让他解开了定身术,有些急不可耐地主动回吻着,显然已经为他动情。

    而东方凛却一改往常,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,即使抵着她的某处,硬的有些吓人,但他还是没有丝毫进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苏迷虽不是古时的大家闺秀,也不是特别开放的饥-渴少-妇。

    但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,自然会主动一些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小手下移到火热之时,却被东方凛一把扣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苏迷不解他的意思,皱着眉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东方凛缄默不语,只是在漆黑的夜里,目不转睛的望着她的眼。

    那眼神带着穿透人心的魔力,又带着不可忽视的气场。

    苏迷觉得他有些反常,忍不住又问了一遍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东方凛还是没有回答,只是苏迷却清晰感觉到,他不悦的气息,也逐渐蔓延,整个空间都变得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这时,见他松开苏迷的手,径自改为拥着她,安静睡在另一侧:“夜深了,睡罢。”

    苏迷突然觉得有点憋屈。

    他想要,就无时无刻的要,不想要,就放着不上不下的她在一边?

    凭什么?!

    苏迷咬着唇,故作无事的拿开他的手,起身披上外袍,走到了门口,却听他淡然问道: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撒尿。”

    苏迷毫不忌讳的利索回答。

    “房间里有恭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苏迷快速答了一句,就在快要碰上门闩的那一刻,身子已经被一只大手扯回去,重重抵在门板上,随即满是男人专属的气息,充斥了整个的感官。

    紧接着,抬起她的一条腿,便拥占了她。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猛烈攻势,令苏迷瞬间拧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不想再继续,苏迷下意识想要将他赶出去,但他却拼命往里挤。

    男女到底不同,东方凛又是大乘时期的修为,即使不用任何仙术,周身总是无形自带一种不可抵抗的气场。

    苏迷很快放弃了挣扎,紧紧扣住他的肩膀,小声的轻吟低泣。

    湿热的泪珠,落在肩头,东方凛身形一震,双臂紧紧拥住她,带着陌生隐忍的情绪问道:“你就那么喜欢他?”

    黑夜中,苏迷看不清男人的脸,却清晰从言语中,听出一丝烦躁与无奈。

    她心下一紧,沙哑着嗓子,出声问道:“你去过温言的别院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谈话,你都听到了?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苏迷先是莫名,但很快明白过来,随后抿了抿唇:“所以你在乎,我还爱着他?”

    东方凛静默了一会,没有回答,却动了起来,用行动去证明,他到底在不在乎?

    苏迷显然不满他的沉默,一直咬着唇,不发出一丝声音。

    直到良久,东方凛全力挞伐着,发出近乎野兽般的低吼,死死扣住她,似要将她挤进自己身体一般,强势霸道的沙哑出声:“你是我的,人属于我,心亦同样只属我一人所有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