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22
    “本仙尊从不骗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东方凛朝苏迷伸出手:“乖,过来,我们这就回去继续驱毒治疗。”

    苏迷才不信他的鬼话,朝后退了一步:“我才不信你的鬼话!”

    东方凛缓缓将手收回,慢条斯理看了苏迷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也没有用,我才十几岁的小姑娘,哪里承受得住你那么大的需求,总之,这回你休想得逞!”苏迷坚持自己的战线,死活不愿意动摇。

    东方凛见她一脸坚决,暗自轻叹了一声,眸底泛着丝丝宠溺的意味,径自去解自己的衣带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想干嘛?”苏迷一见,立马攥紧自己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愿回去,本仙尊在此处为你驱毒便是。”东方凛已然在眨眼功夫便褪去了衣袍,朝苏迷走过去。

    苏迷不管三七二十一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还没跑到门口,就被东方凛一只大手紧紧捞在怀里,修长指尖扣住她的下颌,蓦地埋首印在她的唇上:“乖,本仙尊都是为了你好,再说,你也喜欢的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谁,谁喜欢了,我才不喜欢,你除了粗-鲁的横冲直撞以外,技术差劲死了。”苏迷满脸通红,口是心非道。

    却不想,东方凛抬手一摊,一本平整崭新的小册子,赫然出现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苏迷一时好奇,刚看了一眼,随后便瞪大了眼珠:“你,你……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东方凛直接强势扑倒,以吻封缄,将所有的声音淹没在花瓣唇中。

    当日,后崖边的小木屋里,一直传来嘎吱嘎吱晃动的声音,久久不消。

    而苏迷,正因为那一句嫌弃的话,被东方凛照着小册子上的姿-势,每种都来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滋味,酸爽极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凤澜儿每日亲身为祀誉治疗,但自从那一日有了些动静以外,一直停滞不前,那玩意还是起不来。

    向来都是靠兑换技能,来完成任务的凤澜儿,有些犯难了。

    但这种事也不好去询问外人,于是某日一次情-事后,凤澜儿躺在绀离怀里,开口问道:“有什么东西,能让祀誉暂时恢复男人的功能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满足不了你?”绀离捏了捏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凤澜儿眉眼微挑:“你跟别的女人乱-搞的时候,我都没说什么,现在我想要个男人又怎么了,难道你吃醋?”

    说实话,她作为牛比女配逆袭者,就是要抢女主的男主、男配,虐死女主,走向人生顶峰。

    但眼下女主已经有了**oss护着,她就算再想弄-死她,也无能无力。

    她是个聪明人,弄不死,就不弄,还是先把男配跟男主的精血采集到,才是正经事。

    绀离邪邪勾唇,直接拿了一瓶丹药给她:“这东西倒是可以让他做回男人,但只有一个晚上,事后立即暴毙,你确定你要把它用在喜欢你的祀誉身上?”

    凤澜儿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拿了过来: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穿上衣衫,便离开了绀离的住所。

    含笑却不达眼底的桃花眼,极有深意看着凤澜儿的身影,而后化作一团黑雾,突然间消失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身着一袭黧黑蟒袍的绀离,出现在光线暗淡的宫殿中。

    他缓缓来到一具冰棺面前,满眼深情的俯身,在棺内之人额上落下一吻:“鸢儿,我来带你走,很快你就可以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绀离直起身的那瞬,冰棺之中的人儿,露出精致脱尘的清丽容颜。

    若是细细一看,那熟悉的五官,几乎与凤澜儿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被东方凛名曰驱毒,实则啪啪了好几日,果然如他所说,气色好了很多,连干扁的身材,都变得凹-凸有致。

    尤其是胸前的桃儿,在东方凛的努力下,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于是这一日,苏迷趁着东方凛不在,特意换上与他像似的紫色衣袍,又精心打扮了一番,出了碧霄宫。

    “叩叩!”

    苏迷抬手敲响温言的房门,可是好久都没人应声。

    她站定了片刻,听着房内细微的动静,随即开了口:“有人在么,我是苏迷?”

    苏迷?

    坐在桌前喝着酒的温言,脑中一下子冒出这个名字来。

    但下瞬,他便以为自己是喝醉了,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毕竟,她已经成为了他名正言顺的师娘,再也不会过来看他了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此处,温言只觉得心中剧痛,随即无比怆凉地笑了起来:“呵呵,迷儿,迷儿,我的迷儿……。”

    他的迷儿,再也不可能属于他了……

    温言又开了一坛酒,大口大口灌下,却不小心被酒水呛到,猛烈咳嗽起来:“咳咳咳——!”

    下一刻,房门被人突然推开,一身紫色衣衫的苏迷,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苏迷见到满脸胡渣,神色颓靡的温言,微微怔一怔,但随即便故作担忧地道:“你怎么样了,没事罢,喝酒也能呛到,就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么?!”

    温言见到苏迷的那一瞬,似乎连咳嗽都不咳了。

    只是双眼呆滞看着她,生怕眨眨眼睛,她就会从他眼前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满室酒气以及异常难闻的馊臭味,传入苏迷的鼻腔中,她轻蹙眉头,并未直接使用清洁术,而是转身想去打盆水,为他好好梳洗梳洗。

    谁知,当她刚转身的那一刻,腰身就被一双手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紧接着,身后贴上一具炙热的胸膛:“迷儿,不要走,不要放为师一个人,不要丢下为师,为师好想你,为什么你都不来看为师,迷儿,为师,为师喜欢你的啊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紧紧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下一瞬,脑中传来一道系统语音提示:“叮!男主好感度加5分,总好感度95分,宿主快要成功了呐,加油!”

    苏迷却冷冷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

    当初原女主为了他,从一个张扬桀骜的问题少女,变成只为他一人乖巧,百依百顺的徒儿。

    他难道看不出来,她对他的心意么?

    他自然看得出来!

    但碍于原女主是“男儿身”,才不敢面对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可是,倘若真的爱,他又怎会介意原女主是个“男儿身”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