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19
    “你做什么,放开我!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东方凛对凤澜儿所做说言,都不是出于本心,但苏迷还是觉得心中堵堵的,难受的厉害。

    所以才故意借绀离,想要刺激刺激他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这男人竟然直接将她抱走了。

    东方凛缄默不答,下刻,便携着苏迷,凭空出现在碧霄宫房间里。

    抱着苏迷来到床榻前,东方凛将她执手一抛,倾身,双手扣住她的手腕,按在耳侧:“收回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苏迷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满眼倔强:“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我收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复又冷嗤:“当然,堂堂仙尊可不一样,说要将两人逐出仙门,如今又反悔英雄救美,能耐真是大大的厉害,我这种小弱鸡,哪里比得了您。”

    东方凛想起方才的异样之举,以及对那名叫凤澜儿的复杂之感,心中甚是不解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对上那满是嘲讽意味的讥笑之时,眉眼不由沉了沉:“本仙尊不喜欢你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却见苏迷脸上的笑容,更是灿烂:“仙尊不喜欢,便取消我作为您仙侣之名便是,千万别难为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唤本仙尊什么?”东方凛冷冷眯起眼:“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苏迷不怕死的笑道:“仙尊愿意听,我唤多少遍都行,仙尊,仙尊,仙……唔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红润诱-人的花瓣唇,死死封住不听话的唇儿,带着惩罚一般,毫无章法噬-吻着。

    苏迷惊了一惊,瞪大眼睛看向——一通乱啃的东方凛!

    东方凛只觉得自己像似行走在沙漠的旅人,而苏迷俨然就是那甘霖,他再也禁不住心底深处的渴求,遵从了自己的意识,狠狠吻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但苏迷却是另一番想法。

    毕竟此时距离十分钟,还差一会,东方凛怎么会突然这么热情?

    苏迷懵比了一瞬,随即挣扎起来:“我是苏迷,你可要看清楚了,不是你方才向着的澜儿姑娘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口中一直念念不忘“澜儿姑娘”,东方凛当即便皱下眉头:“本仙尊不瞎,知道你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音戛然而止,苏迷抬眼去看他。

    却见东方凛已然恢复清明的双眼,又渐渐变得空洞起来,随后放开她的手,下了榻。

    苏迷心下一惊,连忙一个鲤鱼打挺,从床榻上蹦下来。

    正当东方凛打开房门,想要走出去的时候,苏迷一个饿虎扑食,紧紧抱住东方凛的腰身,随后一个千斤坠,利索地侧身一转,用脚踢上房门的同时,将东方凛重重扑倒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!”

    一道接着一道破碎的声音响起,温热的茶水,流了满地。

    眼看东方凛又要挣扎,苏迷直接埋首封住他的嘴,一手按住他的身子,一手去扯他的腰带。

    今个,她非得吃了他不可!

    当苏迷的手,握上他的那一刻,东方凛身形一僵,原本空洞的双眼,渐渐恢复了清明。

    还未等他反应过来,温热的柔软,下移到他精致的喉结,时轻时重的吮-咬着。

    东方凛喉结不由滑了滑,难耐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如此,轻笑了一声,手上侵略-性的动作,越发肆意起来。

    贝齿轻叼衣带,模样可爱的茱萸,淹没着两片粉润的唇儿里。

    东方凛闷哼一声,猛地一翻身,将她按在桌面上,用着方才她对他使出的相同法子,绵密冰冷的吻,一点点的沾了上去。

    直到衣衫尽褪,雪嫩臻白似豆腐般的滑脂肌肤,全部映入眼前。

    东方凛墨黑色的眸光,一深再深。

    原本慢条斯理的细柔动作,相比苏迷逗弄的意味,越发显得几分急切与狠辣,哪里还有平日里那般冷情禁欲的形象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如同一条鱼儿,被东方凛翻来覆去,全身上下啃个遍,这才扣住她的腿,持刀磨蹭了片刻,彻底探入,控制不住地肆意挞伐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唔!”

    一道剧痛传开,苏迷紧紧扣住他的胳膊,推搡着他的身子:“东方凛,停下来!”

    东方凛听她吃痛一声,当即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瞬,却瞥见苏迷潮红着小脸,泪花闪烁的模样。

    东方凛原本清冷凉薄的眉眼,突然闪现出一抹狰狞危险之色。

    好想让她在自己身-下,更加难耐的痛哭,不能自己的求饶,哑声娇-软低吟……

    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就在苏迷刚舒展开紧皱的眉头,东方凛没有给她丝毫拒绝的余地,再度强势霸道的热烈征讨。

    偏生那逞凶的物件,尺-寸太过禽-兽,苏迷直接承受不住,痛苦难耐的痛哭出声:“东方凛,轻……慢一点,我疼……不要了,我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近千年的禁欲老chu-男,一旦开了荤,哪里能轻慢得下来?

    但在苏迷连翻痛哭求饶的那瞬,东方凛还是放慢了攻势,细细啄着她的唇儿:“你唤本仙尊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东方……凛。”

    苏迷刚重复了一遍,又迎来一记凶-猛的惩罚。

    下瞬,东方凛再度恢复了温柔之势,低声问道:“本仙尊再给你一个机会,唤什么?”

    苏迷咬着唇,立马改口道:“阿……凛。”

    “乖。”东方凛眉眼微挑,原本清冷眼波间,露出少有的潋滟魅色。

    苏迷怔怔看着风-情尽显的倾世容颜,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她舔了舔唇瓣,刚想抿嘴吞咽口水的时候,却咬中了他的拇指。

    呼吸一促,东方凛眼眸微眯,几乎是难以控制地加强了攻势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里,再度传来女子,难以自己的难耐求饶声,久久不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如一句俗话所言——老房子着了火,一发不可收拾!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开创毓舟仙山的老祖宗,简直是禽-兽的厉害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苏迷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,直接精疲力尽的昏了。

    直到一日一夜过去。

    苏迷再度醒来的时候,看见吃完了肉,还在喝肉汤的东方凛,只能狠狠瞪了他一眼,怒骂:“禽-兽!”

    见她醒来,东方凛再度俯身,吮了小嘴一口:“乖,再来一回,本仙尊之后任你处置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