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4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7
    东方凛此番作为,虽不全是为了她,但苏迷心里,还是忍不住泛上一抹甜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眼神,不由更灼热了几分。

    那丝毫没有掩饰的倾慕模样,实实落入温言的眼中。

    原先失去修为的憾然悔意,此时的心中,涌上难以言喻的刺痛感。

    那本来是属于他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因为没有救他,所以他生气了么?

    “迷儿,为师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澜儿师姐身子要紧,您与师兄快些将她送回景兰苑罢。”苏迷打断温言的话,脸上淡笑而疏离。

    温言听着陌生疏冷的口吻,心中更痛:“迷儿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放心,徒儿筑基时激发了火系灵根,修为远比以前,只是后遗症犯了,又不小心崴伤了脚,不然就算师傅与各位师兄姐弟不救,我最多也落个毁容,不是有生命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听苏迷这么说,心中梭然一窒,目光黯然:“你一定是在怪为师罢?”

    苏迷摇头:“徒儿不怪师傅,徒儿的命,本来就是师傅的,就算师傅让徒儿死,徒儿也绝不会违抗师傅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温言自然不信。

    方才苏迷在火场中,满眼失望看着他的眼神,似乎还停留在脑中,那么清晰,怎么抹,也抹不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方凛看着两人眉来眼去,心中涌上微妙的情绪。

    余光看到血流满面的凤澜儿,皱眉冷声道:“小言,此女既是你的徒儿,那便好生教导,七日后,带她去冰焰池,若是不过关,立刻逐出师门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便迎来苏迷的观望,那眼中,似含了淡淡祈求之意。

    东方凛精致眉梢微蹙,睨视了苏迷一眼,翩然转身,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看错的话,那最后一眼中,似含了些莫名的……恼意?

    苏迷暗笑,跟着温言与绀离,将凤澜儿送回景兰苑。

    却不想,原本在刑司受罚的小珍,不知为何出现,又对着苏迷劈头盖脸一顿骂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个不要脸的臭小子,你若不去仙师的别院,好生生的寝房,怎么会着火?说,你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,抑或你是魔界那些作恶的魔修,故意前去仙师寝房,寻找什么宝贝?你说话啊,你怎么……啊!”

    小珍的话还没说完,迎面一道火红的火焰,直逼她的面门。

    下一瞬,满头乌黑的头发,全部烧个精光,丝毫全无。

    小珍微怔了一瞬,猛地抬手,去摸自己光滑的头皮,随即大声尖叫:“啊啊啊——你个臭叫花子,竟然烧了我的头发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苏迷刚虚指轻晃,收回指尖火焰,却见到她身后的来人,连忙用另外一只手,扣住燃着火苗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“真是对不住,我方才死里逃生,一时吓坏了,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。”

    她满脸歉意又惊慌:“哎呦,我又控制不住了自己的手,快把那副画拿开,还有那几盆兰花……。”

    小珍见苏迷一直对着各个角落发出火球。

    先是燃了一幅画,又将自家小-姐最爱的兰花,烧个精光,不禁怒了,直接冲到她面前,一巴掌就要打下去——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温言闪身来到苏迷面前,一把扣住小珍的手腕,将她直接甩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以下犯上,试图残害同门,天抉,将她交给刑司赵泽,好生教导她作为仆人该有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一道黑影凭空隐现,携着满脸错愕与不甘的小珍,顷刻间消失。

    不怪小珍一时错愕,就连苏迷也是第一次见温言发怒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,那又如何?

    她从来不是那种,男人虐她千百遍,仍待男人如初恋的女人。

    像温言这种男人,相比身心不洁的花心大少而言,也是渣男品种中的一类渣。

    抛开在某些安全隐患性而言,苏迷觉得,除了血缘关系的禁忌恋之外,只要两人彼此相爱,不论是性别、年龄或是种族,都不是相爱的阻碍。

    因为她是“男儿身”,顾忌性别的关系,不敢对她表明心迹,这些她表示都能理解。

    但不能原谅的是,他却要亲眼看着她活活烧死!

    苏迷冷冷眯着眼,脑中却突然听见:“叮!男主好感度加5分,总好感度88分,宿主好腻害,加油哦!”

    她抬眸一看,见温言冲自己走来,苏迷随即垂下眼帘,掩去眸底讥讽的冷光。

    “迷儿,为师有些话,想要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温言似乎下定决心一般,定定看着苏迷,满眼溢出挡不住的爱意。

    苏迷不动声色:“师傅请直接吩咐。”

    温言抿了抿嘴角,启了启唇,涌上喉间的话语,却怎么也说不出来,最后不自然的说道:“迷儿今日受惊了,好生回去歇着罢,这里有为师与你师兄便可。”

    苏迷几不可察的冷哼,还以为他是要向自己表明心迹呢,结果……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爱情中的胆小鬼,注定得不到想要的,而她,会灿烂笑着,看温言后悔莫及的样子!

    “是,师傅,您和师兄也要好好注意身子,别累着了,改日我在过来看望师姐。”苏迷颔首应承,毫无留恋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温言似乎有种错觉。

    好像苏迷从他的世界里,永远离开了,再也不会回头,而他与今日的所作所为,亦彻底失去了,拥有苏迷的权利与资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眼三日已过。

    凤澜儿在温言与绀离的治疗下,终於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小珍,自从刑司回来之后,见到苏迷也是客客气气的,再也没有丝毫不敬。

    传闻刑司之首赵泽,手段极其残忍,他经手出来的人,没有一个不听话的,想来真是验证了传闻。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苏迷被一个问题难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能忍耐和一群男人住在一起,但实在接受不了跟他们一起洗澡,虽然上身挺像男人,但关键下半身没有那玩意,一洗澡准曝光。

    于是苏迷寻寻觅觅,在后山一处隐蔽的地方,找到一处天然泉池,便准备当晚去好好洗一洗。

    然而,当她来到泉池的附近,远远就看到男人宽阔紧实的性-感背肌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