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6
    那一刻,苏迷在想,若是那人真的没有来,她便想办法自救。

    最多落了个毁容,让温言对她心怀愧疚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她清晰感觉烤人的灼烫,铺天盖地而来之际,一股极致冰寒之气,梭然掠过她的面门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重物落下的声音,令苏迷心中一窒,缓缓睁开眼,透过朦胧浓烟与那人相望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世间繁华,皆成背景。

    来人似从优美画卷中走出,紫衣广袖,外笼一层薄纱,三千银丝白发,随意松散宽阔肩头,丝丝垂垂,摇曳人心。

    雪肤露鬓,眉心一抹六叶莲花印记,如画的容貌,胜过世间一切色相,清冷雅致气韵,高高在上,似凌驾苍生的神袛一般睥睨众生。

    此时正雾眸低垂,凤翎睫羽落下一层凉薄阴影,冷然睨着她。

    仿佛,这世间但凡他出现之地,万物皆皆褪色,自愿成衬托他的浅淡暗色,只是眼前的他,才是令人最不舍移开视线的鲜活。

    苏迷近乎哑然的望着他,被浓烟熏到的眼角,微微湿濡。

    是他,她等到他了!

    东方凛冷然看着眼前的“小子”,平静无波的眸中,闪过一抹异样的莫名。

    下一刻,玉雕般修长玉指,轻轻一抬。

    只见苏迷瘦小的身体,缓缓升腾半空,最终落入他凉薄清冷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幽幽转身,满室烈焰飞舞,却被他周身幽凉气息,压制的仓皇无力,所有的炙烤之气,瞬间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东方凛就这般抱着苏迷,从火场中走出,一袭紫袍净纱衣袂,翩然飞舞,却不染纤尘。

    火场外的所有人,皆被眼前的一幕惊到痴怔。

    凤澜儿更是满眼惊艳而贪婪,嘴角边流下可疑的半透明液-体,恨不得分分钟生吞了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般教导门下弟子,见死不救,冷眼观之?”

    东方凛睨着温言,冷淡出声,细听之下,尽是责备之意。

    在场上毓舟山弟子,不禁从惊艳中清醒,暗道这人是什么东西,竟敢责怪他们的仙师,真是不可饶恕!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愤然而起,温言却惊愕出声:“师傅!”

    瞬时,在场众人,包括凤澜儿与绀离在内,不由愣住了。

    仙师的师傅,那岂不是,开创毓舟仙山之人的东方仙尊——东方凛!

    顷刻间,所有人瞻仰着谪仙子姿的东方凛,皆奉献上自己的膝盖,纷纷跪拜:“师尊在上,众弟子,拜见师尊!”

    凤澜儿也同众人一并跪拜,心里却微微诧异。

    按照原文中的剧情,这男人不应该出现啊,而且还在关键时刻,救下了女主,这完全不科学啊!

    不过这男人,还真是个极品!

    尼玛,好像被他看上一眼,她都跟吃了春-药似得,好像扑倒他!

    思及此,她突然察觉,一道无尽森寒的凌厉眸光,骤然落在身上。

    好像是极品男耶!

    凤澜儿心中一喜,准备用最美的微笑,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还未等她抬起头,一股极致阴寒之气,瞬间铺天盖地而来,狠狠穿透她的血肉,刺入各大筋脉、血脉之中。

    只是顷刻间,全身所有的血液,皆凝成寸寸薄冰,“砰”地一声,冰冻的身子,狠狠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那地上有块尖锐的石头,磕破了她的额角,顿时血流满面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一道冷厉寒凉之音响起:“将此女逐出师门。”

    温言不知道东方凛为何突然发怒,又忽然想起他有读心术,可以窥测元婴之下修为之人的所有想法。

    心想定是凤澜儿心中之念,惹得师傅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但怎么说凤澜儿都是他的徒儿,他又岂能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“师傅请恕罪,澜儿或许只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一向喜欢美男,师尊容貌胜过谪仙,她定是无法控制自己,而对师尊产生了邪念,总归是本性所致,还请师尊饶过师姐一回。”

    苏迷破天荒替凤澜儿说了话,但仔细一听,却是在暗讽凤澜儿生性之淫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还没有狠虐这女人之前,怎么可以让她走?!

    没有完全丧失知觉的凤澜儿,心想:果真女主都是圣母女表、白莲小花,猫哭耗子假慈悲,还拐弯抹角的说她坏话,真是让人恶心极了。

    温言微微一怔,心中更是疑惑。

    凤澜儿一向心澄如清雅白莲,怎么会对师傅产生邪念呢?

    但随后想起,之前凤澜儿对自己的亲昵动作,又加上东方凛已然教训了凤澜儿,摆在面前的事实,却在先打了他一记巴掌。

    正欲开口,视线落在被东方凛抱在怀里的苏迷身上,心下满是五味复杂。

    他此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,定是在记恨自己方才没有救他……

    迷儿,为师该拿你如何是好?

    而绀离则是摒除杂念,不给任何让东方凛窥视内心的机会。

    东方凛垂着凤翎睫羽,静静睨着苏迷,似在窥视她的内心,但下刻却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他竟然,无法读出她内心的想法!

    这不可能,眼前的“男娃”分明刚过了筑基。

    东方凛再度凝神,专注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温然轻笑,从他怀里跳下来:“师尊这般看着弟子,莫不是曾经见过弟子?”

    手上倏然一空,连带着东方凛的心里,都莫名有些空落。

    他皱眉收回手,负手而立,没有回答,却看向温言:“此女与这男娃,都是你的徒儿?”

    “是,师傅。”

    温言话落,霎时觉得一道蓬勃森寒之气,袭遍全身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就感觉自己的元婴之力,硬生生降为金丹之期。

    温言大惊:“师傅?”

    他费劲千辛万苦,才好不容易步入修仙殿堂,如今却被东方凛硬生降下修为,又如何能不吃惊?

    但随着一个接着一个的惊愕声响起,在场众人都发现自己的修为下降了一层。

    这时,东方凛幽幽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同为师门,见死不救者,今日本仙尊小惩大诫,若是再犯,关进九幽冥狱,受尽九日冥火焚烧之苦,并逐出师门,永世不得踏入我毓舟山之地,众弟子,可听清楚了?”

    温言、绀离与众弟子,顿时悔恨不已,痛声应承:“弟子必当铭记于心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