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5
    看着比自己矮上一头的人儿,温言心神一动,拿起一缕泼墨般乌黑的长发,用澡巾细细擦拭着。

    沐浴过后的苏迷,身上散发着淡浅泉香气息。

    无意中,尾指碰到雪白细腻的肌肤,温言没来由的喉头一紧,原本清冷的眸子,隐隐灼起烫人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叮!男主好感度加2分,总好感度83分,宿主请继续努力!”

    脑中提示音响起的那瞬,只见温言眼底闪过一抹慌张,随即将手中的澡巾,丢给苏迷:“为师还有些事要办,改日再给你检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他堪堪狼狈的身影,冷冷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但她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 回想着剧情,大致估算下时间,苏迷忙召唤了系统:“系统,你之前说过完成任务的时间,是在剧情发展结束之前,可等会就是原女主被烧死的时间,那接下来,我该怎么继续任务?”

    “看在宿主如此诚恳下问的份上,本系统给你一个小小的提示,你现在立马去男主的别院,只要在那场大火之中被人施救,成功活下来,便可以继续任务。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:“那如果没人救,我就要被火活活烧死,然后任务失败?”

    系统059皱起了娇嫩的小脸:“理论上是的,但一定会有人救你哒,宿主加油。”

    他相信,她不相信!

    凤澜儿跟绀离,早就恨不得想要弄死她,温言也一定会遵循原剧情那般,眼睁睁看着她葬身火海。

    她又如何在找出纵火犯的同时,还奢望毓舟山中会有人救她?

    但苏迷却在系统的话中,隐隐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来救她的人,会是那个他么?

    想到此,苏迷不可抑制勾着唇角,心底微甜。

    默念几句口诀,原本潮湿的发丝,散出一股白烟,须臾,三千青丝湿气全无。

    苏迷稍稍运气,脚下生风,顷刻间便来到温言的别院。

    看着空无一人的院子,苏迷按照原剧情,来到温言寝房门口,大声呼喊:“师傅,你在么?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清晰听到,房内传来一些细微的动静。

    她皱着眉,伸手一推,房门“吱呀”一声,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下一瞬,迎面出现一道人影,擦着苏迷的手臂,闪身而出。

    那人速度极快,快到只留下一道迷糊的暗影。

    然而已到筑基修为的苏迷,却清楚看到那人容貌与衣着——

    绀离!

    虽然在意料人选之中,但此时他不应该陪凤澜儿么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“隐藏任务已触发,是否接受?”

    “能获取多少积分?”

    系统059暗骂宿主真是肤浅:“10积分,宿主是否接受?”

    “接受。”苏迷挑眉,接下任务。

    “找出绀离的真正身份,并阻止他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欧了,你退下罢。”苏迷抬手挥了挥,走进寝房,似乎没有丝毫异样。

    然而躲在暗处的绀离,邪魅桃花眼眸中,却迸射一抹冷戾危险的杀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找了个凳子,坐在房里等人纵火,结果不到一刻钟,就闻见一股浓重的烟味。

    她连忙打开门一看,原本种植在院子里的几颗桃花树,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,被人连根拔起,转移到寝房门前与窗口。

    此刻正燃着熊熊火焰,堵住能逃生的出口。

    苏迷清了清嗓子,急声呼喊:“救命啊,着火了,救命啊——!”

    当然,若是有人看见,她那隐隐期待的眼神,与不由自主轻勾的嘴唇,一定会觉得她疯了。

    不到半刻钟,透着熊熊火焰与呛人的浓烟,苏迷看到满脸担忧的温言、看热闹的凤澜儿,以及不急不躁的绀离等人出现。

    “师傅,师姐,师兄,快来救救我啊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边朝他们大喊,一边打量着四处,眼见火势越来越大,那人还没有出现,她不禁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是她想错了么?

    然而但见一身白衣的温言,想要闯进火场来救她的时候,苏迷隐隐出现一丝错觉——难道那个人,这回用的是温言的身体?

    不,不可能,绝对不是他!

    以往位面中,每一次与那人见面,她都能感觉到心灵上的悸动。

    而温言,并没有让她产生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这火非同一般寻常的火焰,而是火系灵根释放的三昧真火。

    温言正拈决给自己施法护体,想要去救苏迷的时候,却被凤澜儿拉住了胳膊:“师傅不可,这火不是简单的火,师傅会受伤的,澜儿不让师傅去。”

    “迷儿在里面,为师必须要救他。”

    但凤澜儿却不愿放手,心想只要女主一死,那么所有的男主、男配都是她一个人的了,更是加大了劲道,死死抱住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温言皱眉,看向绀离:“快不快把澜儿拉住。”

    绀离当然也很希望苏迷死在火场,于是疾步来到温言身边,抓住他另一个胳膊:“师傅你不能去,危险。”

    他堂堂一个元婴级别的修为,怎会惧怕这小小的火焰?

    温言神色着急看着火场中的苏迷,对两人冷声呵斥道:“放手,再不放手,为师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绀离的脸上,瞬间没了往日的嘻笑之意:“师傅,我与师妹都是为你好,师傅不要执迷不悟,难道你忘记当初同意她进门的初衷了么,她本就该死,这场大火就是上苍的旨意。”

    温言当即缄默。

    是啊,当初他听信祀誉的话,才让苏迷进山门,以便能救活澜儿。

    但他却不知何时,不知不觉动了情,喜欢上一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真是可笑,作为师父最得意的徒儿,他怎么可以喜欢一个男人,而辜负师父对他的厚望呢?

    思及此,温言眼眸中逐渐幽沉,停止了挣扎。

    火势越烧越大,前来火场的人,只是看着苏迷不停的呼救,却视若无睹的,没有一个人上前施救。

    被火烧断的房梁,一根一根的掉落,被浓烟呛到的苏迷,一边猛烈咳嗦着,一边堪堪躲开,却一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倒,一头栽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根着火的房梁,正朝着她的脑门砸下,苏迷眼瞳一缩,下意识闭上了眼睛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