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2
    苏迷二话不说,信手拈了一团火球,倏地抛向来人。

    男人清俊的面容,瞬间被猝不及防的火球,烧得焦黑,苏迷这才回头去看,连忙吃惊道:“哎呀,是师兄啊,真是抱歉,我不知道是你。”

    怎么会不知道,刚才他不是出声了么?

    前来收集魂力的祀誉,黑着一张烧焦的脸,冷冷看向苏迷:“你倒是命大。”

    天雷都劈不死她,还成功筑基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苏迷的魂力越强大,澜儿就会越虚弱,祀誉清冷眯着眼,闪过一抹阴沉危险的冷光。

    下刻便双手捏诀,数道赤色闪电,朝苏迷的面门袭来。

    祀誉早已过了筑基融合期,她未必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苏迷咬咬牙,向系统兑换“避雷针”技能,默念火炎诀,两手倏地抬起,脚下立时出现耀眼火红的星芒印记。

    无数道火焰,从星芒印记中迸发,将赤色雷电全部拦截。

    手腕轻转,苏迷做出诡谲复杂的手诀,随即双臂一挥,无数道炙烤的火焰,瞬间包裹住赤色雷电,下刻“嗖”地一声,全部反射向祀誉。

    那赤色携着火焰的闪电,来得又急又快,祀誉艰难躲避着。

    却奈何数量太多,最后避无可避的祀誉,被重重击中了小腹,发生一道低沉的闷哼声:“苏迷!你竟然残害同门,就不怕我告诉师傅?”

    “师兄想去便去,我绝对不会拦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冷哼一声,加强更加猛烈的火势,携着雷电,凌厉射去。

    往常只要提到温言,苏迷变得不要太乖巧,祀誉下意识便认为她会停下手。

    正当他放下戒备,却不想,粗了好几倍的火焰闪电,直直砸向他的下三路:“嗷——!”

    难以言喻的疼痛,让祀誉猛地躬身,一头栽倒在地上,抱着男人最为致命薄弱的位置,满脸痛苦的打滚。

    苏迷冷眼看着他,露出一记意味深长的笑意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踏入山景兰苑的那瞬,脸上原本冷淡的表情,立马变成欣喜倨傲的神色。

    苏迷不顾任何人的阻拦,疾步跑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当她进入内室,却看见温言正倾身,在凤澜儿额上落在一吻。

    苏迷受到寄体残留意识的干扰,心脏猛觉得一阵巨痛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片刻,她调整好酸涩的情绪,欢笑道:“师傅,师姐,我筑基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,苏迷总觉得温言,在见到她进来的那瞬,神色有些不对劲,像是隐着极淡的慌意。

    “系统,男主目前对女主的好感度多少分?”

    “80分。”

    纳尼?

    这么高!

    但接下来系统告诉她,男主对凤澜儿好感度是75分,对祀誉与绀离是70分的时候,苏迷终於明白一件事实——此男主是货真价实的圣父白莲!

    温言对每一个人都很好,至于对原女主的好感度,为什么这么高?

    苏迷十分确信以及确定,一定是因为先前对原女主的愧欠所致,绝对没有那种男女之情的参杂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可真不要脸,仙师一共只有三个徒儿,哪里轮的你来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声望去,见原本侍奉自己的丫鬟小珍,从外厅追进来刁难辱骂,不禁桀骜冷哼,抬手一巴掌打在她脸上:“前几日才教给你的规矩,这么快就忘了?”

    原先温言让小珍侍奉原女主,小珍死活不愿意,后来不知是何缘故,又突然同意了。

    但搬入景兰苑后,却在私下里一直算计原女主,最后被原女主发现,狠狠将其训斥了一顿,又送去了刑司受罚。

    此时不用想,苏迷也知道,这小珍,定是凤澜儿让温言放出来的。

    凤澜儿将苏迷张扬狂肆的模样,尽收眼底,不由扯了扯温言的衣袖:“师傅,小珍与徒儿情同姐妹,她也是怕我有危险,才冒犯了苏师弟,还请师傅劝劝他,不要再惩罚小珍,让她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作为女配,凤澜儿绝对是一个懂得拿捏分寸,又会看眼色行事,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绿茶女配。

    然而不按常理出牌的苏迷,却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“我来这里,师姐会有什么危险?”

    “前几日,她做错了事,差点毁了我的容,难道我还不能罚她?”

    “师姐您关心自己的贴身小丫鬟受苦,难道不觉得她作为侍俾,这般粗词狂语,丢了师姐您的脸面?”

    苏迷接连三问,问的凤澜儿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又看向一直沉默的温言:“我还想亲口问问您,是不是真如祀誉与绀离两位师兄所说,澜儿师姐回来了,您便不愿意收我为徒,要将我赶到外门去?”

    原文中,是祀誉跟绀离下了通知,原女主二话不说,直接搬到外门弟子的房间去住,却从未向温言证实过。

    苏迷不是原女主,不会为这种不会爱的男人,固执去钻牛角尖,结果伤了心,还葬了命。

    但她这番话,却让温言成功蹙了眉。

    祀誉与绀离怎能以他之名,做出那种事呢?

    苏迷质问的那瞬,凤澜儿看向温言。

    结果温言淡然勾起了唇,抬眸看向苏迷:“为师说过收你为徒,便不会说话不算数,等过几日澜儿身子骨好些,再重新举行拜师大典。”

    有了温言这句话,苏迷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毕竟原女主的心愿,是得到他的爱,而这种圣父白莲大多都喜欢傻白甜,寄体原身本性太欢脱桀骜,她不能轻易崩人设,只好平日里经常刷刷存在,慢慢做出他喜欢的改变。

    但凤澜儿却不开心了,打量着苏迷,疑惑问道:“师弟这一身是怎么了,你的修为稍稍起步,怎么会筑基成功呢?”

    说着,她顿了顿,表情凝重的再度问道:“师弟切不可走歪法子的捷径,更不可跟那些魔修一般,做出丧尽天良的事!”

    不知凤澜儿是否真不知道,祀誉与绀离想要弄死她的事,但苏迷此刻,却对她表示衷心感谢,毕竟是她将这个话题,给硬生挑出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苏迷勾着唇,眉开眼笑看向两人:“我之所以筑基成功,还多亏了师傅与祀誉师兄呢…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