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章 龙套玩转娱乐圈13
    君无钦来到院子里,听见陆助理这么一说,下意识就否决:“不行,这么冷的天,把人冻出病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眼看着未来小婶,吹冷风受冻?”

    君无钦的话音刚落,头顶立时响起一道冷幽低沉的不悦男声。

    他抬头一看,正对上君莫深冰冷慑人的眼睛:“小叔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《姽婳》所属king娱乐投资拍摄,身为执行总裁的我,不能来?”君莫深面无表情的反问。

    君无钦一噎,当下就说不出话了,却又听见君莫深再度出声:“没经过我的同意,擅自换角,要不你来做我的位置,嗯?”

    “小叔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当我是小叔的话,就应该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。”君莫深冷声道:“我不希望看到任何人欺负她,明白?”

    君无钦抿唇:“我明白了,小叔。”

    虽是这样回答,但君无钦还是有种反逆心理,挂了电话,重新回到片场,拿起剧本确认后,原本下垂的嘴角,却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趁着休息的空档,苏迷喝完姜汤就在原地小跑一会,暖暖身子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拍摄继续。

    姒魅原本是要吓唬婳儿,结果却被宫泽赠予的玉佩所伤,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有些场景可以用后期特效,但是摔得动作,还是要苏迷亲自完成。

    以前的苏迷,曾经做过武替,对于这种假摔显然不在话下,但寄体身子骨太娇弱,虽然地上有垫子垫着,但在摔的过程中,苏迷的肩膀和膝盖,还是摔出几深几浅的淤青来。

    跟着转场,从祠堂来到老宅布好景的房间里,近镜头一拉,便清晰看见苏迷肩膀的痕迹。

    镜头前的君无钦一看,急忙让化妆师想办法给她遮住。

    但遮瑕再好的粉底,也遮不住大片的淤青,最后化妆师说要用胶水黏上人造假皮。

    苏迷知道这身子曾经对胶水过敏过,想着不妨碍后面的拍摄,向别的助理借了一瓶漱口水,用棉签沾湿轻轻在淤青上涂抹着。

    刹那间,大片淤青全都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不止是那化妆师,就是连君无钦与君子乾等人都惊了!

    苏迷对上众人惊讶的目光,连忙笑着解释:“我也是从网上看来的,没想到还真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君子乾看着苏迷含笑的眼睛,越发觉得她跟佳琪笑的时候,一模一样,看着她的眼神,也愈发温柔起来。

    幕湘在一旁看着,心里又酸又怒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有些话不该说,但还是半开玩笑的开了口:“君哥,等会你们的吻戏,是要借位,还是……?”

    一般跟君子乾合作过的女演员都知道,他从来不会在银屏下,跟任何一个女演员接吻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,君子乾从未对外解释过。

    熟悉原文的苏迷,当然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虽然君子乾有过很多女人,却从不会亲吻她们,因为他只会吻君佳琪一个人。

    苏迷一听幕湘的话,立马乐了,显然正合她的意。

    即使知道走演艺这条路,一定会碰到吻戏甚至床-戏,但如果可以的话,她的银屏初吻,并不想给君子乾这个渣男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君子乾看着苏迷庆幸又欣喜的笑眼,温润的眉眼一凝,微微不悦地道:“我们拍的是强吻戏,如果借位的话,恐怕拍摄效果不太好,你说是不是?钦导。”

    君无钦显然愿意看到那精彩的一幕,自是同意的。

    但又想着对面二楼有人看着,只是轻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们并没有征求苏迷的意见,直接开机拍摄。

    场记打完板,坐在梳妆台前的姒魅,猛地阴沉着脸,“砰”地一声,将台子上的东西,全都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下一瞬,镜头倏然拉近,梳妆镜上,清晰映出姒魅幽沉阴鸷的眼眸:“宫泽只能属于我,没有人能从我手中将他抢走,姽婳,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死、无、葬、身、之、地!”

    她梭然站起,在房间里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镜头一转,姒魅猛地推开宫泽房间的门,正褪衣服的宫泽冷冷回过头来,低声冷喝:“滚!”

    “滚?”姒魅轻弯嘴角,媚眼如丝的挑眉一笑,袅袅婀娜来到宫泽身后,紧紧贴上他的后背:“要人家滚去哪?滚去你的怀里,还是滚去你的床,嗯?”

    宫泽没有说话,冷冷眯起双眼的同时,一把扣住她的手,猛地推开:“滚,别让我说第三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子乾的演技确实没的说,经验又丰富,苏迷被他推得朝后踉跄了几步,正好摔在准备好的垫子上。

    镜头转向君子乾特写的时候,剧组人员将原本垫在地上的垫子抽掉。

    苏迷坐在冰冷的地板上,蓦地抬起头,猩红着血眸,满脸愤怒又痛苦的吼道:“宫泽,我爱你啊,为什么你要拒我千里之外,为什么?!”

    苏迷竭力吼了一句,原本死寂的老宅中,显得异常清晰。

    对面二楼的君莫深也听见了,他立马凝眸看向陆助理:“他们接下来拍的什么场景?”

    陆助理哪里知道,但他猜这种场景下,要不就是双方发生争吵,再被男人赶出去,要不就是……等等,他妹妹好像看过这部小说,在他面前曾经提起过。

    他努力回想了一下,随即睁大双眼:“强吻!姒魅强吻宫……。”

    陆助理的话音未落,只见君莫深当即沉下脸,低咒了一声:“该死!”

    而后疾步匆匆下了楼,直直冲向拍摄现场——

    另一边的拍摄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苏迷吼完那一声,涂着血红指甲油的双手,狠狠抠着地板,随即冷冷眯起血眸,闪身来到君子乾面前。

    双手揪起他身上的衣服,狰狞着眉眼,厉声质问:“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,无数个日夜缠-绵,你怎么不可以不爱我,你就这么喜欢姽婳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轻飘淡然的一个字,如天塌下来一般,瞬间击溃内心所有期待与希冀。

    然而,当微滞的视线,落在胸膛暧-昧刺眼的吻痕上,苏迷双瞳狠狠一缩,下瞬眯起双眼的那刻,踮起脚尖就要狠狠吻上那两片无情的薄唇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