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章 龙套玩转娱乐圈9
    脚步声突然在巷子口停下,苏迷大气不敢喘,抬手就紧紧捂上口鼻。

    直到声音渐渐远去消失,才心有余悸拍拍跳动不止的心脏,长舒了一口气:“呼……!”

    “见我跑什么?”

    一口气还没出完,一道低沉微哑的男声,突然在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苏迷吓了一大跳,当即惊声尖叫起来,只觉得眼前一花,君莫深一个帅气的侧空翻,就从墙头上利索翻下来,伸手捂上她的嘴,将她逼进角落里:“我不是鬼,别怕。”

    “唔唔!”苏迷愤然怒视,让他放开她。

    君莫深故意问道:“你说什么,我听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捂着她的嘴,她能说的清楚才怪!

    苏迷怒极,张口就要咬上他的手。

    君莫深松开手,前倾俯身,一个吻便精准封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一切来的太过突然,以至于苏迷忘记了反抗,唇齿已经被他掠夺。

    不同于上一次,在酒吧强势而霸道的吻,这次多了几分缠-绵绻缱的味道,似乎要将灵魂都通通抽出来,狠狠咀嚼吞咽入腹。

    不,这种感觉,不应该属于眼前,不过三次面的男人所给予。

    苏迷迷迷糊糊,脑子里一片混乱,连最起码的思考都不行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呼吸都被他全部掠夺,苏迷终是忍不住窒息之感,抬手抵住他的胸膛,开始竭力捶打他:“臭流氓,放开我!”

    男人先是一怔,随即扣住她的双手,反剪在背后,唇齿却置若罔闻的再度深入,放肆的亲吻,变得浓重而热烈。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苏迷直接瘫在君莫深身上,像只缺氧的鱼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?为什么要吻我?我哪里招你惹你了?”

    苏迷好不容易缓过气来,直接对他抛出三个问题。

    君莫深缄默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原因,只知道她给自己的感觉很特别,总是忍不住想要亲近,每次见到她,就像从未碰过荤腥的狼,突然见到美味可口的肉,想要狠狠将她吃干抹净!

    苏迷见他不回答,心中的怒火更甚。

    “大叔,我才二十岁,祖国开的正艳的花朵,你都三十好几的人了,能不能不要辣手摧花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……什么,你说什么,不能?凭什么?!”

    苏迷简直就要气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人人都喜欢霸道总裁,我告诉你,我苏迷不吃这一套,我对你完全没有兴趣,想要潜规则,就去找别人,那个什么幕湘,不就成功上了你们君家两兄弟的床,才抢了这部电影的女一号么,你有兴趣,就跟他们np去啊!”

    “脏。”君莫深简言意骇。

    苏迷猛地推开他,冷笑一声:“脏?你们男人就很干净?搞过再多女人,却还是想要雏儿,你知道有那层膜代表是雏儿,那你可知道那层膜,花几百块就能做一个?肤浅的男人!”

    该死,每次都会被寄体原身的残留意识所干扰!

    只不过不吐不快,虽然受到寄体的影响,但说的话,也是她苏迷的想法与看法。

    这个位面的原女主,跟她的身份背景很像似。

    因为家里穷,很早出来打工,各种兼职与长期工作都做过,酒吧的服务员、卖酒促销之后的跑龙套,她见过的帅哥美女不要太多,最后却还是落得个没有恋爱经验老处-女。

    不是性取向有问题,不是没有人追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现在的男人,追求就会提出在一起,但没有安全感与思想长远的她,想将身子留给一个真正对自己好的男人,而不是让渣男糟蹋了身子,又遇到更好的,却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毕竟“铁杵”不能磨成绣花针,但“良田”却能被牛耕松,女人没有天生放纵的资本。

    所以很多女人离了婚,有条件的话,都会找歪果仁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对方跟她一样干净最好。

    可是,她知道不可能。

    毕竟在酒吧的那几年,见过太多好男孩,只要喝点小酒,面对风情妖娆的陪酒小-姐,没有几个不上下其手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脏,很干净,你可以检查。”

    君莫深静静听完她的话,捉住她的手,就覆上某一处。

    掌心传来的异样诡谲的触感,苏迷脑中瞬间就炸了,倏然收回手,一副见了洪水猛兽的模样:“你别过来,妈蛋,信不信老娘告诉性-骚扰?!”

    君莫深蹙眉,看着四周漆黑的昏暗,像似想到了什么,再度抓住苏迷的手,朝客栈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,你想干什么?!”苏迷觉得自己的理智和智商,遇到君莫深的时候,全都离家出走了。

    君莫深拉着她继续往前走,进了客栈。

    所幸剧组的人都在老宅拍戏,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人。

    君莫深将苏迷直接拖进他的豪华庭院房,往古色生香的拔步床一抛,又立马去伸手去解皮带。

    苏迷被摔得七荤八素,恢复正常视线的时候,却见君莫深解了皮带,正在脱-裤子。

    她连忙瞪大双眼,死死盯着君莫深的身-下看:“臭流氓,你在干什么?赶紧给我穿上!穿上!”

    “不是要检查,这里光线好,来罢,随你想怎么检查,就怎么检查。”

    如果陆助理在场的话,一定很惊讶,因为这是君莫深平生以来,说过的最长一句话。

    可苏迷不是惊讶,而是惊吓而失措!

    强女干这种事,她在上一个位面也遇到过,但当时是满满的恶心与厌恶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算怎么回事,刚才在他亲吻的时候,又是怎么一回事,为什么她没有感到恶心,反而还有点享受其中?

    这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,对,一定是的!

    苏迷这样一想,理智瞬间回归大脑,拿起床-上的枕头跟抱枕,就重重朝君莫深砸过去:“砸死你个死流氓,死变-态,要女人找别人去,别特么骚扰我!”

    君莫深原本只是吓一吓苏迷,没想到她竟然拿起东西一通乱砸。

    眼见就要砸中自己,君莫深条件反射伸手一接,却不曾,被拉开裤链的笔挺西装裤,就这么大刺刺的滑了下来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