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5章 龙套玩转娱乐圈6
    狭窄逼仄的女厕里,女人黑色紧身皮短裙,近乎赤果,男人却衣冠整齐。

    某些暧-昧的动作,打眼一看,就知道两人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苏迷就认出现场春宫的男女主人翁——赵蔓生的扮演者幕湘,云无期的扮演者君子乾!

    苏迷冷冷眯着眼,脑中瞬间想到原文中,君子乾知道原女主曾经坠-胎的时候,向原女主问出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问:“你觉得一个曾经被人潜规则,怀过别人孩子的破-鞋,有什么资格配得上,身为影帝又是君家大少爷的我君子乾?”

    当时的原女主,只是满心失望悲痛与悔恨,并没有脸面回答他,而是狼狈的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苏迷觉得君子乾真的很可笑!

    身边从未断过花边新闻,曾经好几个小演员,顶着大肚子上门找茬,指着肚子说孩子爹是君子乾,那么,他那个大影帝君家大少爷,又是跟多少个女人发生过关系,甚至让多少个女人怀过孕,流掉孩子的……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,他还能有脸咄咄逼人的指责,逼走了自以为怀了别人孩子的原女主?

    然而事后得知真相,庆幸与后悔之余,又是千方百计逼迫原女主嫁给他的时候,君子乾可曾想过劣迹斑斑的自己,又怎么配得上干净如一的原女主?

    男人阅女无数,就叫艳福不浅,花心风-流,女人有过几个男人,就叫dang妇?

    恐怕不止男人这样认为,就连女人看待女人,也是带着这种有色眼光罢。

    苏迷冷冷勾着唇,朝后退了一步,隐在暗处,拿出手机,按下视频录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手机屏幕中,男人忘情的挞伐,女人不能自已的尖叫起来:“君哥,啊啊啊——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一道粗重的闷哼响起,苏迷看见男人微微侧着脸,似乎要有回头的势头,连忙快速将手机收回,脱下高跟鞋,光着脚闪身小跑出去。

    “君哥好厉害,我好喜……啊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君子乾已经放开她,抽身拿了纸巾擦了擦,拉上拉链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地上瘫软的女人,一把抱住君子乾的腿:“君哥,你主演的那部新戏,我想做女主角。”

    君子乾低头看着他,嘴角噙着温柔笑意:“幕湘,这是你第几次找上我?”

    幕湘对上他笑意不带眼底的眼,后背迅速激起一股凉意,禁不住打了个冷颤:“君哥……。”

    曾经身为他的女人都知道,君子乾在荧屏下,总是一副温润谦谦君子的模样,但私下却是多情又薄情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欢女爱,各有所取,只要他愿意睡的女人,睡完了一定会给女人很多资源。

    但有一条规矩,事不过三。

    幕湘正因为知道这一条规矩,所以今晚才会给君子乾下药,争取得到新锐导演新戏的女主角,毕竟她已经自荐了三次枕席。

    君子乾轻挑起她的下巴,施然挑眉轻笑:“放心,我不是拉上拉链就不认人的男人,女主角会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手下一个施力,狠狠捏住她的脖子:“但我讨厌别人的算计,明白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不会,不会有下一次了。”幕湘艰难的说。

    就在以为他要捏碎自己的下巴,君子乾却伸手拍了拍幕湘的脸,姿态优雅而华贵的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这边刚跑到走廊上,突然听到身后的关门声,她望了眼长长的走廊,权衡了一下,将头发弄乱,重新提着鞋子,朝女厕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君子乾走出女厕,顺手关上门,刚走到拐角的时候,迎面就看见一个醉醺醺的浓妆女人。

    她提着鞋子,发丝凌乱,还差一点撞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不知是见她眼熟,还是因为幕湘在里面衣衫不整,君子乾挂上温润有礼的笑意,伸手想要扶住她:“这位小-姐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喊谁小-姐呢,不会说话别说话,你知不知道我是谁,别乱叫?!”

    还未等君子乾说完,苏迷劈头盖脸把他骂一顿,满口浓重的酒气,熏得君子乾收回手,朝后撤了撤身子。

    这一撤,君子乾发现眼前的女人,更是眼熟。

    脑中一闪,君子乾立马认出了来人:“苏迷,你是苏迷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还真知道我的大名。”苏迷眯着眼睛,仰头打量着君子乾,像似要确认他的身份,随即猛地睁大眼睛,大叫了一声:“君哥,原来是君哥啊。”

    君子乾温柔笑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?”苏迷装醉,皱着眉,费劲想了一会,看着女厕的门突然说道:“我来上厕所,对了,我要去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见他要拉住自己,苏迷突然停下脚步,一脸着急看向他:“有什么事么,君哥,你快点说,我要去厕所,好急。”

    说完,苏迷就听见女厕的门,被人从里面反锁的声音。

    君子乾也听见了,勾着唇,朝她身后挑了挑眉:“里面有人在办事,你最好不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办事?办什么事?”

    苏迷的表情很无辜又迷糊,但心里却在极度鄙视这男人真虚假真恶心。

    “男人跟女人办的事。”

    君子乾不知她是假装不明白,还是真不明白,但还是回答了她。

    苏迷反应了一会,后知后觉看着君子乾,狐疑道:“君哥怎么知道,君哥为什么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君子乾一怔,但很快反应过来:“里面是我朋友,正巧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哦”了一声,为难道:“可是我尿急怎么办,总不能让我尿裤子罢。”

    她很急,刚才喝了这么多水,真的不是假装的,不然她也不会跑到厕所来,又碰巧撞见精彩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我那朋友脾气很差,又混黑道,如果坏了他的事,保不准会对你出手,你确定还要进去?”

    苏迷不说话,静静看着君子乾睁眼说瞎。

    等他一说完,苏迷皱着眉,看了看女厕,又看向对面的男厕:“要不你给我把风,我去男厕解决一下。”

    君子乾又是一怔,但随之而来的,却是兴味盎然的笑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