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章 龙套玩转娱乐圈2
    戏这边杀青,苏迷先是被几个剧组演员欺负,后是被沈青彻底封杀。

    走投无路的时候,苏迷跟闺蜜田晓瑜,盛装打扮去了一个上流圈子的聚会,在那里遇到了君子乾。

    还没说跟他上话,就被杜乐云暗中下了药,送去出名喜欢玩s-m老板的房间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苏迷看着一片狼藉,忍着痛惊慌失措逃离,却发现酒店门口一堆记者守着。

    苏迷回头就看见,君子乾似乎在跟一个女人争吵。

    他发现记者后,随手就拉上她,说两人正在交往中。

    后来威逼利诱定制一份包养合同,苏迷负责跟他演戏,他则给苏迷很多资源。

    苏迷本不想以这种方式亲近他,但记者那边报道一出,君子乾的脑残粉很快将她人肉出来,各种威胁恐吓,最后苏迷不得不答应了君子乾的要求。

    影帝保驾护航,苏迷不久红遍半边天,却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    只有她知道,君子乾从来没有碰过她。

    每晚有资格陪他睡的,从始至终都是另一个见不得光女人。

    苏迷以为孩子是那个变-态老总的,当天便去了医院,将孩子流掉。

    君子乾在一次醉酒中,与她发生了关系,却喊了一夜别的女人得名字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离开了,苏迷成为代替她的纾解品,却不是唯一。

    君子乾开始跟不同女人传绯闻,而每次记者问起,她这个正牌女友,却要拼命给他打掩护。

    后来遇上暖男二傅西源,对苏迷心生爱慕又心疼,一直关心照顾她。

    直到好几次当场捉女干,苏迷终是受不了,直接提出分手,君子乾却不同意,开始浪子回头,最后成功爱上苏迷并追回她的时候,那个女人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苏迷那时才知道,君子乾对她所有的好,远远不如他一直用心保护,所谓君家养女的妹妹君佳琪。

    两边都不想放手,君子乾难以选择,直到有一天,满世界爆出那份包养合同,与苏迷曾经坠-胎,被人潜规则的新闻。

    形象一落千丈,苏迷又被陷害染上毒瘾,连亲生父母都不愿认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傅西源站了出来,强硬帮她戒了毒,君子乾却重新找到她,说那晚在酒店的男人其实是他,是君佳琪亲口承认调换了门牌号。

    他很是后悔,但苏迷对他很失望,不同意复合,君子乾却利用君家的关系,整垮了傅西源的公司,向她逼婚。

    虐文尿性,就是无论怎么虐,女主始终是男主的,经过一番抵抗波折,苏迷还是嫁给了君子乾。

    结果婚礼迎来的,是被君佳琪一枪毙命。

    君子乾接受不了苏迷的死,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,最后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但在完结后的番外里,却透露君佳琪虽然坐了牢,但君家最后还是将她从牢里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女主的心愿就是不要爱上君子乾,登上娱乐圈的最高峰,成为君子乾永远仰视的人,同时帮傅西源,找到属于他真正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收完原女主的全部记忆,苏迷不着痕迹将君子乾推开:“谢谢君哥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君哥~你看看她,淋了人家一身热水,连人家的脸都烫伤了。”杜乐云嗲声嗲气撒着娇。

    君子乾嘴角温然微勾,让助理小于将纸巾给她递过去:“赶快擦擦,再擦点药。”

    杜乐云这才娇声娇气说了声“谢谢”,接过纸巾擦着身上的水渍。

    看着苏迷脸上的红肿的掌痕与青紫,君子乾微蜷手指,轻轻触了触:“疼么?”

    苏迷微微一怔,随即偏头躲开他的碰触:“多谢君哥关心,这是化妆画出来的,别脏了君哥的手。”

    君子乾扬扬眉,施然笑道:“天气冷,身上的血浆早点洗洗,注意别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君哥关心。”

    苏迷看着君子乾剧中雌雄莫辩的戏子扮相,极其礼貌的点点头,但内心却不禁暗自讥诮。

    君子乾是出了名的优雅绅士,对所有人都是一副温润有礼的模样,不管在女人或者男人堆里,比任何人都吃得香,身上的花边新闻,也从未间断过。

    这类男人分明是甜蜜的毒药,很多女人却仍然甘之若饴。

    不过可惜,她不是原女主,更不是崇拜他的小粉丝,纵使他再完美,苏迷也能保证守好心,绝对不会爱上他。

    拿起拖把将地面的水渍拖干净,又拿了盆子还给剧务,简单擦了身上的血浆,卸掉脸上的受伤妆容,苏迷换上自己的衣服,跟另一个副导打声招呼,这才回到租的房子里。

    “回来这么早?”

    从浴室洗完澡出来,就看见室友田晓瑜坐在客厅吃泡面:“还没吃饭罢,喏,给你泡好,趁热吃。”

    “谢啦。”苏迷穿着冬季加厚棉睡衣,拿了碗泡面坐在她身边,大口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田晓瑜是个好闺蜜,只是两人性子都比较直接,说起话来不顾忌,经常拌嘴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挺好,就是两人谁都不记仇,吵再大的架,第二天就能和好。

    这世道就是这样,人好心好,命却不一定好。

    吃完泡面,苏迷勤快将两人碗筷洗了,坐在沙发上刷群信息。

    “我那部戏杀青了,估计沈青要断我的路,看看明天有没有什么活能接。”

    田晓瑜抬眼看着她:“你又怎么惹他了,他跟几个大制片关系不错,要是真封杀你,除非换地方,否则萧城没人敢用你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要潜我,我说话伤他自尊了呗。”苏迷无奈耸耸肩。

    田晓瑜听到“伤自尊”,突然来了兴趣:“你怎么回绝他的,说来让我乐乐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边看手机,一边扬眉道:“也没说多过分,我就说他潜的女人这么多,铁杵都磨成绣花针了,再潜下去,估计以后脱了裤子,得用放大镜才能看见,结果他就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那里很小?”田晓瑜嘿嘿一笑,抬脚踢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苏迷表示很无辜:“他整天穿着黑色紧身皮裤,恨不得想让全世界的人,都知道他小弟弟很小一样,谁又会不知道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