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章 防火防盗防男受22
    慕容琛痛的龇牙咧嘴,一睁眼,就看见满脸盛怒的慕容俊逸,挥着藤条朝他脸上抽来。

    “爸,你做什么,干嘛打我的脸?”慕容琛一把挡住藤条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要脸,我以为你做出那些败坏门风的丑事,脸都不要了呢!”慕容俊逸冷冷嗤笑,松开拿着藤条的手,将报纸丢给他。

    迷糊的视线,在见到报纸上的头条时,瞬间瞳仁紧缩。

    慕容琛猛地坐直身子,脸色变得很难看:“爸,你听我解释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慕容俊逸不等他说完,一巴掌狠狠甩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慕容俊逸刚想再度臭骂,下一刻,一道痛吟恐慌的惊呼声,传入两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阿琛,不要了,好痛……。”

    慕容琛像被雷劈了一般,愣怔当场。

    这才想起他昨晚心情极差,到处找不到苏迷,就跑到酒吧喝的烂醉,却在浑浑噩噩中,隐约见到苏迷,便将她带回老宅,情不自禁与她发生了关系。

    他记得昨晚,失去后重新拥有的惊喜,让他很兴奋冲动,根本控制自己的行为,做的又凶又猛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一觉醒来,苏迷变成了林锦予?!

    慕容俊逸眉头跳了跳,一把扯掉被子,就看见浑身赤果的林锦予。

    那满是伤痕与白-浊痕迹的部位,映入眼帘的那瞬,慕容俊逸脑中那根理智的弦,骤然崩断。

    一把夺过带着荆棘的藤条,一下又一下的抽在林锦予的身上:“下-贱恶心的东西,我慕容家的门风,全被你给毁了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阿琛,阿琛快救我!”

    林锦予痛的直掉眼泪,狼狈躲着慕容俊逸的抽打。

    但房间早就命人上了锁,林锦予又能躲到哪里去,最后活生生被慕容俊逸抽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顾凉砚一大早就拖起顾父顾母,带了一堆聘礼,赶去苏家大宅,上门提亲。

    而原本不太情愿,却被苏母折磨整晚的苏父,见到传说中顾上将的时候,立马满眼仰慕迎上去:“顾上将大驾光临寒舍,蓬荜生辉啊。”

    顾父是个冷面神,只是面无表情点点头,就带着顾母走进入苏宅,坐在沙发上,缄默无言。

    顾母对自家丈夫毫无办法,只能自己开了口:“我们此次前来是为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小婿前来提亲,顺便定个日子举行婚礼。”顾凉砚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苏母就喜欢这种霸道,又不拐弯抹角的男人类型,再者宴会上顾凉砚的表现,让苏母完全放心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他。

    于是二话不说,直接答应,苏父即使有意见,也被她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,苏迷特意打扮一番,走下楼的时候,双方已经将婚期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凉砚又激动又兴奋,见到一袭贴身藕粉长裙的苏迷走下来时,一把将她搂在怀里,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,渲染着掩不住的愉悦笑意:“迷迷,三天后,我将给你一个绝世无双的盛世婚礼。”

    苏迷嘴角抽了抽,眼神询问苏父苏母。

    见到苏父苏母又高兴又兴奋的样子,苏迷无语之余,同时也在庆幸。

    本来她还在想,怎么跟苏父苏母说起她跟顾凉砚的事情呢,这下可好,什么都不用说了,他们那副眉开眼笑的模样,一看就是对这桩婚事,非常之满意。

    苏迷先是礼貌对顾父顾母打了招呼,随后就被顾凉砚硬拉着去试婚纱了。

    一问之下才知道,顾凉砚早就向学校请了假,甚至连婚礼旅行的日期和地点都订好了。

    听到是自己喜欢的旅行婚礼,苏迷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有一次顾凉砚问起,她按照自己的喜欢,无意回了一句,没想到他全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苏迷坐上顾凉砚的车,朝着高级定制的婚纱店出发。

    路上听他提起林锦予,被打伤丢出慕容老宅,慕容琛被闭门反思的时候,苏迷眸光微闪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向顾凉砚:“我这么心肠狠毒,你确定还敢娶我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好东西,从小打架斗殴,抽烟喝酒,坏事做得多了去了,咱俩正好绝配。”顾凉砚眉眼傲娇一挑,风情无限。

    苏迷但笑不语,心里甜如蜜。

    很快来到婚纱店,两人挑选了一番,最后共同看上一件抹胸鱼尾曳地的婚纱。

    结果苏迷换上婚纱出来之后,顾凉砚怔怔看着苏迷胸前盛景,直接拿了件旗袍盘扣中式蕾丝婚纱,让她换上。

    苏迷也觉得身上的婚纱有点清凉,于是接过顾凉砚手中的婚纱,进了更衣间。

    再度出来的时候,顾凉砚看着高贵温婉的苏迷,满足一笑:“好,就定这两件,二天后我让人来取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愣:“要两件干嘛?”

    顾凉砚亲昵揽住苏迷的腰身,低声暧-昧说道:“一件婚礼穿给宾客看,一件新婚夜穿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苏迷咬咬唇,抬手捶了他一记:“臭流-氓,没个正经。”

    顾凉砚低头吻了吻她的唇,邪痞勾着唇,却又满言认真:“这辈子,我只对你一个人不正经。”

    因为两人都向学校请了假,所以从婚纱店里出来以后,顾凉砚就拉着苏迷,准备去商场买些婚礼旅游的必用品,顺便约个会,看看电影,吃吃饭,培养培养感情。

    等两人逛累了,回到苏宅的时候,竟然在门口碰到一个熟人。

    顾凉砚冷声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一身狼狈不堪的慕容琛,满眼不敢置信,看着苏迷与顾凉砚牵在一起的手,尖声质问:“迷迷,你跟他真的要结婚了?”

    苏迷没想到慕容琛会找到这里,神色一瞬怔然,又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慕容琛见苏迷对此时受伤的自己,不曾露出一点心疼的眼神,心中痛了痛:“迷迷,你不要任性,你跟他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迷迷跟我不合适了?!”顾凉砚立马就火了。

    刚想说什么,苏迷看了他一眼,好像在示意他不要说了,顾凉砚顿时心中一刺,满腹委屈。

    她还是比较在意慕容琛?

    只要想到这里,顾凉砚心痛如刀割。

    而就在慕容琛心存侥幸希冀的时候,发现苏迷看着自己的眼神,突然变了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