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章 防火防盗防男受17
    苏迷静静看了眼慕容琛和林锦予,扯唇说道:“我没有怪任何人,没有接到阿琛的电话,是因为我手机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昨天呢,你去哪了?”慕容琛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去家里找我了?”苏迷问了一句,又解释道:“我处理好伤口,找不到你们就离开了,结果正好碰到一个失恋朋友,就陪她去散散心,结果半路把手机给丢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琛有点不相信:“什么朋友,男的,女的?”

    苏迷听他这口吻,也是呵呵了。

    貌似这两人昨晚刚啪过,现在却这么强硬对她说话,真够不要脸的。

    但苏迷还是唉声叹气说道:“以前的小学同学,你也认识的,就是那个小薇,她亲眼看见男朋友出-轨,结果两人大打出手,正好离开医院的时候,碰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两人都自觉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苏迷笑弯了眼,主动扯住慕容琛的衣袖:“阿琛,你说这天底下,坏男人怎么这么多?”

    慕容琛心虚的厉害,还未接话,林锦予突然开口:“迷迷,你可不能一棒子打死,男人和女人都有好坏,但我相信阿琛永远不会背叛你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琛对林锦予感激一笑,复又深情望向苏迷:“锦予说得对,我永远不会背叛你!”

    嘴角笑意一滞,苏迷差点忍不住,要弄死这俩前脚啪过,后脚就这么无耻的狗男男(女)。

    但她小白兔的形象,还是要演下去的。

    于是,故意将眼底复杂掩去,勉强笑道: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林锦予将苏迷的异样,清晰捕捉。

    暗自嘲讽这白莲女主就是懦弱,分明见到他们接吻,却还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,真是越看越恶心!

    显然,苏迷的表现,完全打消了慕容琛的怀疑,放松了林锦予的警戒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林锦予在医院“养伤”的日子,时不时在慕容琛面前,捡捡肥皂,三天二头撩拨一下,每次慕容琛虽然不太情愿,但到最后叉叉欧欧的时刻,他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而苏迷,则是每天扮演小白兔模样。

    没有课的时候,陪慕容琛一起给林锦予送送饭,之后就离开,留给两人独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其中,最高兴的当属林锦予。

    短短不到一个礼拜,慕容琛对林锦予的好感度,已经达到80分,让林锦予更加相信,人与人要靠啪,才能产生感情的真理。

    但男主却始终没有对女主降低好感度,这倒是让林锦予有点纳闷。

    心想,一定要给男女主,多创造更加多的误会才行。

    而林锦予看中的机会,就定在原文中,最高-潮迭起的那场聚会上。

    当然,另一边苏迷与顾凉砚,每天见面与相处的机会变多,更加了解对方之后,彼此情感幸福值,自然也“突突”上涨。

    但顾凉砚给苏迷的形象,太过美好而完美,让她总觉得有点不真实。

    随着聚会日期,越来越近,苏迷的心,却隐隐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结果有一天放学,慕容琛要去医院看望林锦予,让苏迷回家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而她去找顾凉砚,路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,远远就看见一个穿着热裤吊带的女人,像只没有骨头的妖精一般,就要贴上自己要找的男人。

    下一秒,更加令人震惊的一幕,就那么猝不及防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她亲眼看见,那女人抬手就要环住顾凉砚的脖子,嘴对嘴的亲上去!

    那一瞬间,苏迷觉得自己的整颗心,像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,狠狠捏住一般,钝钝的痛,却难以挣脱。

    顾凉砚察觉到尤佳的动作,快速将脑袋一偏,同时伸手猛地将她推开——

    就在这时,“砰”一声,书本掉在地上的声音,极小,极轻,却清晰传入顾凉砚的耳中。

    他抬眼一看,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,视线与苏迷清冷的目光,不期而遇。

    心,猛地收缩了一下,顾凉砚神色倏然愣怔,下瞬,前所未有的惊慌失措与焦急,蔓延至整个俊朗雅痞的面庞:“迷迷!”

    尤佳闻声回头,正好对上苏迷凉薄森冷的眉眼。

    只见她清丽温婉的脸上,缓缓晕开一抹讳莫如深的浅淡笑意,粉唇微启:“抱歉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若无其事将视线移开,毫无留恋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顾凉砚漆黑的瞳仁,紧紧一缩,喉咙像被人紧紧勒住。

    尤佳趁他不注意,立马抱住顾凉砚的胳膊:“凉砚哥,我不许你走。”

    顾凉砚看都不看她一眼,灼灼目光,只追随苏迷的脚步,看着她清冷倏凉的身影,他沉着声,沙哑唤道:“迷迷!”

    见她没有丝毫停顿的身影,顾凉砚心中一阵酸涩,雅痞眉眼间,立时染上一抹幽怨戾气。

    他对她掏心掏肺的好,看到别的女孩子跟他这般亲近,她就不吃醋么?

    他努力了这么久,难道唤不起她一丁点的回应么?

    内心一股难以平复的暴戾,充斥心头,顾凉砚刚要甩开尤佳,想去追苏迷讨个说法的时候,只见原本走远的女人,突然顿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他不由自主的心生希冀。

    她是在乎他的?

    她不是对自己没有感觉的?

    顾凉砚忍不住这样去想。

    苏迷到底没有让他失望,只见她将书包和手上的书本一丢,利索的转身,大步朝着正在纠缠的男女走来。

    到了跟前,苏迷冷冷看着像牛皮糖一样,紧紧抱住顾凉砚胳膊的尤佳:“这位小-姐,麻烦放开我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迷迷……。”

    顾凉砚听到这三个字,只觉得原本的破碎的心,瞬间被治愈,连个受伤的痕迹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而尤佳听到这几个字眼,则是倏然炸了毛:“你男人?!艹!谁是你男人?你再说一遍,信不信我撕烂你这张贱嘴!?”

    “尤佳!最好闭上你的嘴,否则别怪我不给尤叔叔面子!”

    顾凉砚当场就怒了,刚想甩开她,就见苏迷一把拽住尤佳的背心吊带,猛地一扯——

    下一刻,只听见衣带断裂的细微声音,原本单薄的吊带,眨眼间变成了抹胸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