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章 防火防盗防男受10
    傍晚时分,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两人从电影院里出来,天空中,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。

    打车的人很多,苏迷看着共撑一把伞的小情侣们,不满撅起了小嘴:“都怪你,我都说晚上会下雨,你还让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顾凉砚哪里想到会下雨,环顾了四周,适才开口道:“要不我们去吃饭?”

    苏迷摸着圆鼓鼓的小肚皮:“我吃爆米花都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顾凉砚认真想了想,最后说了一句:“那我们去散散步?”

    苏迷无语望天,现在她终於确定,顾凉砚是真的没有追女孩经验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告诉我,没有别的女孩追求你,你连那些招数也不会?”苏迷没好气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提到这茬,顾凉砚得意狂拽一笑:“情书倒是收很多,但全被我转交给校长了,至于约会,她们没有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苏迷眉眼一弯,揶揄调笑道:“顾学长,学生会长的名衔,不会就是靠这个来的罢?还有,你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?”

    多少例子证明,如果相貌佳、家世好男神级别的人物,连个初恋白月光都没有,那一定是性取向有问题。

    苏迷这样一想,突然大胆设想,是不是当初她的行为,太过女汉子,所以顾凉砚才被她吸引了?

    顾凉砚一把搂住苏迷的细腰,紧紧贴上自己的身体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小腹间传来异样的触感,令苏迷一时间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臭流-氓,你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地发-情?!”

    她咬着唇,双手抵在顾凉砚的胸膛上,挣扎着想要推开他,结果却发现那东西,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苏迷恶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再不放开,信不信我废了你?!”

    少女粉唇微嘟,蹙眉气呼呼的样子,顾凉砚看在眼里,觉得可口极了。

    他情不自禁的低头,在她漂亮的粉唇上轻吻着,低低笑道:“迷迷,废了它,以后谁来满足你,这辈子的性-福,你也不要了?”

    “呵,天下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,东方男人满足不了我,找个歪果混血不就行了。”苏迷倨傲挑眉。

    话落,唇被狠狠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苏迷“唔”一声吃痛,愤愤道:“顾凉砚,你是不是属狗?”

    顾凉砚舔了舔嘴角,低笑着叫了两声:“汪汪,我顾凉砚就是你苏迷专属的小狗狗,求主人抚-摸疼爱强扑倒。”

    “贫嘴!”苏迷心跳突然加速,脸蛋控制不住红起来。

    幸亏电影院门口光线不太亮,否则被顾凉砚发现了,她就丢人丢大发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雨势,渐渐小了起来,贯穿市中心的河流两旁,灯火旖-旎。

    顾凉砚低头说道:“迷迷,我们去河边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有伞任性,我们什么都没有。”苏迷才不想搞那种淋雨的小浪漫,就怕没浪漫起来,自己却病倒了。

    “人家有伞,你有我,可以随便任性。”

    顾凉砚将声音放到最低,言语中满满的诚挚,让苏迷禁不住心中一悸,瞬间感动的不要不要的:“顾凉砚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凉砚,嗯?”

    低磁尾音轻轻上扬,说不出的性-感迷人。

    苏迷听着,觉得耳朵都要怀孕了。

    松开她,褪去外套,顾凉砚长臂一伸,将外套搭在两人的头上,随即一手紧紧拥着她: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迷乖乖依偎着他,走入蒙蒙烟雨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中心医院,高级私人病房里。

    慕容琛站在窗边,静静凝望着河流两旁的行人。

    直到看见人人手中都打着伞,一对看似是情侣的路人,却披着外套进到人流中。

    慕容琛突然觉得,如果能在这种氛围下,拥着苏迷在路灯下散步,倒也是极其浪漫的。

    “阿琛,阿琛……。”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虚弱轻吟。

    慕容琛拉回思绪,放下手中的杯子,朝昏迷中的林锦予走过去。

    林锦予好像是在做噩梦,头上流了很多汗,慕容琛抽了纸巾给他擦拭,却被林锦予一把紧紧抓住手腕:“阿琛,不要,不要,好痛……。”

    慕容琛身形一震,满眼复杂看着一脸惊恐失措的林锦予。

    他是梦到……被他强迫的那一晚了么?

    他以为,林锦予像口中所说的那样,并不是那么在意,现在却发现,原来是他错了。

    试问,哪一个男人被男人强迫,会不在乎的,而且还是身边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林锦予心里一定很难受罢?

    慕容琛只是这样想着,就觉得自己更加愧疚了!

    反手握住他的手,慕容琛满言歉意道:“锦予,对不起,我会好好补偿你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琛低头的那一刹那,原本昏睡的林锦予,嘴角露出一抹极有深意的笑,转瞬消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苏迷一大早醒来,就觉得自己的嘴巴肿了,双-腿也酸痛的厉害。

    拿起镜子一看,原本丰润的嘴唇,不但肿的厉害,唇上的咬痕,更是异常明显。

    该死的顾凉砚,都怪他!

    昨天非要散步送她回来,又在分开的时候,堵着她狼吻一顿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,没脸见人了,看她到了学校怎么收拾他!

    苏迷暗自低咒,洗漱过后,故意磨蹭了一会,才戴上口罩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迷迷,不吃早饭了?”苏母唤道。

    苏迷轻咳了一声:“快要迟到了,我到学校再吃罢。”

    苏母心想,有慕容琛在,一定不会苏迷饿着,于是点点头,嘱咐道:“那好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妈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背起书包,匆匆忙忙走出苏家大宅,刚拐个弯,就看见一辆红色骚-包的法拉利,停在路口。

    苏迷轻嗤,心想哪个神经病,真是缺德,把车停在十字路口,挡着行人的路。

    结果,她刚想绕过去,车子喇叭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传来一道含笑流痞的声音:“迷迷,早安。”

    苏迷蓦地转身,这才发现挡人路的神经缺德鬼,竟然是顾凉砚!

    “迷迷,快上车,我送你去学校。”

    顾凉砚俊朗雅痞的面容上,勾勒灿烂而温柔的笑意,犹如和煦春日阳光般耀眼,醉人心扉,看的苏迷当场怔了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