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章 防火防盗防男受4
    苏迷迎面看着长相阴柔弱美的林锦予,嘴角笑意微微加深了些,圆圆杏眼中,闪过一缕奇异幽光。

    “迷迷……。”慕容琛皱着眉,拉了拉苏迷的手。

    苏迷一脸不解望向他,似乎想起了什么,嘟着小嘴,娇嗔道:“阿琛~人家只是跟锦予打声招呼而已,这醋你也吃啊,真是个大醋坛。”

    素净白皙的脸,几分含羞,几分含情,还有几分俏皮可爱,与羞赧的小喜悦,苏迷将陷入爱情中与男友撒娇责嗔的表情,演绎的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到底是之前跑了好几年龙套的苏迷,对于演戏这种事情,完全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昨天刚开荤的慕容琛,看到苏迷这种娇软嗔色,下腹顿时点燃一股火焰。

    喉结不由难耐滚了滚,慕容琛清了清嗓子:“快上课了,快点进教室罢。”

    “阿琛,你不会是在害羞罢?”

    苏迷嗤笑出声,踮起脚尖就在慕容琛脸上,蜻蜓点水般亲了触了一下:“可我就喜欢,看阿琛为我吃醋的模样呢。”

    慕容琛点点她的小鼻子:“真是调皮。”

    林锦予看着眼前刺眼的一幕,眼眸倏地一暗,心,痛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下一刻,僵硬地勾唇轻笑,将手中的袋子,递给慕容琛:“阿琛,这是昨天你忘记在我那的东西,我已经洗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琛一听,俊脸上立马泛起阴鸷厌恶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啊?”苏迷见慕容琛不接,自己伸出手去接。

    慕容琛见此,心下一惊,赶在苏迷拿到袋子之前,猛地上前一大步,将袋子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他这个大的反应,苏迷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想来,他一定知道袋子里,装的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但她,还是想看他更加惊慌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迷一边猛地搂住慕容琛的腰身,另一手去扯那个纸袋,故意挑眉问道:“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,还不藏着掖着不让我看,难道是见不得人的东西不成?”

    慕容琛面色一变,不自然的说道:“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,别瞎说。”

    苏迷趁机触到纸袋的边缘,想要将东西夺过来,慕容琛及时发现,猛地往怀里一扯——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黑色纸袋一扯两半,白色男士内-裤,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苏迷索然睁大眼睛,带着审视的目光,游移在慕容琛与林锦予两个男人之间。

    黑色瞳仁,猛地紧缩,慕容琛眼底闪烁着惊慌,心虚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阿琛,你怎么能这样?”苏迷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慕容琛一下子就慌了,紧紧拉着苏迷的手,急切说道:“迷迷,你听我解释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让锦予给你洗……内-裤,就算是好兄弟,也不能这样啊?!”苏迷突然红着脸,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阿琛让我洗的,我只是洗衣服的时候,顺便帮他洗了而已。”林锦予好心解释道。

    苏迷看了看两人,又看了眼地上的内-裤,瞪向慕容琛:“还愣着,你自己的内-裤,赶紧捡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慕容琛内心是拒绝的,毕竟这内-裤,是林锦予洗的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想在苏迷面前,跟他牵扯上一点关系。

    但眼下,苏迷让他捡起来,慕容琛只好皱着眉说道:“掉地上都已经脏了,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得捡起来,不能乱丢垃圾。”苏迷看了看四周路过的学生,咬着唇说道:“我先进教室,你赶紧捡起来,省得被人家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苏迷急忙迈步离去。

    直到远去的身影,彻底离开视线,慕容琛才转过头,眉目阴鸷看向林锦予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阿琛,我只是见你东西落下了,帮你捡起来洗干净,物归原主而已,如果这你也要不高兴,那么我也没有办法。”林锦予面色也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慕容琛紧拧着眉,瞪了他一眼,头也不回的去追苏迷。

    林锦予惨然一笑,面色又白了一度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地上的白色内-裤,弯下腰,徒手捡起来,放进口袋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校女厕中,苏迷拿出湿纸巾,照着镜子,使劲擦了擦嘴唇。

    直到,唇部微微红肿,她才停下手来。

    理了理头发,从化妆包里,拿出润唇膏涂在嘴巴上,仔细打量了一番,背起书包,走出了女厕。

    干净地面上,带着微微潮湿的水渍,苏迷不小心脚下一滑,眼见就要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时,一只灼热的大手,快速揽上她的细腰,想要将她扶稳,谁知,那人脚下也跟着一滑,两人双双侧着倒地。

    “啊!”苏迷侧脸看着地面,紧紧闭上眼睛,准备用左脸着地。

    那人却在关键时刻,身形猛地一侧,将苏迷严实抱在怀里,“砰”一声,先一步倒在地上,当了肉垫子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!”

    苏迷瞪大双眼,一瞬不瞬看着近在咫尺俊美的脸。

    直到唇下传来一条柔软湿濡,以及口腔中淡淡的烟草气息,瞬间让她怔在了当场!

    但下一刻,反应过来的苏迷,立马神色微慌地从他身上爬起来,拿起书包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呵,这位女同学,救命恩人还倒在地上呢,你这是见死不救么?”一道温润含笑的低磁男音,从苏迷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她顿时停住了脚,懊恼又尴尬的闭了闭眼,转过身,将他从地上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抱歉,那个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水蜜桃味的。”顾凉砚轻佻着眉眼,玩味看着苏迷的唇。

    起初,苏迷根本没反应过来,等她放开他的胳膊之后,唇瓣再次被男人吮了一下,她再次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嗯,很甜。”

    苏迷抬眸就看到两片性-感衾薄的唇瓣中,一条猩红的舌,缓缓伸出来,意犹未尽舔了舔薄唇,由衷地发表着品尝后的评价。

    下瞬,素白干净的脸蛋,猛地浮现两片酡红。

    苏迷紧咬着唇,瞪向眼前的男人:“你信不信我告诉老师,你躲在厕所里抽烟!”

    顾凉砚一手揽着她的腰,另一手掐着半支烟头,重重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随后,将烟蒂丢在地上,用脚踩了踩,对着苏迷的脸,肆意又痞气的,吹出一个又一个烟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